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四章:宫门在望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14

  傅毅果然被震住,打量着两个人,想了好久道:“老夫答应了!但这件事要万分谨慎……尤其一件,你这般性情在宫中如何能够长久!从今天开始,你便要谨言慎行!离入宫之期不过数日,你要好好学习琴棋书画……”诸如此类的话,说了不知几车。秋以桐只想着能还傅意淳一个自由,无关紧要的事,便都忍了。

  秋以桐将这一切,浅浅地向傅意淳说明了。傅意淳不禁讶然,没有想到,秋以桐竟果然不是她的亲姐姐。于是问:“姐姐你是真的喜欢太子吗?既然我们不是姐妹,你又何必,对我这样好……”

  秋以桐温言道:“我不是说过吗?我们便没有血亲,你也是我的好妹妹。更何况这件事,本来就因我而起,我不能置身事外。太子殿下,与我曾经的意中人生得很像……这对我来说,也算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笑了笑,让傅意淳放心。“还有,我说要办成一件大事,在太子身边更好做些。这一切会来得这么快,的确出乎我意料,可是想来想去,对我也无害,也便没有什么不好了。”

  傅意淳宽慰许多,“我竟不想,一场误会我有了你这样一个好姐姐。也不想到,这件事竟可以两全其美,我竟真的可以随心所欲吗?”

  秋以桐笑道:“你放心,有我在!”

  姐妹在书房之中,任由从窗子里吹进来的风吹拂着身上的衣衫与长发。傅意淳说,她最想在桐树林里建一所房子,在那里读书写字,抚琴看景。秋以桐笑道,说不定有一天,那个种树的人便会被她的琴声引去。傅意淳口中虽然责怪秋以桐乱说,眼底心里却全是笑意与憧憬。

  可是,傅毅认为那片桐树林离城中太近,不够隐秘,便在一座山上,找到一个隐士居所。他便买了下来,秘密地寻找生人将那里修葺一新。又另买侍女,服侍傅意淳。

  秋以桐与傅意淳见此情形,都觉得无可挑剔。在别苑可以住人之前,姐妹两人还每日在这高楼书房内,秋以桐被逼着,向傅意淳学习礼仪——傅毅见秋以桐字迹难看,棋艺不通,音律只略懂,急得几乎心焦。可是也无奈之极,只求秋以桐别样的气质能够令太子永远宠爱她,只是在宫中,绝对不可出言不逊,便在礼仪上加倍,但求无错。

  转眼离六月十八入宫之期只有三天光景,自宫中派出的女官来到秋以桐身边,傅意淳当然早已被送到还未完全修饰好的别苑。自那一刻起,秋以桐便成了太子的人,天子的儿媳,身份尊贵,连傅毅父子见她,都要隔着纱帐。她初时十分不习惯,怕有闪失,便只是不言语,拿着一本书看来看去。

  一个年约三十的女官,向她说宫中的礼仪,刚起一句:“按照后宫仪制,皇太子东宫之内,当有太子妃一名,正一品太子侧妃一名,正二品太子嫔一名,正三品良娣二人,正四品良媛六名,正五品承徽十人,正七品昭训十六人,正九品奉仪二十四人。太子妃将来当为皇后,非同寻常,由皇上亲自择选。如今太子共为三位后妃,太子妃乃是当朝谢国公家的小姐,身份尊贵。太子侧妃,为礼部大臣赵家之女,太子嫔一为是吏部大臣杨家之女。这三位,都是由皇上亲自择选,也曾礼聘良家女子为太子充实后宫,太子却并非晋升一人。桐良娣一入宫,便为正三品良娣,并赐以雅号,实是天恩浩荡。”

  秋以桐听她终于说完,不由得冷笑一下,这冷笑被这眼明心亮的女官收在眼底,连忙低首,且装作没有看到。秋以桐觉得好笑,便道:“难为姑姑说了这么多,若渴了,请喝些茶水。”身旁的宫女听到,连忙端了一碗茶递去。

  那女官连忙跪了,谢道:“多谢桐良娣!”惶惶恐恐地喝完,又道:“回良娣,为使良娣入宫之后应对自如,奴婢还要接着将宫中的礼仪说一说。”

  秋以桐见她锲而不舍,便放下手里书,不再一味冷着,道:“你起来吧……赐坐……”说出这一句,暗自抿嘴笑起,觉得倒有趣。

  那女官连忙又谢,推辞不敢,秋以桐又说一遍。她便坐在宫女端来的一张圆凳上,继续道:“后宫之主本是皇后,和思贞静皇后薨后,皇上便再不曾立后,如今掌管凤印的为何贵妃。太子后宫之中,正主自然是太子妃,嫡庶有别,太诸妃嫔,需每日晨起向太子妃请安。”秋以桐却默默地心底想,我每日晨起,需得修炼“齐物神功”。

  女官还道:“太子妃与皇后一般并无品级,其地位仅次于皇后。如今的何贵妃虽掌凤印,地位却在太子妃之下。因着‘子为父纲’太子后妃为太子妻妾,皇帝后妃为皇上妻妾,因此来日良娣若在宫中遇见位份较低的嫔妃,也要以礼相待。”

  秋以桐从心底叹气,点点头道:“多谢姑姑提醒!”

  “此为奴婢本分!另外,太子妃才德兼备,深得太子信任,皇上器重,有协理后宫之权……”这便是在提醒她,居太子妃之位的谢国公家的小姐是个狠角色,千万惹不得。

  秋以桐便温言道:“多谢姑姑提醒。”

  女官站起身,躬身道:“有一些礼仪,还请良娣跟奴婢学一下。”

  秋以桐只将跟着她,学习见到皇上、太子如何行礼,见到太子妃、贵妃又该如何。吃饭之时,有几个宫女侍奉着不说,那女官还讲着一些要注意的事。秋以桐见如此繁杂,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情,不想惹人啰嗦,吃得也少得多。终于到了晚间,她在傅意淳的床上睡着,宫女还在外围守夜。趁着这个机会,点了这些人的睡穴,飞身出去。

  刚来到傅府之外,便觉出身后有一人跟着,步履轻盈,轻功极佳,只是功力尚浅,且无江湖经验,不懂得隐藏气息。秋以桐知道是谁,双手背在身上,仰头向半空,笑道:“小茜痕,你还不现身?”

  “嘻嘻”一声轻笑,身着紫红色衣衫的郭茜痕便从墙上跳下,来到秋以桐面前,“你发现了啊?”

  “内功之类,你定要静心修炼!轻功虽然不错,却不懂得隐藏气息。”秋以桐颇有大师姐模样地谆谆嘱咐。

  郭茜痕道:“我知道啦!你也知道我的,不怕吃苦,也不怕练功累的!能让我当侠女,什么苦都能吃!”

  秋以桐心里道,这倒是真的,也难为了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风餐露宿,食不果腹。不穿漂亮衣服也无所谓,不过粗布衣服也遮不住她娇媚灵精。她也还曾身中剧毒(虽然是假的),竟为不连累他人,不惜性命,可见她的侠义之心也是真的。

  郭茜痕见她不语,便问:“你现在也该告诉我了吧,为什么那一天跟着傅展图又哭又吵,却又急匆匆地走了,叫我们什么也不要跟人说。你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秋以桐问:“陈师弟在何处?”

  “我在这里徘徊了好几天。他说要是我找到了你,便让我带你到一个湖心亭里。那个亭子建在湖心,四周都是湖水,不会有人能藏在哪里偷听!”郭茜痕道,“他说,你必然有秘密的话要对我们说!嘻嘻,他是不是也挺聪明啊?”

  秋以桐便道:“可不是!我能有你们这一对师弟师妹,真是前辈子积了德。”

  郭茜痕便拉着她,一路隐秘而行,来到湖心亭里找陈广生。陈广生果然等在那里,看到秋以桐先是一笑,而后又不语,等着秋以桐先说什么。

  秋以桐也不绕弯,直接道:“从此,你们便跟人说我在哪个山中也好,伤心欲绝不去见人也好,而我成为‘傅意淳’入宫。”

  两个人当然惊讶无比,互望着半晌,齐声问:“这是为什么啊!”

  秋以桐便将在梁家旧院偶遇太子的事说了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