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一章:乍入宫门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16

  皇宫,本就是京城中的皇城;太子东宫,更是后宫之中另一个小城,层层相套,只是想一想,就已使人透不过气来。

  秋以桐只觉得自己时而被扶下轿,时而又上了车,走过回廊,漫步永巷。触目所见,宫人们恭敬无言,宫墙森严,还有金碧恢弘的宫殿。

  秋以桐初进皇宫,需得向太子与太子妃行大礼,昌德帝梁文肃竟然也亲自前来,这样的洪恩,令已东宫久居的太子侧妃赵姿合,还有太子嫔杨美汐嫉妒不已。

  秋以桐由人引着,来到东宫正殿,只见前面正位之上端坐着一个白发苍苍,身着明黄龙袍之人,她便端端正正地跪下行礼。梁文肃待她礼成,“呵呵”笑着道:“抬起头来。”

  秋以桐便抬头,正视着梁文肃,也便明白太子、黄七所生着的眉眼,均是从梁家一脉而来。这样的眉眼之下是细而挺的鼻与端口,微方的脸,透着威严。年迈枯瘦,皱纹满布,肤色白净,须发皆白,气度恢弘,似是已得道只欠飞升的仙人。秋以桐不觉想,你这般模样,似是超脱物外,却实实在在是一个俗世的帝王,谋害齐王李勉时,也是这般模样吗?

  梁文肃见秋以桐形貌,不禁点头道:“果然不错,也难道太子对你一见钟情。听闻民间嫁娶,媳妇见公婆,是要给红包的,这个便赐予你。”手指轻轻一抬,梁文肃身边的内侍便将一串翡翠串珠递了下来。

  秋以桐低首,双手高抬着接过,却在心里想,什么叫“听闻”,你未篡位时便是“民间”的!一入宫门,身不由己,她当然不能说什么。秋以桐看看掌中的翡翠串珠,只见珠圆玉润,碧水一般,便谢道:“儿臣谢父皇隆恩!”

  然后,秋以桐又得向太子、太子妃行大礼,抬头看他们时,总算知道太子的真容。他与梁文肃五官生得几乎一样,只是脸盘微尖。秋以桐觉得他望着自己时,目光里有欣慰又有失落,明明看着她却又好似在出神。秋以桐不禁想,他看到我,便想到了傅展图,当然会是这样的神情。真是好笑,她居然当了傅展图的替身。

  又见太子妃谢宸,见她端正雪白的圆脸之上目似点漆,双眉墨画,鼻腻鹅脂,唇若施朱。她一头乌发亦漆黑发亮,都是极纯正的色泽,毫无含糊之处,端庄高贵。只是,当她看到秋以桐相貌的时候,似乎是大大惊讶了一下,秀眉微皱,眼珠子左右打转,显出一丝慌乱。秋以桐微觉诧异,转念一想,皇上待我不错,使她视我为威胁,当然会是这样的表情。

  礼成之后,谢宸端坐着说些训诫之话,无非也就是“后宫和睦,绵延子嗣”之类。末了,她才打破这肃穆的气氛,笑道:“这东宫一向不够热闹,妹妹来了,真是极好。听闻妹妹幼承庭训,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日后定要让姐妹们好好领教一番。快来与这两个妹妹见过吧。”

  谢宸手一挥,太子侧妃赵姿合却好似没有听到,悠悠地将一口茶饮下才道:“妹妹的闺名叫傅意淳,真真是好名字。”

  秋以桐打量她,见她生着鸭蛋脸,眼不大,却有一种烟雾迷蒙之美。鼻子却又顶大,挺而翘,线条几乎称得上硬朗。红唇饱满,细挑身材,梳着云髻,簪着朵淡粉山茶花。坐在那里,一只手肘搭在椅把上,态度倨傲,却又别样风情。虽然知道她在向自己端架子,秋以桐却不厌恶她,觉得清高的女子可敬,便款款回礼道:“多谢姐姐夸奖。”

  太子嫔杨美汐笑向赵姿合道:“姐姐你只夸良娣名字好,怎么不夸良娣生得美貌?莫不是,姐姐自愧不如,心生嫉妒?”这话无疑是自持美貌,笑赵姿合不如自己。

  谢宸忙道:“杨嫔真会说笑!”

  杨美汐笑道:“臣妾一见良娣年轻美貌,打心眼儿里喜欢,真不知说些什么好了。”说着,便拉着秋以桐,抚着她的手背,一直在夸赞,“瞧瞧这手,皮肤细嫩,便如水葱一般……”

  秋以桐冷冷地抽出自己的手,扫她一眼,见她妩媚的瓜子脸,柳眉杏眼,明艳照人。她一见便不喜欢她,又实实在在缚手缚脚了一天,没有力气说虚伪话,便只是不说话。女官替她捏了一把冷汗,杨姿合暗笑着饮茶。

  太子妃谢宸向太子望了一眼,见太子若有所思,便道:“桐良娣才入东宫,应该也累了,好生扶下去到她的住所看看。”

  内侍、宫女领命,齐声道:“是。”秋以桐得了这一句,转头便走。随着侍者,又是穿廊、过桥,终于在一所房前停住。秋以桐抬头看,只见这里名为“晴染殿”心里想,这便是我日后住着的地方吗?

  不知是不是巧合,这所房子前种着梧桐,绿荫之下一片清凉。宫人们在房间恭候,一见秋以桐便齐刷刷地跪下道:“奴婢(奴才)见过桐良娣……”秋以桐听得厌烦,不等他们说完便抬脚走进殿中,在正堂的椅上坐下且歇一歇。

  晴染殿的宫人们又过来见过,首领内侍与首领宫女,又分别过来见过。内侍是个精明人,说话也是快的,透着笑意,秋以桐微一走神,错过了他自报名字。那首领宫女的名字她倒是听明白了,原来是叫张梨,名字简单,秋以桐便一下子记住了。其余又有一等宫女一名,二等宫女一名,三等两名,粗使宫女四名,内侍也是同样的数量,都一一通报了名字。秋以桐眼睛一扫,在心里数了一数,整整十八个人,从此她要在这十八人的环绕下生活了,日后行事如何避开这些耳目也是件大事。

  众宫女话毕,立在那里等着秋以桐说话。秋以桐喝几口茶,眼望众人,伸手将张梨招至眼前,轻声问:“我可以把头上的头饰摘了吗?”

  张梨听了一愣,连忙笑道:“不可……只怕一会儿,各宫嫔妃要遣人给良娣送礼了。”

  话音刚落,果然听到外面报来,何贵妃赠首饰,端妃送绸缎……

  就这样,直到晚间,秋以桐在张梨与那个一等宫女名唤叶蔻的服侍下卸妆沐浴,终于得以长发轻挽,身着轻绸寝衣,却又被张梨告知还不能睡去,要等太子来。望着他张梨那张端庄脸上的笑意,秋以桐不禁打了一个激灵,恨自己竟忘了这一层。

  不过一瞬间便打定主意,若是太子敢对她如何,她便在暗中点了他的穴道。这样一想,便放下心来,依张梨所言,端坐在床上。

  纱帐之外,张梨与叶蔻守着。安息香的味道加着另一股清甜味将卧室围拢,红烛高烧,却依然是昏暗的光线。静得可以听见外面梧桐被风吹着的“沙沙”声,在这夏夜之中,又添得几分凉意。丝绸的触感柔滑,发间丝丝的丁香味飘荡,倒也是安安稳稳。

  过了一会儿,秋以桐便听到脚步声,纱帐被掀开,太子走了进来。张梨与叶蔻又放下一层帐,这卧室之中,便好似只有他们两人。

  太子站在那里看了秋以桐一眼,才又继续走过去,在她身边轻轻坐下。他身上有酒味,秋以桐很是厌恶,又听到他柔声道:“你可真好看……”不禁想,后妃不也是靠卖弄美色、施展眉术、利用柔情来获得权势荣耀的,这和春丽院的妓者有什么分别!

  想到这里,顿时心灰意冷,想到她逃出春丽院,竟又进了另一个春丽院……她用含恨的目光望了太子一眼,梁岫琛迎上她这目光,便问:“你……是不是并不愿入宫?”

  秋以桐连忙将头垂下,低声道:“臣妾实在不知,何德何能得太子殿下垂青。”

  梁岫琛亦是痴痴地望着她,半晌长叹一声道:“你生得可真像她……本王几乎以为你是了,才连夜求父皇下旨,可是过后才明白你并非她。若是当你为替身,对两人都不公。”

  他的声音令秋以桐觉得温柔而熟悉,不禁又望向他,觉他的眉眼之眼仿佛萦绕着雾气,酷似那个雪天的锦衣少年,便觉得安心。可是这已是夏天了,她不觉得凉,也便不依恋任何温暖,还是希望他离自己越远越好。她想到这里,又听他竟直接说出他是因为她相貌与傅展图而纳她为良娣,便冷笑起来。

  梁岫琛看到她的冷笑,便道:“你果然并不愿入宫吗?”

  秋以桐冷冷地道:“入宫没什么不好,可以保我傅家荣华富贵,臣妾只是不愿意当他人替身!”

  梁岫琛叹了一声,“你既不愿,本王亦不会勉强,只愿你在这里,能够顺心如意。今日你已累了,便早些休息吧。”话说完竟站起身,走了出去。

  秋以桐先是呆了一会儿,而后回味着梁岫琛的一系列话,直在心里拍手——他竟是这样一位翩翩君子么!而后又想,他好男风,看来是对女子提不起兴趣。也不管其它,一歪身躺了下来,在心里默默盘算着。梁岫琛自目前看来,是没有任何不好的地方,好男风又如何,只要他是个信义无双的人,那便堪配《信义兵书》。他又是皇太子,若是兵书给了他,也能够避免皇位之争。兵书若是旁落,那人功高盖主,难免掀起皇位之争。一旦有这样的事,肯定有丧命的,兰若华是个善良的人,一定也不愿意看到这一切。

  她带着这个想法,闭上眼睛,朦胧之间向梦境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