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八章:冷宫寂寂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23

  梁岫琛竟就是当年的那个人,这令秋以桐惊讶,却又担心——记忆里的人物终于呈现在眼前了,真实的样子到底会是如何?她心底眼中,倒都模糊了……

  走至谢宸院内,有人拦她。她哪里放在眼中,眉眼不过一扫,就吓得那些人退下,只向内传道:“桐良娣到!”

  厅中,梁岫琛坐着气还未消,谢宸命人泡了好茶端来,正要再温声细语地劝几句,听到外面的人传话,眉头便是一皱。她立在那里,黑眼珠子转一转,端庄的脸上一沉,突然之间一咬牙。

  秋以桐转瞬既至,敷衍地向谢宸行了一个礼,隔着她向梁岫琛道:“太子殿下,臣妾有话对太子说!”

  谢宸不容她多言,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后推了一步,严厉地道:“怎么!你方才对太子出言不逊,还要再多说些什么?”

  秋以桐心里急躁,便使一招“万紫千红手”,摆脱了她的手腕的同时,也一个不小心挥掉了她头上的一支玉簪。簪子脱落,她的黑发落下一缕,梁岫琛怒得道:“意淳,你到底要闹到什么地步!”梁岫琛一向敬重谢宸端庄识大体,连重话也没有说过她,秋以桐却对她动了手。

  “臣妾只是想问太子……”她向着太子走近一步,谢宸却又挡到了她前面。落下的那一缕头发垂在腮边,漆黑的颜色称得她的脸色越发白皙,平添一股妩媚。秋以桐绕开她又要向前走,她却又伸手抓住了秋以桐的手,显得自己一心护卫太子。秋以桐想要再度摆脱,却惊异地发现她抓着自己的手上透着一股子内力——这样一位大家小姐、太子正妃竟是个武林高手!秋以桐大吃一惊,向谢宸脸上望了一眼,谢宸微微显出一些慌乱的神色,秋以桐顿时就又觉那股内力消失了。

  谢宸松了秋以桐的手,秋以桐却呆住,不敢向前走了。她望着谢宸,见她双目漆黑明亮好似黑珍珠,面若敷粉,端庄高贵,一副遥遥在上的气度,垂在腮边的一缕秀发更见妩媚。秋以桐恍惚之间想,此人好似在哪里见过?会是哪里呢?

  白心让!白心让故事里的讲述的沈小姐不就是这般,算不上倾国倾城的容貌,一双黑珍珠一般的眼睛,闪着温厚经得起推敲的光芒。当时的年龄十八九,已有着惊人的大家气度,端庄高贵,艳而不俗,浅浅微笑,温柔识大体,又在转瞬之间可以娇媚妖娆、艳丽脱俗!秋以桐原本是认定了沈幼玄便是白心让口口声提到的“沈小姐”,现在比较一下,白心让所讲的“沈小姐”必然该是一位颇有城府之人,而沈幼玄美艳野性、率真豪爽,与沈小姐的脾性并不相符啊!反观谢宸与“沈小姐”的外貌脾性更像些……

  秋以桐暗骂自己糊涂,沈小姐未必就要姓沈,她也可以如秋以桐这般假称是别人,嫁入宫中。如果谢宸便是沈小姐,那么梁岫琛又是谁!

  一时之间,疑点重重,比之于那时的黄七,梁岫琛的身边的迷雾更重。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

  梁岫琛已走到她面前,无奈地道:“既然有话说,那便出来说吧……”

  秋以桐跟在他身后,那背影与黄七相比要瘦弱一些,可是她是一个被骗怕了的人,糊涂到了骨子里,不明白为什么谢宸让自己想起了沈小姐。可是谢宸隐瞒着自己身负武功的事,梁岫琛又与她夫妻多年,实在有太多可疑。

  他们来到花园中一处静僻处,梁岫琛望着她,见她一副颓败模样,便叹一声道:“有什么话你便说吧!”

  这样一身谜团极有可能成为另一个黄七之人,会是当年的锦衣少年么?如果是,那么秋以桐想,自己心中唯一一个不会欺骗、撒谎的人也毁灭了。秋以桐茫然之间,只觉得心灰意冷,垂泪道:“求太子殿下将臣妾打入冷宫吧!”

  梁岫琛看着她流泪,语气哀婉,悲声问:“你这眼泪,还只是为了让本王相信,你才是最委屈得那一个?”

  秋以桐苦笑着摇摇头,想着一朝撒谎,终身便有烙印了,说了真话也不容易叫人信服。“臣妾是真心的……”秋以桐用平稳的语气说,“臣妾本就是一个没有规矩惯了的人,在家时被父母拘谨,只想能得到一点自由。然而进了宫,却又惹上这些事来。臣妾新贵得宠,只怕日后将要得罪更多人,那不知又要争到什么样子。与其到时候尸骨无存,还不如此事将我送进冷宫,保得全尸。”

  梁岫琛沉默一会儿,问:“果然是你指使人给美汐下的毒?”

  秋以桐仍然坚定地道:“不是。不过只凭臣妾对太子出言不敬,也足够打入冷宫了吧!”她觉得自己急需没有滋扰地静一下心来,生怕梁岫琛不答应,连忙跪下,“求太子成全!”

  梁岫琛想了半晌,叹道:“本王有些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性子!也好,在冷宫之中,你好好静一下心来……”说完走近秋以桐一步。

  秋以桐只觉他身上的明息香将自己围拢,往事与今日的疑点压在心头,几乎透不过气来,更怕看到他那双温柔英气的眉眼,连忙扭过头去。梁岫琛见无论自己如何对她,她都这样冷淡,既觉得无奈又觉得受挫,赌气之下走开。

  回到东宫,秋以桐便住进了冷宫。所谓冷宫,不过是一个凄清的院子,院子里空荡荡的房子,没有华丽齐全的陈设,也没有许多奴仆。秋以桐来到冷宫时,晴染殿内她的众多侍者中,有一个叫江芷的小宫女主动要随着过来,张梨便成全了她。秋以桐问过后才知道,原来她是踩了秋以桐裙摆,秋以桐却并不计较的小宫女。这个江芷小小年纪,生得又瘦瘦小小,做事又有些笨手笨脚,那一日为秋以桐举着洗脸水,手臂发抖的也是她。

  秋以桐不想自己的一点点善心换来别人真心的爱戴,十分感动,看江芷便如郭茜痕一般。

  冷宫里的日子是无味的,江芷乖巧听话,没有人吵嚷有足够的安静让秋以桐将心静下来。谢宸到底是何人,梁岫琛又是怎样一个人?秋以桐想到傅展图说梁岫琛经常独来独往,不知做些什么,想要看懂他,怕就要在这“独来独往”上下功夫。打定了主意,便要考虑如何不露形迹地出去。

  屋外看守的内待一共四名,分成两班。秋以桐能够走出屋门,但只能在寂寥的院子里走走。院子里不过几棵老槐树,墨绿色团云一般的树冠间,常有小小的泛黄的圆叶自树冠间飘落下来。

  每日的饮食都是叶蔻送来的,她在秋以桐吃饭时,将宫里新发生的事说一说。桐良娣一朝受宠,一番你给我下毒,我给下毒的争斗之后被送进冷宫,这种巨变差点叫人回不过神儿,自然不断有人冷声嘲讽。叶蔻心直口快,心底也十分敬重秋以桐这样直率的人,听不惯有人这样说她。自己一通说完解了气,倒还总劝慰秋以桐不要把那些混话放在心上。

  冷宫之中,规矩自然就少了,秋以桐晨昏修炼内功,也便自由得多。更没有人对秋以桐的装束有所要求,她每日便只是一袭中衣,不沾粉黛,头发半垂,倒也轻松自在。

  转眼之间便过了五六天,这一天秋以桐站在堂中的桌旁,指甲一下下敲打着桌面,发起呆来。忽然背上被人拍了一下,一个声音道:“叶姐姐,你今日来早了啊!”

  秋以桐转头一看,原来是江芷。江芷见竟将桐良娣认成叶蔻,登时红了脸,往下跪时膝盖还碰到了凳子,也顾不上膝盖疼,道:“桐良娣恕罪,奴婢还以为……”

  秋以桐扶起她,轻声问:“你看我与叶蔻很像?”

  江芷不敢乱说,便道:“不……不……不……桐良娣何等人物……”

  秋以桐口中“啧”了一声,道:“你知道我的,不必说这些套话,你就说我的身形与叶蔻是不是真的很像?”

  江芷怯怯地望了秋以桐一眼,点一下头道:“良娣今日穿的是浅绿衫子,就跟叶姐姐的宫装很像。良娣身姿挺拔,叶姐姐也是这样的……”

  秋以桐心里一亮,抬头看到叶蔻提着吃食过来了。她家原是开武馆的,身形气质与宫中那些宫女是有些不同,骨架与身高与秋以桐的确十分相似。

  秋以桐先不露声色,依旧吃着饭听叶蔻讲话,等她说到气愤时便一拍桌子道:“太可恶了!”

  叶蔻忙道:“桐良娣莫要气坏了身子,这些个混人,咱们早晚要收拾了去!”

  秋以桐道:“那你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

  叶蔻喜得道:“良娣想要怎么办?奴婢义不容辞!”

  秋以桐便招手让江芷与叶蔻近前,小声道:“杨美汐之事分明就是有人栽赃,我想要调查清楚这件事,却不能出去。叶蔻你与我身形很像,你来送饭后,便与我交换了衣服,扮作我在这里,而我就可以出去。还有就是,你跟张梨说,你除了给我送饭什么也不要做,叫人不要拘束了你。”

  江芷吓得便要叫出来,叶蔻一捂她的嘴道:“别一惊一乍的,良娣待咱们如姐妹一般,咱们为良娣拼了性命没有什么不可。”

  江芷急得脸通红,摇手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觉得这样的大事,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好……”

  秋以桐微笑道:“你不必做什么,只不过是我与叶蔻换了装束,你把叶蔻当成我便好啦!”

  江芷想了一会儿,脸上的红晕褪了一些,又看叶蔻一眼,庄重地点了点头。自己对自己一笑,没有想到自己这么笨,也能做大事。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