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九章:玉面郎君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24

  秋以桐终于恢复她自己,一袭黑衫在身,黑纱遮面,头发一束便轻身出宫。

  她暗自观察了梁岫琛几天,终于在这晚见他离开了东宫。他乘着一辆马车,只有一个内侍赶车,其它什么人也没有带。秋以桐见他行事如此隐秘,便一路紧随,势必要探出他“独来独往”时,到底谋划些什么。

  马车穿过寂静的街道,来到一处冷僻的院子前。这一个院子里不过正殿五间,两边厢房各六间,看起来普普通通,哪里能令人想到这里竟是堂堂皇太子殿下的别苑。太子身上披着一件黑斗篷下车,门口早有人等着,将他接了进去。他穿过院子,走进正殿之中。

  秋以桐见周围无人便来到门前,舔破一点窗户纸向内探看。烛火之下,梁岫琛一只手臂搭在桌子上,手撑额坐着,显得疲惫而忧心。他身上披着的黑斗篷还有外裳都已脱去,腰带环佩也全部解去,一袭珠灰色中衣宽宽松松。片刻,一旁的帐子一动,一个身着湖绿纱衫的男子挑帘而出。

  此人秀发半挽半披,侧脸一出,映着烛光只使人觉得面若敷粉,像茉莉花儿一样好看。可是等他走至梁岫琛身后为他按摩太阳穴,面朝着秋以桐时,秋以桐才看出他其实面貌俊朗,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子!

  他双手也十分白皙,手指细长,比之于女子更见骨感,然而为梁岫琛按摩的动作十分轻柔,显然是驾轻就熟。“太子殿下是因为那个小姑娘烦心?”茉莉花一般的男子道。

  梁岫琛正沉浸在他的温柔之中,听到这话便是无奈地一笑,眼睛还闭着,伸手向后在他手臂上轻拍了一下。“我的什么心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我便是只叹一声,你也能猜到……意淳,她果然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啊!”梁岫琛长叹道。

  男子道:“怎么讲?”

  梁岫琛睁开了眼睛,虽然知道他不可能看到自己,秋以桐还是心里一惊,差点就要逃走。转念想一想也是好笑,自己也不是第一天行走江湖了,怎么突然之间一惊一乍的。不过转瞬之间也便明白,梁岫琛有着与锦衣少年还有黄七都极为相像的眉目,总能使她心意慌乱。

  梁岫琛出了一会儿神,才开始说:“我对她好时,她的眼神里也总有感动,可是转瞬之间又是慌乱和怀疑,总也不肯相信我对她好是出自一片真心。”

  男子沉吟道:“那她是受过别人的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梁岫琛想了想说:“我向父皇求过旨后,叫人去查过她。说她一直养在深闺,仅仅被她哥哥傅展图带出去过一次。这样单纯的经历,能受到怎样的骗呢?”

  男子道:“女子的心总是软的,她如今在冷宫之中,有的是时间静心思索。等她开了窍,你再将她接出去。那时风头也过了,众人也不会像前段时间排挤她这个新人,太子仍旧好好待她,她终究会明白太子的一片真心的。”

  梁岫琛拉过男子的手握在手里,叹道:“是啊,前一段时间事非不断,我静下心来想一想,也的确是我待她太好,使她招人嫉妒,而她才刚入宫,十分不适应。但愿在冷宫的呆一段时间,一切能够好起来吧!”

  男子微笑,轻轻抚摸梁岫琛的脸,梁岫琛转过头伸手揽着他的脖子,微笑着将他拉近,再然后两个大男人便亲吻在了一起。

  秋以桐虽说是“见多识广”,无视男女之别,然而见此情形,心里还是“砰”地一声,脸上一红转过头去。想要就此走掉,可出宫一次也是不易,不想一无所获。但是要再回头看看,却已听到房内桌椅碰撞,两个男子的喘息声,眉头一皱,逃也似地离开了。

  夜色茫茫,不想就这样回宫,便来到陈家镖局找她的师弟与师妹。

  先走进郭茜痕的房间里,却不见有人在,再去找陈广生,也依旧没有人。再要四处找他们怕宫内出事,连累了江芷与叶蔻,便在郭茜痕房里留了一个字条:明日午时,湖心亭见。

  第二天,秋以桐与叶蔻换了衣服后脱身,又暗自在宫外换掉宫装,来到上次与郭茜痕、陈广生相见的湖心亭里,可是郭、陈两人都不在。秋以桐想,他们若是回去了,一定能看到字条,若是看到了一定会来,这会儿却又不在,难道是没有回去?

  心里觉得奇怪,便先去城中走一走。正在午饭时分,饭馆里都十分热闹,热闹之最便一间大酒楼。秋以桐立在门口一看便见里面有许多人拿着兵刃,显然江湖人士齐聚,也不知所谓何事。秋以桐便走了进去,扫视一眼,见男男女女,既有风度翩翩的,亦有一脸痞相的,奇形怪状道士和尚都不在话下。

  酒楼上上下下的人,虽然表面上各吃各的饭,却也都注意着门口之人的进出。秋以桐一走进来,空气里的空气略一紧,众人把秋以桐从头打量到尾,见她着黑衫,黑纱遮面,分明一个英姿勃发的年轻男子模样,便又恢复常态,照旧吃喝。秋以桐也不理会,寻了一个空位坐下,小二哥便过来殷勤地问:“这位少侠,您吃点什么?”

  秋以桐沉声道:“一壶茶,一盘瓜子,就这么着。”

  “少侠您……喝茶?”

  秋以桐道:“怎么,你们这儿不让人喝茶?”

  小二哥憨笑两声道:“不是这个意思,就是那个少侠喝酒,要了五斤又斤,给惊着了!”

  行走江湖之人多半豪爽,爱饮酒也在情理之中。秋以桐不喜欢喝酒,便抿嘴暗笑道:“本公子不爱喝,这个赏你了,快点拿茶来!”说着丢给小二哥小小一锭银子。小二哥接了银子,连声谢过,欢天喜地的去了。

  茶与瓜子端了上来,秋以桐用黑纱遮着面,吃喝也不方便,根本动也不动,不过是想坐着听听最近都发生了什么事。酒楼之中有的桌子上安静,有的正说得热闹,忽听一个浑厚的声音道:“小二,再打十斤酒来!”语气之中显出万分的豪迈气。

  秋以桐心想,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于是站起身,循着声音见说话的人坐二楼靠近栏杆的位置,身长体健,酒酣耳热之际,正跟一桌子的人说着军国大事。

  “原来在咱们大梁、匈奴边境,汉人竟受着这样的苦!那匈奴与咱们中土本就是一国,就是他们匈奴单于想要分裂!《信义兵书》绝对不能落在他们手里,要不然将来咱们不都要沦为匈奴人的奴仆?”

  秋以桐听了这话,心里也生起一股豪迈之情,又因说话之人觉得有趣,便一击掌喝彩:“说得好!”

  说话之人听到这个声音,便低头向楼下大堂找人,看到秋以桐又惊又喜道:“秋师姐,竟然是你!”说着便站起身,向同桌的人道:“小弟与诸位相识,真是三生有幸!小弟师姐来了,要去说几句话,先告辞了!”叫来了小二哥,随手给他十两银子,让那些人随意吃喝。

  陈广生走下楼来,笑着奔到秋以桐面前,秋以桐便笑道:“陈师弟,你这日子过得不错嘛!”

  他已饮了许多酒,却还是面不改色,冲着秋以桐“嘿嘿”傻笑道:“楼上那几位都是丐帮净衣派的,几乎走遍了天下,见多识广,与他们谈话受益良多啊!”

  秋以桐问:“茜痕呢?怎么昨天晚上没有回去?”

  陈广生讶异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回去?”

  “你还问我……我昨夜去了你们家镖局,见你和茜痕都不在房中,因还要急着回去,便在茜痕房中留了个字条。”

  陈广生松了一口气道:“郭师妹前日因为郭伯父身体不适,与郭四哥都回去住了。我昨日与丐帮兄弟喝酒,听他们讲在边境的见闻,也就没有回去。我还以为师姐说郭师妹没有回去,是没有回她家。”

  秋以桐“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你们说到《信义兵书》,可是有消息了吗?”

  陈广生道:“江湖上冒出一个被称作‘红颜鬼刀’的高手,手里有《信义兵书》,引得匈奴人去抢夺。听闻这‘红颜鬼刀’已来到京城,因此有这么多武林人士齐集,都想着保护兵书,不让匈奴人夺去。”看一看周围,低下声音问:“师姐,那个兵书到底……”

  秋以桐却琢磨着“红颜鬼刀”这个称呼,这无疑就是野气美艳,刀法狠厉的沈幼玄。秋以桐将兵书交给沈幼玄引得李敬去抢夺,不过是想让他们两败俱伤,这都是从私人恩怨去考虑的,没有想到国家大义上去。可是江湖之中最重义,又以“为国为民”为大义,自然不能让信义王李勉的兵落到匈奴人手里。

  她当初的确是想将天下人的目光引去,可是这才吸引了一个武林,就让秋以桐觉得——实在闹大了!

  陈广生见秋以桐只顾出神,便又提高了一点声音道:“师姐,那兵书原来不是在你手中,那么……”

  秋以桐只告诉过黄七,江湖上流传的兵书是假的,而黄七已死。周潜光是因为孟宏久留下的书信上写着《信义兵书》“断剑可得”,而后顺着秋以桐的行动一步步猜到。除了他,知道真相的便只有秋以桐自己了,到这时他也不准备告诉陈广生,便摇了摇头,暗自盘算着如何收场。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