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三章:被困斗室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27

  因为周潜光,秋以桐之于萧燕是绝对杀不得的,便狠声道:“秋以桐,你又出来讲些什么虚假套话,看一看这些‘铁面’,如今全部我来统领,想杀你便如碾死一只蚂蚁。因为周潜光,我却不能杀你。我定然是要夺得兵书,你也不要太放肆了!”

  秋以桐听到这里,从跪在地上的“铁面”中间冲至她面前,手抓在她脖颈间咬牙道:“如果不是因为我师弟,你以为我会放过你的性命?萧燕,我倒还要劝你,收手吧!”

  萧燕媚眼一转,手暗暗拔剑,冷声道:“既然如此,咱们各凭本事吧!”

  秋以桐不等她先动手,身子飘然一转,脚踏着“铁面”如一阵风般,同时兰华剑出手,一招“习习谷风”攻向沈幼玄。沈幼玄知道厉害,拔刀相向,舞着刀后退。班扶风“啊呀”一声,举着锯子迎来,骂道:“你个怪兮兮的女娃子,脸都不敢露,一定是丑得见不得人。看我老头子把你锯成个两半!”

  兰华剑与锯子相触,软链便将锯子缠了起来,班扶风龇着牙往后扯,两人便较上了劲。班扶风若使蛮力,秋以桐手下一挥,软链一阵阵波动,便将力气化去。班扶风若使柔力,却柔不过秋以桐去,左右是夺不下来,急得直跳脚。鲁无涯见状,便又喘息着,颤巍巍地举着斧头向软链上砍去。秋以桐便又一招“幽香盈袖”,将他的斧头缠住。班扶风踩着脚,骂鲁无涯道:“你个没牙的,又来凑什么热闹?现在可好了,串成串了……就跟那,一根绳上的蚂蚱!”

  鲁无涯无奈地摇一摇头,“咳咳”着道:“哪有儿子说自己的爹是蚂蚱,真是没天理啊……”

  “你个没牙的,会是我老头子的爹!胡说,没牙的胡说!”

  两人正自争论着,秋以桐却一收软链滑行到他们面前,手下一扯,两人兵器脱手给秋以桐甩到了一边去。沈幼玄知道不是对手,一边转身向房内逃去,一边道:“秋以桐,你不管不顾你师妹的安危了么?想知道她在那儿,便跟我!”

  秋以桐也不知道她闹什么花样,心中也担忧着郭茜痕,便只管跟了上去。走出一个庭院,又是一个庭院,忽然之间路又走尽了,一眼望去只是茫然的湖面。眼望着湖面,正想着沈幼玄逃到哪里去了,便又见湖水里映着一个红衣影子,妖艳霸道,凌厉野气。转头便见沈幼玄站在那里,连忙追去,沈幼玄闪闪躲躲将秋以桐带进一个房门前,将房门一推道:“你师妹便在里面,我点了她的穴道,再不解开,只怕就要残疾了!”

  秋以桐往里一看,见自房间口向内尽是书架排在两边,中间空出一条路来,可以看到房正中有一张躺椅,郭茜痕身着淡红衫子正躺在那里,不知情况如何。秋以桐心里一急,也不管沈幼玄说得是真是假,直冲了进去摸向她的脉门唤道:“茜痕,你怎么样了,快醒醒!”

  郭茜痕“嗯”了两声,睁开睡眼,揉了一下脸道:“呀,我睡了多久啊,这里又是哪儿……”

  秋以桐才知原来沈幼玄不过是点穴让郭茜痕睡了过去,心知不妙,便抱起她往外冲去。却见沈幼玄立在门口冷笑一下,忽然之间便见两侧的树架动了起来,直顺着地面胡乱滑动起来。心下吃惊,不辨路径,便发出兰华剑,直直地向前冲,冲破两层书架,碰到第三层时,忽然“灵灵”几声,竟从四面谢出短箭来。郭茜痕瞬间清醒过来,叫着“哎呀不好了,有暗器”!秋以桐连忙将兰华剑在她们周身舞动,直舞得密不透风,短箭便被一一挥落。

  短箭被挡落之后,便听到外面沈幼玄“哈哈”笑着说:“秋姑娘,这里书架如今曲曲折折,直如一个迷宫一般,你一旦走错了路,机关便会发动,还是老老实实在呆着不动的好!”

  秋以桐放下郭茜痕,心里一发急,摘下头上的斗笠。郭茜痕一看到她面貌,便高兴得揽了她脖子道:“秋师姐,是你啊!”

  秋以桐也顾不上与师妹说话,只向外面怒喝道:“沈幼玄,你快放我出去!我只求我师妹平安,兵书我不要也可!”

  “姑娘虽然这么说,我却不能信啦!还是多在这里呆一会儿的好!我们家的泥匠瓦匠都在保护我爹,不能再加上你这么个强敌。”

  “沈幼玄……”刚喊了这一声,听到外面许多人的脚步声,想到那个韩令晖必然也在其中,连忙收起话端不敢再用真声大声说话。静了一会儿,又将斗笠戴上。

  郭茜痕见状,手扯着她斗笠上的青纱道:“师姐,大热的天,你带这个做什么啊!”

  秋以桐小声道:“外面有个人与太子关系亲密,他虽还没见过我,却怕今天瞧了去,改日万一再见便被他视破了身份。所以,我都不敢用真声儿说话的!”

  郭茜痕“哇”了一声儿道:“那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

  郭茜痕寻思道:“我可是听我爹说,宫里面规矩大得很,男的跟女的哪怕亲兄妹,轻易也不能独处的,他是一个男的,很难见到你的,怕什么呀。”

  “也是难说……太子殿下行为与宫中规矩也有些不合,这人与太子又亲密异常!”

  秋以桐将“异常”两字咬得特别重,引得郭茜痕好奇心起,眨了眨眼睛问:“怎么个亲密法?也是结拜兄弟吗?”

  秋以桐回想到昨夜还见韩令晖温柔美丽得如一朵茉莉花,白日又一见,分明还是那张玉面,却又一副英气逼人之相。说到韩令晖与太子的亲密,那夜的亲吻与喘息声便浮现出来,秋以桐一见郭茜痕一脸无邪便是为难,连声道:“是,结拜兄弟,结拜兄弟!”

  郭茜痕“哦”了一声儿,也就不理会了。指一指围在周围的书架,又问:“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还要先问你呢,到底怎么回事?你如何被沈幼玄掳了来?”

  郭茜痕唉声叹气,显得十分灰心,哭丧着脸道:“我正睡着呢,觉得有动静一睁眼,就被她点了穴道。然后她就把我带了出来,一路上我睁着眼,什么都能看到,却喊也喊不出。路上遇到了卖茶的老头,她坐着喝了碗茶,我趁机给那老头使眼色,眼珠子都快转坏了,他也像是没看到。再然后,我便到了这个房间里,脑袋一昏,便睡了过去。秋姐姐啊,你得再交一交我如何冲开穴道!”

  秋以桐为难地道:“这个可就难了!要不然你得内功深厚,要不然你就得练练少林绝学‘易筋经’!”

  郭茜痕一听便皱起眉头,“内功深厚,需得好多年啊!要练少林的武功,那我不得剃头当和尚去啊!”嘟着嘴想了一会儿,长叹一声儿,“那师姐,你好好的呆在宫里,怎么又出来了啊!”

  秋以桐听她说到“宫里”,连忙“嘘”了一声儿,小声道:“不要说宫里宫外的,叫人听到了,我的身份可就暴露了!”又一侧耳,只听外面一片打斗之声,想来没人能听到,便松懈下来,与郭茜痕在躺椅上紧挨着坐下,小声道:“我进了冷宫,也便自由得多。我让一个宫女扮成我的样子,我便出来调查一些事情,昨晚来找你们,你们都不在。今天又出来,遇见了陈广生,与他说了几句话见也无事便要回去,却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韩令晖带着人奔来……”其实她是认出韩令晖便是太子秘密相会的男子,见他突然之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看他那样子,似要去办大事。略微一想,觉得他去办什么事,多半就是太子的意思,跟着他也就能知道太子到底有没有暗地里谋划些什么。又怕她认出自己,便找了一家旧衣店,改装跟来。

  省略了这一部分郭茜痕不宜听的,继续说:“我想知道韩令晖到底来去哪里,便一路暗自跟了过来。来到之后,又见到陈广生也跟来了,也不知他是何目的,便一直暗中看着、听着。后来陈广生见到沈幼玄,两人说起话来,我才知道原来沈幼玄将你掳了来,他为找你而来!”

  郭茜痕一拍手,一脸甜笑道:“这个傻大个子也来了呀!”

  秋以桐看她的神情,便也一笑,接着说:“我听到这里,便先在暗中找一找,却见这个庄园建在湖水之上,水中藏不了人,肯定藏到哪个房间里,可是找来找去也不见人,便又想着回去向沈幼玄质问,便看到地上黑压压的都是“铁面”,萧燕正说我坏话!”

  郭茜痕听到便皱眉道:“她……怎么阴魂不散的……”

  “还有更可恶的,她还强拉着咱们师傅来,扰了咱们师傅清静!”

  郭茜痕听到师傅也来了,正欢喜欢着,又听秋以桐说萧燕此举扰了师傅清净,觉得也对,便也生起气来。“哼,这个萧燕真是讨厌极了,咱们出去教训她!”撇着嘴,揎拳撸袖的就要冲出去。

  秋以桐连忙拦住她道:“傻丫头,你难道忘了,这里的机关重重,一旦走错便会触动机关的!”

  郭茜痕连忙止步,立有限空间里只听外面打得热闹,心里着急着说:“难道我们一直在这里呆着,哎呀,多急人啊!”

  秋以桐坐在那里寻思一会儿,在心里道,沈幼玄将茜痕掳来,不过是怕着李敬,也是不想伤害她才将她们关在这里。等到外面的事完了,肯定会打开机关放她们出去,可是那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若是耽误了她回宫,被发现了岂不连累了江芷与叶蔻?因此,也急着想要出去了。

  她站起身来,除了躺椅周围的一点点空间,四周都被书架围住。秋以桐扯着郭茜痕,让她紧依着自己,手里提着兰华剑,先试着推一推面前的第一层书架,并没有什么动静,便使一招“推窗蝶飞”。兰华剑光亮亮的剑身飞出,剑链这里突起一个角,那里突起一个角,好似乱飞的蝴蝶,触到那书架,书架好似是纸搭的,“哗啦啦”地碎了一地。

  郭茜痕拍手叫好,说:“师姐,你可真是厉害,这把剑也真是好,这细链子能舞出好多的花样。”

  秋以桐便望着她一笑,不过瞬间又严肃起来,紧拉着郭茜痕向下一个书架走去,可是刚迈了两步便听“嘶嘶”地声音。知道机关被触动,秋以桐心里一惊,将郭茜痕紧揽在身边,挥动兰华剑将从四周射来的短剑挥落,连忙又退回到原位。

  两人脱险,不禁满头冷汗。秋以桐皱眉道:“不行啊,好似只有这躺椅周围才没有机关,多走不步也是不行的……”

  郭茜痕眼望着周围,踩一踩下面的木地板,问:“那么,这下面是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