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五章:付之流水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29

  萧燕自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又遇见秋以桐来寻仇,是必死无疑了,便眼睛一闭,什么复仇、大业,都要如流水般了。

  刹那之间,只听到兰华剑的细链搅动水波的声音,萧燕身上却并没有一点疼痛感。睁眼一看,只见兰华剑的剑链缠了那几枝短箭,再一甩便将短箭丢了下去!秋以桐的兰华剑,并不为杀她而来,竟然是救!

  她万万没有想到,秋以桐竟会救自己,转头看见秋以桐收回剑后支撑不住,脚下乱弹着连喝了几口水。又见郭茜痕向她游去,抓住她的手臂往上去。可是秋以桐沉在水底已久,憋得几乎失去知觉半分力气使不上,郭茜痕有些拉不住。她于是游过去,抓住她的另一只手臂,与郭茜痕一起发力向上,拉着秋以桐浮出水面。

  三人自水中探出头后,来到阁楼之顶,秋以桐吐出几口水清醒过来。她混身湿透,头上的斗笠早被水打落,睁眼看到一旁两个玄裳人正将韩令晖也往楼顶上拉,双手扶着萧燕身子一转背向他们,向萧燕道:“我救你,是因为见你听沈幼玄说我们困在房里,竟有救我们之意。你方才又救我,我之前又打你一掌,我娘亲的事可以先放下。但是你有谋反之心,若是连累了我师弟,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说完也不管萧燕是何反应,只管飞身离去。

  郭茜痕撇嘴望了萧燕一眼,她虽厌恶她,可是又毕竟救了自己与师姐,便甩头望着湖面。陈广生将最后几个落水的人都救了出去,看到郭茜痕一抹脸上的水,欢喜地道:“我刚听到沈幼玄说你困在房间里,正要去救你,就见你已经出来了。你怎么出来的?”

  郭茜痕得意地道:“那房间里机关重重,除了我和秋姐姐站着的地方,四周都是机关,连动也不能动。我便说,地板上没有机关,不如我们凿破地板往下面去。秋姐姐说,这个地方建在湖上,凿破了地板就要掉进水里了,她不识水性。我说,我会的!秋以桐便使兰华剑,将那木板凿破一层又一层,终于凿穿了,刚一出去了就见整个房子也不知道怎么掉了下来,水浪好大,一阵子之前才算看清了你们。”

  陈广生见她说话眉飞色舞,妖异可爱,脸上也笑嘻嘻的。一会儿又叹一声,望着湖面道:“可惜让沈幼玄给跑了!师傅、师妹,咱们也走吧,小心着了凉!”

  风不殆却望了萧燕一眼,萧燕舒一口气,扫众铁面一眼道:“你们快去调查沈幼玄身在何处,一有消息速来禀报!”众铁面应了一声“是”,便又似是黑乌鸦一般,纷纷飞起离去。

  韩令晖见铁面已然走远,便向萧燕道:“你是当年叛乱不成的骠骑将军萧家的女儿,安乐王之女燕檀云所出?”

  萧燕微一转眸,春水美眸之中泛着滟滟泪光,勉强笑了笑道:“不错,正是小女。”

  韩令晖见她态度温婉,便不好质问,便也若无其事地问:“不知萧姑娘为何也来夺兵书?”

  萧燕微一垂眸,长叹了一声道:“我萧家之前叛乱自焚,唯有我娘亲逃出,虽已被皇上饶恕,可是心底还是不安,怕众人知道世上有个我,想到之前叛乱的事。我也是一直不安心,便想着若能夺得兵书,献给朝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并不是如沈幼玄所说有谋反之意。我萧燕绝无谋反之心,只是将自己身份可以大白于天下的希望寄于这一点,不想被别人抢了去。”

  韩令晖听了这解释倒也觉得合情合理,便一抱拳道:“如此便好!若是将来姑娘真夺得兵书献给朝廷,在下也会替姑娘请功的!”说完,便向玄裳人看了一眼,众人簇拥着他,从阁楼之顶跳上离得较近的桥板之上,穿庭越院,自大门口出去骑马离去。

  郭茜痕却不信萧燕的话,瞪着她道:“你这只臭燕子,会这么大仁大义?”

  萧燕媚眼一斜,冷森森的目光向她一瞥,冷声道:“要你管!”说着便站起,脚下一踩,高瘦的身形便在空中,轻飘飘地离去了。

  剩下陈广生、郭茜痕、风不殆三人,便在空空的沈园之中清清净净地坐一会儿。陈广生又讲起那些木匠们使的武器,用的招数,听得郭茜痕又惊又喜又怨又恨。惊得是,那些斧头、锯子、锯末也能当武器;喜得是,武林之大,果然藏龙卧虎;怨得是,自己却没有这样的本事;恨的是,这么精彩,自己偏生被困住了,看也没有看到。

  夏日温暖的风吹着,到黄昏时候他们的衣服便干了,于是离开沈园往家里去。走到那个茶棚时,听到一阵狗叫,两只狗先奔到郭茜痕身边,围着她摇着尾巴打转着,显得欢喜无比。紧接着便见郭承文与郭则鸣策马而至,见到郭茜痕翻身下马,赶了过来,齐声问:“茜痕,你没事吧!”

  郭茜痕一努嘴道:“你们现在才来,大个子早都来了!我师傅也来了呢!”

  郭承文与郭则鸣心里都清楚他对郭茜痕的心意,也不说“谢谢”只是一笑,而后又向风不殆寒暄几句。郭则鸣才又说:“三哥一听说你被人抓走,便让咱们家的狗顺着你身上的茜痕香找你,可是带你走的人,轻功太好,并没有留下太多痕迹,所以一直到现在才找到!”

  说着时,郭家大哥郭汾赶着一辆马车来到,陈广生便扶着风不殆上了马车。郭茜痕登上马车后,却不急着进去,转头见茶棚的老者听到动静,缓缓地摇摇晃晃地走出来,眯眼望着众人。郭茜痕气得道:“喂,那老头儿,我方才被人抓到这里,给你使眼色,请你救我,你为什么动也不动?”

  老者眯眼,将她相貌看清楚了,“咦”了一声指着她,道:“你就是那个‘小狐仙’?”

  “狐仙?你说谁呢!”郭茜痕以为是骂人的话,便想要下去跟他说个清楚——不理她便罢了,怎么还骂人呢,这不是倚老卖老!

  陈广生心里明白,郭茜痕自认为给人使了眼色,那人根本不懂得,便笑着伸出手,拉着她进去道:“他夸你仿佛是仙女下凡!

  “仙女下凡?哼,天上有狐狸么?狐狸精不是骂人的话?”

  “不,人中有好有坏,狐狸之中,自然也有仙妖之分,师妹你自然就是狐仙。”

  郭茜痕寻思一会儿,抿嘴笑起道:“夸我的就好,那么……以为我也号‘狐仙’,怎么样!”

  风不殆“哈哈”笑起,想到他有疯病时得她相助,也觉得她精灵可爱的如小仙女,便说:“很好很好!”

  众人回去后,不出所料,郭老爷急得直跳脚,看到郭茜痕如获至宝。当时夜已深,众人忙碌一天,饿得又得吃饭,饭后风不殆与陈广生便都先在郭家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郭老爷便说要回杭州,郭茜痕当然不愿意,直接又吵又闹起来。陈广生当然不希望她回去,简直就是怕她回去,可是人家一家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在一旁紧张着。至于郭则鸣心里还想着陈月婵,自然也不愿意回去,只是说不出来而已,只盼着自己妹妹的吵闹有用,他便有理由留下来啦!

  郭承文知道四弟与妹子的心意,便与郭老爷商量一下,郭汾与郭秉直回去——反正家中生意也一直是他们照看,至于他与四弟便还陪着妹子留在京城。郭老爷是留是回,便看他自己的。郭老爷权衡之下,便决定也先留在京城。

  打发了郭汾与郭秉直回杭州已是三天之后,郭茜痕与陈广生回到陈家镖局,风不殆不愿出来便留在郭家。

  郭茜痕回到房间,见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笔画如树枝一般的字迹写着:明日午时,湖心亭见!

  郭茜痕便“呀”了一声道:“咱们师姐约咱们明天午时在湖心亭见呢,肯定是有大事要商量!”头点着,一副庄重模样。

  陈广生知道这纸条的来历,见郭茜痕凡事都要有侠女风度,一张纸条也郑重如军机大事,未免好笑,解释道:“这纸条是师姐好几天前来到找我们没找到留下的,那时说的‘明日午时’,早已经过去了。”

  郭茜痕嗔怪着瞪了他一眼,望着纸条嘟着嘴想了一会儿,忽然一笑道:“既然我现在才看到,就证明是上天有意如此,就是要我明日午时过去,这叫缘分!我们明天午时就去!你说,我说这是缘分对不对?”

  陈广生望着她的俏脸暗想,我们师姐弟三人能到今日,不就是缘分所至?于是笑道:“师妹说的很是!”

  郭茜痕高兴地拍他一下,笑着说:“大个子,你越来越好啦!”笑眯眯地望着他。陈广生也便在心中痴痴地想,你这样说,是不是就是你越来越喜欢我了?于是望着她的目光脉脉含情,郭茜痕乍一见到,还觉得他这种粗豪外貌露出这般神情,比周潜光那种本就婆麻的人更显肉麻。不由得像是满身爬满了蚂蚁,混身一抖,又觉得心里跳得利害,脸也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