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十六章:柔情蜜语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09-30

  一种甜蜜的芬芳,被一种燥热激发,有些话明明只是在心里说了说,却被对方听到了。陈广生也手足无措起来,说:“那个……我出去给你买点水果……”

  “不……不用啦!”郭茜痕眼光如闪电一般在陈广生脸上飞快地一掠,坐了下来。陈广生见状也便坐了下来。

  郭茜痕时不时瞟他一眼,手里拿着纸条,折了好几折,成了一个小方块后再折不动,又望陈广生一眼。清一下嗓子,手指轻轻碰一下他放在桌子上的大手,红着脸低头道:“你……还记不记得……晓晴、晴水阁啊……”

  “记得啊!”陈广生脱口而出后便又想到,她可能说的自己亲她的事,心里登时一慌——我那时情不自禁,她现在才又想来算帐?

  郭茜痕“吭”一声,满脸骄傲地道:“我问你!那个……傅展图说你……说你以前跟个青楼女子,是怎么回事!”

  陈广生本就慌乱,听到这里满心发凉——她原来要算这笔帐!又想到绯樱,他脸色登时成了枣红色,也不知该如何说起。半晌了,望一眼郭茜痕那清亮通透的双眸,叹了一声只得老实道:“那个时候我将春丽院当成客栈,被一群女子纠缠,是她帮我解的围。她那个时候说话,显得很是可怜……我心里怜惜,很想帮她……”

  郭茜痕咬一咬牙,叹着气大声说:“也没什么啊!这证明你心好!继续说吧!”

  陈广生喉头一痒,心里道,这怎么像在审犯人!不过一瞧见她亦怒亦嗔的样子,便还是得老实说:“后来我、我、我……”手在桌子拍了一下,咳了一声,“她也生得很美,我心里很喜欢……后来想着她都是我的人了,当然要娶她回去!”

  “什么!”郭茜痕惊得手在桌子上一拍,登时站了起来,“你想娶她啊?”秀眉紧皱,满眼泪水,手摸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后头一低,委屈地泪水便掉了出来。

  陈广生见她一哭顿时吓住了,说:“你怎么哭了,你为什么哭……”

  郭茜痕恨得身子一扭,哭着说:“你亲了我,还想娶她吗?”

  陈广生一听,心想这都哪儿跟哪儿,急得道:“那是之前的事了,我现在不会娶她的!我只想娶你啊!”

  郭茜痕一听,哭得停了一下,扭头满脸是泪地望着他,问:“真的啊?那你为什么,又不娶她了?”

  陈广生想到这一层,就觉得挫败,便道:“我是个傻子,她说什么我都信,觉得她可怜得很,一心要救她出苦海。后来我才知道她原来对我并不真心,我不过自讨没趣!哎,不过也是我蠢,不明白她们青楼女子说想要你救她们出苦海,其实只是为了钱……”摇一摇头,“算了,我不觉得将实话说成别的样子,就会好些……”

  郭茜痕望着他,又觉得他虽然生得高大,功夫高强学什么会什么却也可怜,便说:“不用管啦,那是她们的事,那种地方咱们弄不懂,以后不要理就是啦!”

  陈广生微微一笑,又在心里想,怎么秋师姐从那里来,便恨极了别人说谎话,而绯樱就喜欢说谎话呢!果然那是他所不懂的,便又一摇头,拉着郭茜痕的手道:“是啊,以后我都不会理的,从此别的女子再可怜,我也只爱你一个,只想娶你一个!”

  郭茜痕抿嘴一笑,头扭到一边说:“那要是有个女子站在你面前,哭着说‘你不娶我,我便死给你看’那你要怎么办!”

  陈广生笑道:“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女子!”

  郭茜痕瞪着他,脚下一踩道:“要是就有呢?”

  陈广生认真地想了想说:“那么……我也不能娶她,而那个女子还是坚持着要嫁我,肯定就是脑子有问题,这就得去找郎中了!我会为她治病,却仍旧不能娶!”

  郭茜痕“嗤”地一笑,“非要你娶的人,就是脑子有问题?”脑上又一红,摇晃着脑袋喃喃自语,“那我聪明得很,脑子没有问题……”

  陈广生一回味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也便知道她在说笑,憨憨一笑道:“师妹当然聪明,只是我不够聪明,师姐你能不能陪在我身边,教我点聪明啊!”

  这一席话说得郭茜痕心花怒放,骄傲地一仰头,要答应时又觉得仿佛是中了他的计一般,便止住不语。一会儿抿嘴一笑,暗暗说:“你还不聪明……看来,果然我最傻了……”心底里却开放出一朵朵芬芳的花儿来,只觉得自己何其幸运!

  第二天午时,两人便来到那夜与秋以桐相见的湖心亭里,一路上陈广生都在跟她讲近些天来的感悟。郭茜痕也听得侠气凛然,对陈广生的一番感悟很是敬佩,觉得果然自己太小家子些,没有陈广生身上的大气象。不过望一眼两人投射到地上的影子,她就在心里道声“难怪!”他们连身材都差这么多。

  边说边走,不知不觉间便来到湖旁,一条直铺在湖面之上的窄直长桥尽头便是那个湖心亭了。亭子中央果然站着一个人,背在身后的手上拿着一个垂着青纱的斗笠,面朝湖面而立,青衫微动,身姿清秀若竹。听到有人过来,缓缓转过头来,面庞春花耀朝日一般的色泽,正是秋以桐,见到是他们两个便轻轻一笑。郭茜痕一阵快跑,一把拉住她的手,满面灿烂地笑容望着陈广生道:“你看,我说吧!”

  秋以桐微笑着问:“你说什么?”

  郭茜痕便又面朝秋以桐道:“我看到你留下的字条,个大子说字条上的‘明日午时’早已过了,我却说我这时看到那就还没有到明天!”

  “你说的很对!”秋以桐笑着向她点头道。

  陈广生望着郭茜痕笑了笑,又向秋以桐问:“师姐今日出来,所谓何事?”

  秋以桐道:“上次回去时实在有些晚了,差点叫看守的内待看出端倪。江芷胆子小,有点吓坏了,所以那几天我不敢再出来,直到今天又来了。”

  “江芷是谁?”

  “是我身边的小宫女。”

  郭茜痕便又要问这个江芷的胆子怎么个小法,是不是很讨人嫌。可是秋以桐一抬头,脸上便是一慌,直想要扭头走掉,可是这个亭子只有一条桥通向岸边。陈广生与郭茜痕不解,转头一看,只见周潜光正在岸边,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走上来。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一会儿,周潜光走上了长桥,一步接一步地走来……

  他身着微微泛蓝的绢布长衫,手提长剑,走过来时一直低着头,显得深情款款又风度翩翩。相比于陈广生粗豪的外貌,他更像个儒雅的书生,透着股精致气。可是郭茜痕瞧不上,觉得这周潜光缠缠绵绵太不干脆利索些,所以一看到他现在这副样子就有些来气,一嘟嘴手臂紧攀了陈广生,觉得他哪里有陈广生好!

  周潜光走到亭子内,望着秋以桐的背影,又一低头道:“我有几句话要与师姐说,还请两位……”

  郭茜痕不高兴地要说话,却被陈广生拦住了。他转过头来见秋以桐没有反对的意思,便拉着郭茜痕走到直桥中央,低首去看水中的鱼。

  周潜光转头看看他们,秋以桐没有回头却仿佛知道似的,轻叹一声道:“哪里都似你耳朵那样灵……”

  周潜光不语,唇边一丝苦笑,淡淡地道:“原来师姐还很喜欢花儿?”

  从梁岫琛求旨纳太子良娣时,这位桐良娣便是人们一直以来所关注的,周潜光在秋以桐入宫时看到她,自然会比别人更加关心。那一池莲花的故事,自然也为百姓津津乐道,茶余饭后谈个不住。秋以桐便也苦笑一下道:“也是最近才知道……”秋以桐离开春丽院时,为尽快改掉浸染在自己身上的浮艳作风,不爱鲜艳颜色也不爱涂脂抹粉,连带的连花儿也不说喜欢。再到后来,说不上讨厌,却也从来不说喜欢。可是傅展图哪里知道,说她喜欢花,不过是随便捡着女孩子都喜欢的随便一说。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