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章:滴翠亭内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04

  近八月时的一个细雨天里,秋以桐居然在滴翠亭里遇见傅展图。他穿着一身宝蓝色织金团纹绢衫,披一件轻纱对襟直领衫,手拿一把折扇,身姿挺拔,华丽风流。

  秋以桐先上下打量他一眼,露出一个嘲弄的笑容,而后道:“真是奇了,且不说以你的职位还不能在宫中自由行走,就算是偶然走迷了路,侍卫也不准走到内宫吧!”

  傅展图“呼”地一声展开扇子,扇了几下,大刺刺地坐下来道:“是太子殿下恩准的,有人特意领进来的,要不哪里这样巧,偏就咱们兄妹相遇了呢!”

  秋以桐先一抬头,向张梨等人道:“你们去外面走廊上玩儿去,我与哥哥说几句话。”张梨答应着,带着人走出亭子。

  傅展图一直望着她,这时便笑道:“小妹啊,你最近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太子殿下虽然身在外面,心底里还念着你,怕你闷得慌,特地叫我过来跟你说话。”

  梁岫琛对她如此呵护备至,使秋以桐心里乱了起来,用低低的声音说:“是吗……”又只觉得傅展图仿佛在用品鉴仕女图一般的目光一直在打量自己,扇子扇出“呼呼”地风,刮着她头上的紫藤步摇直晃,不耐烦地一瞪他道:“今天下着雨呢,让人觉得冷,你还扇扇子!”

  傅展图笑着合上扇子,还望着秋以桐道:“怎么,太子这样对你,动心了……你有没有……”

  秋以桐察觉到他语气里的暧昧,猛地一抬头,瞪了他一眼,反问:“太子为什么到宫外去?”

  傅展图被她瞪得吓了一跳,回了一个白眼,张嘴又要说时先觉得那些话有点难以出口,“吭吭”几声后才说:“威武将军韩家有个公子,你知道吧?他前一段时间在京郊沈园里掉到了水里,回去就着了风寒,一直也不见好。前几天突然又加重了,几乎成了肺病,正请了名医调治着,太子关心臣子,也就去……”

  秋以桐冷笑道:“你又何必说得堂而皇之,那个韩令晖分明就是太子的……”抬眼望一下外面,见张梨正在外面的廊桥上与叶蔻正在指点着看远处那烟雨迷蒙地山色。又回头向傅展图白了一眼,“你不会不知道吧!”

  傅展图有些惊讶,道:“我自然知道……只是没有想到你也知道!”

  秋以桐道:“不瞒你说,前一段时间在冷宫,我趁机出去了几趟,也是真正地看到了一些,听到一些。”

  “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傅展图连忙追问。

  秋以桐不由得想到那一夜如茉莉花一般美的韩令晖,还有那叫人心惊的喘息与桌椅响声,没好气地把一杯茶猛推到他面前,让溅出的水花吓得他一吓!

  傅展图“哈哈”笑着躲到一边,那双英气而明亮的眼睛望着秋以桐粉红的脸滴溜溜地转,直觉得秋以桐果然快恼了,便俯身到她旁边,轻声道:“你出去所谓何事?”

  秋以桐入宫的目的不愿意跟人多说,便翻一下眼冷声道:“要你管!别忘了,咱们果然不是亲兄妹!”

  “呀呀呀……”傅展图一副做作的惊讶样子,“怎么,咱们不是兄妹了,也总是患难之交啊,情谊可比金兰兄妹吗?瞧瞧咱们生得果然像,那便是缘分。纵然没有缘分,那咱们也已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怎么,如今你飞上枝头成了凤凰,不认这些平民朋友了?”

  秋以桐笑道:“你说话咄咄逼人的很……”

  傅展图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为什么出宫去?”一副神秘的样子,摇一摇扇子轻笑着,“是不是黄七骗了你,你不想再受骗,一心要查明白太子殿下是个怎么样的人?”

  一提到黄七,外面的绵绵冷雨就仿佛下到了秋以桐的心里,不由得拉下了脸,啜饮一口温热的茶水道:“你都知道了,那么你有没有替我留意,他到底是怎样的人?”

  傅展图有些犹豫,停顿一会儿道:“他人不错,虽是太子却没有什么富贵病,谦谦如玉,温和有礼。没有接触他时,听外界对他的诸多形容,我也是厌恶的,待接触了,也便知道他着实是个清雅好友。只是人无完人,你也知道他与韩令晖之间的事,他大约还有几个男宠,我也便不多说了。你若是在意,那便……”

  秋以桐转口问道:“对于太子妃谢宸,你了解多少?”

  “怎么突然问起她?”

  秋以桐不露声色道:“我总要知己知彼……”

  傅展图笑着点点头,道:“她是一个名门淑女,如意淳一般自小便被当作皇后教导的,在自己绣楼上读书,贤名流于外界,真人却从不露相。来到东宫之后,宽容持重,深得皇上信任,太子也觉得她能够替自己管好后宫,也她也很尊重。”

  秋以桐心中一动,低声道:“那也便是说,极少有外人知道她的相貌,也就可以有别人如我这般假充她进宫了?”

  傅展图一惊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胡思乱想一下……”

  正说着时,江芷走到亭外道:“回良娣,周太医来为良娣请平安脉了。”

  秋以桐便笑着向傅展图道:“请你见一个熟人……”神秘地微笑一下,向外面道:“请太医进来吧!”

  江芷挑开门口的竹帘,周潜光便低头进来了,与傅展图一见,两人都显出惊讶的神色。傅展图低头笑了笑,道:“原来这就是周太医啊,听说太医医术不错,让良娣的身体很有起色,好得很啊!”站起身来,向着秋以桐道:“我不能在这里久待,这便要出宫了,告辞!”

  秋以桐点一点头,周潜光等他离去,便轻声向秋以桐道:“原来太子出宫是为了……”

  “这个我知道了,”下巴仰了一下,“方才傅展图过来跟我说过了。你现在替我查一下谢宸,旧日贴身服侍她的人便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个谢宸实在使我怀疑,若查明她没有什么,太子其实也是一位……”

  周潜光接话道:“便是太子背后没有什么阴谋,我也并不觉得他配得上《信义兵书》。无论男人女人,只要是他喜欢的,都能为了他们神魂颠倒,这样的人有什么大用!”

  听到他用一种老成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秋以桐也便想到黄七也曾说:“我也太小看了你的师弟,原本见他不过二十岁,迷恋着他的师姐不得,期期艾艾,哪里有那份聪明……”心里一恍惚,想到黄七是在她还沉在失去母亲的时候,第一次显露了他阴柔美丽的面庞,夜半过来与她说话。还记得那时,她自梦境中迷蒙着醒来,一看到他,便怔怔地道:“黄七,你居然来了……”黄七浅笑着道:“你居然认得出我。”……

  原来那些往事在心头,明晰如此,她连那一夜月色有多朦胧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张脸在她心头,纵使总无法与黄七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可也总会在心里一紧——这便是黄七啊!

  这一下子,秋以桐便失了言语,不想多跟周潜光争辩,无力地道:“先查一查再说吧!”

  周潜光点一点头,又道:“太子他昨天召我在宫外的一处酒楼里相见,问我你的身体如何,我想着合宫都知道你身体大好,也便不能说不好。他便说,等到明后天,天气若好了,便接你到宫外梁园去住一住。”

  秋以桐点点头道:“那也很好,去了宫外自由一些。”

  周潜光将头低了半晌,又说:“我查到太子他不能碰到鹿子百合,只要碰到便会发疹病……”

  秋以桐微一回味,才明白他的意思,脸红着扭向一边道:“我明白了……”

  周潜光也觉得窘迫,又站了一会儿道:“那么,我便告辞了。”

  “嗯!”

  周潜光离去后,秋以桐便独自在坐在亭子里,望着远处一片烟雨迷蒙,心里也便如天色一般,不知何去何往。

  第二天雨停了,却也不是什么晴朗的天气,不过梁岫琛还是遣了谭兴接了秋以桐出宫,往梁园去了。梁岫琛并没有露面,将所有的事情托付给谭兴,安排秋以桐住在梁岫琛平日里来梁住的地方。秋以桐进去一看,便道:“我想着百合花的香味了,看哪里有开得好的,去采些来吧!”

  谭兴喜滋滋地道:“百合好啊,百年好合,香味好闻,意头也好!刚下过雨,有一片白百合开得正艳,奴才着人去采些来!”

  秋以桐便又道:“白色的百合花太素淡了,我最近爱些鲜艳的颜色,有鹿子百合,便采些来!”谭兴脸上便显出为难的神色,秋以桐紧接着便道:“怎么,连朵花儿也没有?”

  谭兴连忙道:“有,有的,奴才这便采去!”

  秋以桐暗笑,又补一句:“多采些……”

  没过多久,侍女们便采了百合,修剪一下枝叶,在瓶子里插得雅致漂亮,送了三瓶进来。秋以桐看那花儿嫣红色,又像是抹上了一团胭脂一样,有着玫瑰色的红晕与斑点,颜色鲜艳漂亮。花瓣又向外反卷着,花蕊在外,十分优美,香味也怡人。不觉间十分高兴,对着那花儿露出淡淡的笑容。

  秋以桐这次过来,不想再听张梨说什么“繁衍子嗣”话,便留在她在晴染殿里料理事务。叶蔻看到秋以桐的笑容,便道:“难得见良娣笑容这样多。”

  谭兴也笑着说:“可不是,良娣笑起来,比这鹿子百合还要美!”

  女子被别人夸美貌,即使再清高,心底也总是高兴的。秋以桐便笑向谭兴道:“你事情办得很好,去领赏吧!”

  谭兴忙跪下谢道:“奴才谢良娣赏!”

  这一天都没有别的事,周潜光仍然过来请脉,看到一屋子的花儿也便放了心。晚膳之后秋以桐被告之,太子要来。她便又像是初进东宫的那一晚,沐浴之后穿着寝衣坐在床上等着。不一会,轻衫薄衣的梁岫琛便来了,挑开帐子来到内室,望见红烛之下的秋以桐便温柔地一笑。走到她身边坐下,摸一下她的手,发觉温润柔软,不再是冰冰凉的,便道:“果然好多了,这个周太医果然不错。”秋以桐望着他一笑,梁岫琛轻理一下她的低垂的长发道:“你今日好似特别开心?”

  秋以桐便道:“从前身体不好,自然连带的心情也不好了。现在身体好了,自然也就开心了,而且你看,那百合花开得多美……”秋以桐向对面临窗的案上一指,那里便供着一瓶鲜艳的鹿子百合。

  梁岫琛一看,道:“一进来便闻出屋里的香味不一样,原来是因为它……”说着竟走了过去,嗅了一嗅,又坐了回来竟没有一点异样!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