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二章:忿速娇女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05

  一路上,他还都为自己说错了话而后悔。其实他想说的是,假如让他与他师姐同床一夜,是绝对把持不住的……想到这里,脸直红到脖子根,从心底羞愧了起来,恨自己对师姐有这样的念头。可是转头再一想,这样的念头可以追溯到他还很小的时候,师姐来到南山不久,他带她在林子里转,看到她吃野莓子,便想着哪天能亲一亲她……

  乘着马车走了一路,也便出一路的神儿,回到租住着的院门口,才想到自己还要到梁岚璋的景云王府……

  风不殆还住在郭家,周潜光便先去拜见,侍者快将他领到风不殆房外时,他便听到从房内传出风不殆吟诵的声音。他声音很低,十分哀戚,令人周潜光觉得奇怪,在心里道:风前辈为何事伤悲呢?

  侍者平常的耳朵,当然也听不到,还引着周潜光继续往前走。周潜光便止住他,自己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原来风不殆在念一首诗:“吾家有娇女,皎皎颇白皙。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鬓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明朝弄梳台,黛眉类扫迹。浓朱衍丹唇,黄吻烂漫赤……”

  周潜光也便听出,这是魏晋诗人左思的《娇女诗》写尽爱女的娇憨烂漫之态,“明朝弄梳台,黛眉类扫迹。浓朱衍丹唇,黄吻烂漫赤”让人读来便能想到一个爱美的小丫头对着镜子胡乱妆扮,叫人忍俊不禁,可是风不殆念到这里又为什么哽咽呢?

  周潜光更加疑惑,又听他念:“娇语若连琐,忿速乃明集。握笔利彤管,篆刻未期益。执书爱绨素,诵习矜所获……”到这时,便透着哭腔,哽咽了许久也便念得含含糊糊,又念到“从容好赵舞,延袖象飞翮。上下弦柱际,文史辄卷襞”已是泣不成声了……

  风不殆的声音很低,可是传到周潜光耳里却是明明晰晰的。伴着这声音,他想到须发皆白的风不殆做此哀伤之状,想一想叫人也不忍心看,也不好就进去。想了一会儿,便高声在外道:“晚辈特来拜见风前辈!”

  风不殆在内听到声音,静了一会儿,才又朗声道:“请进来吧!”

  周潜光这才走过去,推门而入,见风不殆立在窗前书桌旁,背转过身子,方才看着的那本书已被合上放在一边。周潜光也不好去问,恭敬地一施礼道:“晚辈周潜光见过风前辈。”

  风不殆“嗯”了一声儿,并不回头。

  周潜光于是直接道:“风前辈,晚辈此行前来,是因为与师姐考虑了一番,那梁岚璋本是无辜之人,却落得繁盛之年一身残疾,令人不忍。所以晚辈特来向风前辈请教,不知有没有方法医得好他。”

  风不殆也不回头,只是道:“老夫初时不能医好他,只因内力不济,帮他打通筋脉无力到达他的四肢末梢。我那广生徒儿内功本纯正,如今又修炼得法,想来内力是可以的。你可以让他与你一起去试一试……也可能一时无法恢复,但只要内力能及,多治几次,再调养得法也便好了。”

  周潜光便道:“多谢前辈赐教……”要走时,又心里惦记着他哀泣着吟诵的《娇女诗》,沉吟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问。告辞了出去,又来到陈家镖局,向陈广生说明了这件事,陈广生当然跟着他去了。

  梁岚璋自从四肢不能动弹被送回京城王府,心里又急又燥,脾气是越发的大了。手不能动,东西摔不得,只能骂人或者……咬人……他的王妃们轮流侍疾,不出几日每一个人的耳朵都被他咬过了。倒是他的小女儿年幼不知愁,一点也不体谅他父王的苦楚,每一回过来看她父亲都要拉他起来陪她玩儿。梁岚璋倒乐得起来,可是哪里动得了,他女儿便揪着他头发要拉他起来,他又打不得她,每一回都是苦笑不得。

  周潜光与陈广生来时,小郡主正在梁岚璋身边,拿自己画的画给他看。

  “父王你看,女儿画的你啊!”她爬到梁岚璋床上,把画展示给他看。

  梁岚璋一看便来气,稚子拙笔难看不说,画的他也躺在床上,如若挺尸。怒望着女儿的小粉脸,气得喝道:“谁教她画的!”

  侍者道:“没人教,小郡主自己画的……”

  “胡说!本王的女儿能画得这样难看,去把教她的先生打个八十大板!真是混帐!”

  侍者又来报太子殿下特地派来的太医来了,他也没有见人便是一顿骂:“什么狗屁太医,全都是吃闲饭的东西!太子有本事,怎么不让梁岳瓘活过来,要不然让他怎么打伤得本王怎么治好,要是治不好,就让他死一百次!他一家人都该死,父皇为什么给放了……”忽然想到,自己与他们一家也是一家,气得无奈。唤人把女儿快快抱走,传太医进来,要再好好骂一顿解气。

  那内侍已是习以为常,过来请周潜光与陈广生进去。他们两人在外面听到梁岚璋骂的话,便笑着进去,倒让内侍佩服他二人勇气可嘉。梁岚璋身体不方便,扭头也是难的,也不看来者是谁,就又骂了起来。周潜光向房内的侍者道:“本官为人诊治需得清净,你们全都出去吧!”

  那些人巴不得一声,也不管梁岚璋如何在床上骂:“故弄些什么玄虚,治不好我先剃干净你的头发,再割了你的耳朵、鼻子,到那时你的脑袋才清净!”

  侍者全都出去了,陈广生便将头伸到梁岚璋面前喝一声:“你个人这般骂来骂去,还算是个男人!”

  梁岚璋看到是他,“呵呵”地笑冷笑着,也不管他们怎么来的,先只是说:“让你个傻大个子躺在床上几个月不能动试一试,还不如直接给我一刀来得痛快!”

  “是吗?”周潜光已打开了药箱,取出了银针,不过在施针之前还是先把了把脉,“早知道是这样,我便不费尽心思地过来救你啦!”

  梁岚璋奋力地仰起脑袋,看到是周潜光,现出一丝惊喜,“是你!你有办法救我?”

  周潜光指一下陈广生,道:“我二人合力,便可以治好你。”

  “真的!那快啊!”

  陈广生一提他的领口把他拉着坐起来,周潜光手拿着银针,却迟迟不下手。梁岚璋猜到他是想拿些什么为要挟,便道:“那一次对你师姐不敬,那是因为本王被人下了药……本王是喜欢她,她那样好看,谁不喜欢啊!可是她又不喜欢本王,本王是不会勉强的!本王都已因为这件事成这个样子,又从来没有跟人提过你师姐,你便应该知道本王心诚,还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干什么呀!”见周潜光还不动手,便又道:“哎……本王当初也就是亲了她几下,何必这么小气呢……”

  周潜光便想到黄七亲她师姐的事,心头涌起一股酸意,冷声道:“你还敢说!我也不是为这件事而不下针……”

  梁岚璋想了半晌,又看到陈广生便道:“傻大个子,绯樱那件事你不能怪本王的啊!再说了,后来本王不是让她跟你走,她自己不愿意的……本王是当众取笑你,谁让你那么,那么……傻啊!是吧,你傻也能怪别人吗?还放在心上,亏你长这么大个子!”

  陈广生没好气地道:“我早忘了!”

  梁岚璋便“哦”了一声,“你是为在那天咱们交手,本王暗自用青玉飞燕镖刺你?你也不想一想,你之前当众扒了本王的衣服,叫本王出那么大丑,本王当然想让你不得好死了!”他说想让人“不得好死”竟然理直气壮的。

  周潜光一皱眉道:“也不是为那件事……”

  梁岚璋急了道:“那到底是为什么?”

  周潜光道:“哪一天,你若是见到了太子新纳的桐良娣,可千万别惊讶……”

  “什么意思?”梁岚璋皱眉想了一会儿,“这位桐良娣很美?你们怕本王打这姑娘的主意?……那你们两个就真该千刀万剐了,我怎么可能打大哥女人的主意!”

  周潜光气得道:“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梁岚璋也怒得道:“那你能不能快点说!”

  周潜光望一眼他又急又怒的脸,无语地摆一摆手,说:“我先施针吧……”于是按照风不殆的指点,针一针他四肢之上的奇门穴道,再指点陈广生如何运气,如何帮他打通穴道。

  陈广生盘坐在梁岚璋身后,依言发功,双掌齐推向梁岚璋的背上。梁岚璋只觉从背部有两股暖流,分别流向左右手脚,久无直觉的四肢竟然有了暖暖麻麻的感觉,好似有许多小蚂蚁在爬。他觉得难受,想要动一动,挠一挠,可是身体还是动不了,难过得几乎昏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