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十五章:昔年之景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08

  梁岫琛的目的是什么?他宠爱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信义兵书?

  秋以桐就这样想着时,见梁岫琛缓缓睁开了眼睛。他低头向秋以桐望去,见她睁着眼睛便微笑道:“你醒了……”

  秋以桐想,他的笑容可真是温柔,带着宠溺,像是哥哥,也像父亲。可是我是一个可爱的女子么?若我是郭茜痕,精灵妖异,纯净如水;或者是沈幼玄,凌厉绝艳,英气霸道;再不济,若是萧燕,目似春水,妩媚动人,也倒足以引得他如此……可是我只是我……她勉强笑一下道:“太子几时回来的?”

  梁岫琛道:“也是刚回。今天天气很好,况且已进入八月,天气凉爽。你可愿去本王上次说的桐树林里走一走。”

  秋以桐笑着起身,道:“臣妾很愿意!”

  秋以桐便着轻衫,长发轻挽,与梁岫琛上了一辆马车。并没有多余的仆人,就只有谭兴赶着车,没过多久便到了。梁岫琛先下车,秋以桐挑帘而出,看到眼前的景色便是一呆——又是这里,便是秋以桐第一次见到黄七,傅意淳遇见那个种树人的桐树林。

  梁岫琛向秋以桐伸出手,见她呆住了,便问:“怎么了?”

  秋以桐便笑着说:“没什么,只是觉得很美……”扶了梁岫琛的手下车,眼望着已是盛极了要转向衰败的桐叶。偶尔几片黄叶飘落下来,比之于桐花时节更见凄清。秋以桐不由得想要叹气,匆匆不过五六个月,看完一季的花,叶还未落,人世便有了这样的变化,添些无限疑惑。

  明息香的味道袭来,梁岫琛走到秋以桐身边,她便问:“太子殿下如何知道这个地方?”

  梁岫琛笑道:“自然是知道的!”他牵起秋以桐的手往前走了几步,来到林子深处,“就在两三年前,本王还经常到这个林子里,种下几棵桐树。初时林子还没有这样繁茂,本王每年种一些,桐树生得快,才这样繁盛了。”

  秋以桐听到,惊得盯着他,半晌了道:“你……你在这里种树?”心里太惊诧,也不顾那些言语上的称谓了。

  “怎么?”梁岫琛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她的惊诧,“你也觉得堂堂太子,岂能做这种事?所以,本王总是悄悄的来,谁也不知道……”

  秋以桐低下头,长叹道:“你有没有在这里遇见过一些奇人?或者如太子这般种树的,或者种花儿,再比如女扮男装的姑娘……有吗?”

  梁岫琛低首想了一会儿,点一点头道:“倒遇到过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显然从未出来过,扮成男装也是一下子便能认出来的。”

  秋以桐心里发颤,怕他看出来,装作漫无目的在林子里走,却一直在想:原来意淳在林子里遇见的种树人便是他,意淳一直念着他,若不是我多事替她嫁过来,他们有情人也便成眷属了!正在自恨,又想梁岫琛底细还是没有查清楚,若不是个妥当的人,意淳嫁了他也肯定不好……

  想来想去,心乱如麻,也不知道该如何了。

  梁岫琛听她长吁短叹的,便走去问:“意淳,你又怎么了?”

  此时秋以桐听到“意淳”这个称呼,更是苦笑不得,便道:“臣妾只是觉得太子对臣妾太好了,可是臣妾却不能回报太子什么……”

  梁岫琛温柔地抱住她道:“你能来到本王身边,便是最好的回报了。明天,咱们就一定要回宫了,因为很快便是中秋。五弟身体又大好了,已可以扶着拐杖行走,合宫家宴他也可以出席。意淳,到了这里,本王想给你讲一件往事……”

  秋以桐便道:“太子请讲……”

  “只是这件往事,只怕要引得你生气了。”

  秋以桐苦笑着道:“太子吊了人的胃口,便要不讲了么?臣妾就算听了要生气,也是愿意听的,因为臣妾觉得令人痛苦的真相远比美妙的谎言要好。”

  梁岫琛叹道:“你这样的脾气也总令本王疑心是她……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本王便告诉我吧。”他松开秋以桐,向林子边缘走了几步,沐浴在偏西的太阳投进林子的一片光辉之中。“这件事情,已过去了近十年。弱冠之时,父皇立本王为太子,并要本王立时成婚,学习理政。本王既没有帝王之心,亦没有成婚之意,一时之间那么多事压来,心底里实在害怕。那一段时间,京城一带正发时疫症,本王心情郁结也便染上了,长久不能痊愈。黄河以北几乎全是疫区,父皇便送本王至临颖行宫调养。直到腊月,时疫已过,又很快过春节,父皇召本王回宫。本王想到一旦回宫便要面对的事情,忍不住一拖再拖,拖到不能再拖,便只乘一辆车,只带了奶娘回宫。那时本王其实是想,不要大张旗鼓,也好随时反悔……”说到这时,停顿住了,大约是现在回想到以往,觉得自己的害怕太好笑。不过在那时,储位、婚姻,的的确确都令才二十出头的他怕得不可思议。

  秋以桐听到这里,心便紧了起来,料到他下面要讲的故事。望着他的背影,心潮的翻涌着,根本说不出话来。

  梁岫琛便又继续说:“本王回宫,途经凤尾城时是个大雪天,茫茫的雪地本空无一人,可是走着走着,在郊外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显然是又累又冷地不成样子,本王突然想到,本王与她何尝不是一样的人,都是顶着大风大雪艰难前行……”

  下面的事情,秋以桐已经知道了……她不想,竟真的是他……

  她又何尝不是清晰地记得,那时的他让人停车,挑开车帘问:“姑娘这是去哪里?”

  她用冻得颤抖的声音回答:“我……不知道……”

  “不知道?”他的眼睛眨了一下,觉得好笑,“那为什么,还要往前走?”

  “我想逃出,那个我不想再待的地方!”秋以桐的声音虽然发颤到听不清,力量却是坚定的。

  他的眼睛,又眨了一下,刚被风吹到他睫毛上的雪片被抖落,略带戏虐的声音说:“那值得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

  “总不能因为惧怕这一点点,就让自己的命运落在他人手中!”她说。

  这种话深深将他震撼住了,用梁岫琛的原话来说,便是:“本王听到小姑娘的这些话,心里又惭愧又同情。本王也因此激起了一股勇气,觉得不能因为惧怕,而那样昏昏度日……”因为同情,梁岫琛脱下身上的黑锦袍,嬷嬷阻止,怕他受冷,他不理,坚持着脱下。然后他下车,将锦袍披在秋以桐身上。锦袍上,还带着他的体温和一股淡而幽远的香气——那时的梁岫琛根本不会注意到这股在他所有衣服都有的香气,这香气让那小姑娘追寻了近十年……

  讲到这里,梁岫琛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那时,本王也邀请她一路同行。可是她说,她不会回头,要走自己的路,本王想又何必打扰呢。本王只觉得这姑娘倔强坚韧,与众不同,十分可敬,并没有想到情爱之上。可等到后来本王才知道,那时本王便对她动了真心。可是本王不过在路上与他见了一面,无处找寻,又不能打扰一个清高姑娘的清净,便只是放在心里。等本王在紫藤花架下与你相见,便在心里认定,你就是当年的小女孩……意淳,你可知,你与她生得有多像吗?”

  秋以桐简直要冷笑出来,在心里道:“能不像吗?我便是她啊!可是,梁岫琛,你真的就是当年的锦衣少年吗?”

  梁岫琛道:“当年,本王问过她的名字,她只是说‘桐花’的‘桐’。那天本王见到了你,也觉得生得像未必就是,可是你的小字之中,偏也有个‘桐’字。所以,本王一时之间认定了你就是。想到好容易又见到了你,岂能这样错失!于是连夜向父皇求了旨,等到第二天才想到再打听一下你。这才知道,你不可能是她的……”

  秋以桐一声冷笑,问:“为什么?”竟有人,不将她当她,这是何道理!

  梁岫琛解释道:“当年我遇见到的小姑娘怎么也有十三四岁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年纪应该在二十岁之上,可是你才十七岁。况且,你一直养在深闺,未曾离开过府门,凤尾城纵使是你的故乡,也不可能去过的。本王知道是自己失查了,想到你若来到东宫,不过是那小姑娘的替身,心中不忍,可是又舍不得……所以……”

  秋以桐不敢看梁岫琛,怕他英气不失温柔的眉目搅乱自己的心神,她急需要清楚的心神好好判断。可是,又哪里容得下她!他果然就是锦衣少年吗?那么谢宸又到底是什么人!

  谢宸与白心让关系匪浅,也便与铁面有关联……她突然之间脑中一亮——她曾经将锦衣少年的事原原本本地跟黄七讲过,若是梁岫琛与谢宸都是其中一员,那么会知道也就不奇怪了!

  她为自己的猜想浑身发抖,梁岫琛的手伸来要抱她,她连退几步……继续在心里想,假如,假如梁岫琛才是“铁面”的主人呢?黄七是他的堂弟,所做的一切便如当年的李勉为梁文肃,可是黄七却爱上了秋以桐,又被秋以桐等人识破,他与梁岫琛妥协,以自己承担下所有的事而死,求梁岫琛保全他的家人与秋以桐,要不然梁岳瓘一家本已以谋反之罪下了死牢,又如何在梁岳瓘死后改过流放?

  一滴滴的眼泪落了下来,因为她又想起,黄七唯一一次以真目见她,说着哪一个才是锦衣公子,言语之中更偏向七皇子梁岑瑞。想来,那时的黄七除了觉得梁岑瑞与他有着相似的命运,同样排行老七之外,只怕也是因为明明知道梁岫琛如其父,是个无信无义之辈!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