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一章:身正影斜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14

  郭茜痕愁得长叹一声,脚下一跺嘟嘴道:“那我怎么才能成为绝世高手啊!”

  “什么要成为绝世高手?”

  “成为绝世高手,行侠仗义的事才能做得好嘛!”

  秋以桐看到她发愁而认真的样子倒更忍不住想笑,便笑呵呵地说:“你没听你陈师兄的话么?他的意思其实也是人贵在有侠义心肠,能做小事便做小事,能做大事便做大事。力所能及,不作壁上观便是好的!”

  郭茜痕眼中一亮,想了一会儿双手一拍道:“这话说得好!太好了!那师姐说……什么事是我力所能及的?”她迫不及待地就想找出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秋以桐望着她明艳的小脸自暴自弃地在心中想,可以用的美貌力挽狂澜……为她,也为自己她心中一怒,长叹了一声,也说不出话来。

  “师姐,你有心事啊?”

  秋以桐更不知道如何回答了。轻风徐来,她们脚边那些黄色小花儿轻轻摇曳,秋以桐低头望着它们,想到这种花儿名叫旋覆花,也可以入药。至于药效,她听她师弟说过,记得并太清楚。时光荏苒,那些在山林中的日子似乎一去不复返,秋以桐还指望着能够回去,从此老死在南山与五彩河之间……

  不觉之间,秋以桐已长叹数声……而后静一下心,猛然之间察觉到动静,闪电一般转头看去,便见到英姿伟岸,俊逸无双的梁岑瑞。

  梁岑瑞立在假山一侧,大蓬的旋覆花之后,被秋以桐那充满敌意的目光所震慑,连忙站着不动。她用微笑来缓和,笑说:“父皇要见你,可是宫人四处也找不到。他等得越久,也就越生气,所以我便寻来了……”秋以桐倒不想皇上会见自己,从梁岑瑞的语气里嗅出危险的意味,便硬着头皮,默默地走了过去。

  郭茜痕也要跟过去,梁岑瑞制止住她道:“郡主不去对良娣比较好。”这话对于郭茜痕比圣旨还有用,她乖乖地站着不动,却在心里想,等你们走一会儿,我再跟上去!

  秋以桐一见到梁岑瑞便会失掉一半的魂魄,没有精神去理会郭茜痕了,眼望着梁岑瑞的后衣襟一步步地走。

  “父皇……是为太子多日不回宫的事……”走到无人之处,梁岑瑞小声地说。

  秋以桐淡淡地回道:“多谢王爷提醒……”

  “父皇对太子的宠爱非同寻常,你与你周师弟的事父皇仿佛听说了一点……”

  秋以桐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过一会儿又惊觉,抬头盯着他问:“你知道他是我的师弟?”

  梁岑瑞还是用微笑来缓和她的警惕,温声道:“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是‘秋以桐’,我们又是在凤尾城相遇的,你曾在寒梅山庄一战成名,也便很好查到你的真实身份了。江湖传言,秋女侠被梁岳瓘所骗,深受情伤,躲起来不见人了。万万想不到,变了身份躲在宫中……”

  秋以桐接着说下去,“而且跟太子完婚多时还是处子之身,又跟一个太医偷情。你说,民间会不会这样传,太子只好男风,从不宠幸女子,所以这位桐良娣不甘寂寞……”

  她正说着发现梁岑瑞停下了脚步,停步抬头一看,见他正望着自己。脸上憋着笑似的,脸也红了,眉毛眼睛周围的皮肤都透着红意,望着秋以桐愣了一会儿,又“嗤”地一阵狂笑,用手虚点着秋以桐,直说:“你还是……真是……”

  秋以桐望着他,眼前这情形不是似曾相识,而根本就是出现过的。她与黄七在寒梅山庄目睹了周潜光与萧燕水中嬉戏之后,她也说了几句大胆直白的话,黄七也是这样。她的双眉向眼睛压下,向他走近一步,他便后退一步。秋以桐咬着牙,伸着手遮住他的脸,盯着他的双眼颤声问:“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梁岑瑞连忙向周围扫一眼,所幸周围还是无人,便拿下她的手道:“我又让你想起谁了吗?”他对秋以桐说话,倒从不用“本王”这样的字眼。

  “黄七……”

  “梁岳瓘?”

  “就算是他吧……”

  梁岑瑞便道:“他是我堂弟,我虽未见过他,不过听人说我与他很像。之前,我一直带着面幕或面具,他因为相貌关系也是如此。有人说,简直一模一样!”

  秋以桐想自己实在太多疑了,死去的人还能复生么?她的眼光在他脸上硬朗的线条上流转一圈儿,自嘲地笑了笑,继续走着说:“还好……你不是……”

  梁岑瑞跟上她,那温柔缓和的语调像是漂浮在她头顶的云雾,“我自然不是……秋姑娘,若不是当初的你,也便没有现在的我。刀山火海,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他说的明明如轻云淡雾一般,听在秋以桐心里却好似蓄满了雨水,阴沉欲坠。这样的承诺,秋以桐有些承受不起,便回道:“当初若不是你雪中送碳,我可能走不到南山便冻死了,我也会……报答你的……”说完却又心虚——要如何报答呢?

  一抬头,便见找她的宫人们涌来了。她几乎是被押送着往前走,想到自己要面对的事情,心底有些怕。她很想回头看一下那个几乎与黄七一样的男子,要转头却又不敢了……鼓起勇气,只能向前走。

  御书房,傅展图已经跪在那里了。秋以桐挨着他跪下,发现他居然被吓得混身发抖,本想嘲笑他,却瞥见书桌之后的梁文肃那不露声色的安静眼神,缓缓流转之间很具威严。她心里也是一抖,行礼道:“儿臣见过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傅展图悄悄瞥了她一眼,吸了一口气,眼神之中满是埋怨。不必作鬼脸,也是吓人的鬼样子。秋以桐无法反驳他的埋怨,因为她的行径不仅玷污了傅意淳的名声,也置整个傅家于险地!

  半晌,也不听有人吱声,偌大的御书房静得连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得到,这平静又给秋以桐平添了几丝恐惧……终于,听到侍者小心的脚步声,然后是茶碗轻轻放到书桌上的声音。梁文肃端起茶碗来,掀开盖子,拨去上面漂浮的茶叶,然后啜饮一口……秋以桐便想,这茶一定不怎么烫……

  终于,梁文肃放下茶盖,那轻轻的一声“砰”,使傅展图与秋以桐同时身体一震。然后便听梁文肃衣衫“簌簌”的声音,想来是换了一个动作,缓缓道:“桐良娣……”

  秋以桐一听到他的声音,那颗心又是狂跳,连忙按捺下回:“儿臣在!”

  他问:“听闻太子好几日不曾回宫?”

  面对这般明知故问,秋以桐心里一慌,舌头打着颤道:“大约……大约是吧……”

  “砰”地一声,是茶碗放在桌子上的声音,傅展图双手紧握,秋以桐则直接打了个冷战。她深觉自己无用,曾经还以为自己是连玉皇大帝也不怕的人,却不想不过一人间帝王,就吓得她如此!

  梁文肃又顿了一下,笑了一下,缓缓道:“‘大约……’你就是这样伺候太子的?”

  秋以桐舒一口气,淡笑着道:“儿臣伺候的不好,太子不大理会儿臣的。”

  “原来如此……”

  那淡然的语气逼得秋以桐想去看一下他的神情,可是刚抬起就垂下,什么也没有看明白。

  “那桐良娣大约也不知道宫外流传着一些传闻,说是太子被男宠所惑,以至于过了而立也无子嗣。为以正视听,朕决定把陪在太子身边读书的几个人,杀了……桐良娣以为如何?”

  秋以桐听到这里,先盯了傅展图一眼,也便明白为什么他会跪在这里。以兄长之命,逼得她跟太子圆房,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公公!秋以桐冷笑起来,因为愤怒也就勇气十足,抬头正视着梁文肃,也才终于发现,原来为梁文肃奉茶之人正是梁岑瑞。看到他,想到那些“刀山火海”的话,心里有些许感动。大约是觉得有人保护了,她居然缓缓站了起来,笑道:“父皇何其英明,岂会做出这种荒唐事!”

  傅展图低着头,牙一呲,直觉得牙缝里都是冷气,恨不得掀开眼前地砖钻进去一了百了!管他九族以后安葬在那里!

  梁文肃手撑在桌子站了起来,梁岑瑞连忙扶住他,缓缓走到秋以桐面前,问:“那依良娣之见,要如何才能遏止这些歪风邪语?”

  秋以桐道:“身正,自不怕影斜!”

  梁文肃冷笑道:“说得好!外界有传闻,说是良娣你其身不正,其兄亦有许多不检点之处。如今太子在梁园,若是身正,那么便尘归尘,土归土,否则就尽归尘土!”

  秋以桐背后冷气直冒,倒不是害怕,是觉得梁文肃怎么如此阴险!于是笑道:“父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父皇应该都知道的。何不直接杀了儿臣!”

  “有人如此伤害朕的太子,自然该杀!”他的语气里也透着叫人惧怕的杀意,可是话音落后又是无可奈何,老迈的沧桑之感尽浮了上来,“可是……太子他喜欢你,不忍心伤害你与你身边的人……看着太子,朕给你一次机会。”手轻轻一挥,御书房大门敞开,一队内侍便走了进来。“去梁园,好好当你的良娣……否则,先是你兄长,再是你父亲。从进入宫门那一刻,你就应该知道,你不再姓傅了……”

  秋以桐愤怒地想,本姑娘本就不姓傅,想再骂一句“卑鄙”,可是一看到他,却又觉得他不过是一个老迈的父亲。又想到自己刚入宫时他还专门过来见一见,赐了一条翡翠珠串……是她啊,是她欺骗了他们,给予他们希望又狠狠地拿走。真正的傅意淳,心里一直念着太子,也会很愿意为梁岫琛生儿育女……她低头看一眼俯在地上的傅展图,见他抬起头来,眼睛里说不清楚是害怕还是泪光。想到自己方才还跟郭茜痕解释何为“侠义心肠”,便想我不能连累他们,纵使他们并不是自己的兄长与父亲……

  就这样,她想了一会儿,然后便转过头去走了几步,忽然有一个声音唤了一声“秋……”,却又戛然而停。她怔了一下,茫然之间又回头,却瞥见那一队要押她去梁园的内侍之中有一个袖下有冷光一闪。她惊得也来不及唤人,转头扑到梁文肃面前大喝道:“有刺客!”她这一声儿未落,便觉得背上一痛!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