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三章:含笑不语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16

  一滴泪自梁岑瑞眼中滚落,他也咬了一咬牙,道:“差不多的人都在父皇那里献殷勤……你的侍女被我点了睡穴,你放心哭吧……”

  秋以桐却没有哭出声儿来,只是泪水流得汹涌,“黄七,他就是梁岳瓘,你或许没见过他,可是他知道你。他说,你们很像……很像……我第一次见他时,是在桐花树下。那个时候,我也将他当成了你——那个在雪天里帮过我的锦衣少年。他救过我,吻过我,我知道他是一个看不清的男人,却还是爱上了他。我没办法,真的没有办法……他杀了我师傅,欺骗了我,我要报仇,却不不了手。他当着我的面服毒自尽,我亲自将他的尸体运回京城。我不敢接近你,因为你和他太像,太像,太像了……他笑时会用手撑着额头,他也不敢让人说到他的脸,他也曾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会把你当他的!你走……”

  梁岑瑞听完这一袭话,已是泪流满面了,抱住她,亲吻她道:“那你便将我当成是他,我只要你,只要你……走,现在就走,一刻也不耽搁!”他还是没有找到她的衣服,便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她身上,抱起她就走。

  他撩开帘子,光线刺痛了秋以桐的泪眼,她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跳了下去,走了回去道:“不行!绝对不行!一走了之,只会天下大乱!我还有许多事要做……”她扯下他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还给他,“你走吧!我师傅没有道理刺杀皇上,他临终之前用口形跟我说‘女儿’,那是他留给我的遗言……我要查明白,你快走……”她推着他,要他往外走。

  梁岑瑞怔怔地后退,一直望着她,问:“那你到底愿不愿意跟我走……”

  “我……”秋以桐却只觉得自己并没有弄明白他,“不知道……等我知道了,再告诉你……”

  梁岑瑞脸上有些担心,也有些不安,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挺直的鼻梁之下嘴唇微颤,最终转头出去。他想,有些机会若是错过了,就一生再难得了……

  他离去了,那英俊无双的样貌却仿佛还残留着,秋以桐想他是一个美男子,黄七也曾说,他若是脸上没有伤疤将会是美男子……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话,她不该信的……

  秋以桐整理仪态,在屋子里徘徊着思索。梁岑瑞说的话她不是全相信的,她谁也不敢信……她所想的是风不殆临终前说的“女儿”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有一个女儿,托她照顾?可是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想来想去,她甚至都怀疑,那是因为他终于发现自己才是他的女儿!想到这一点,又觉得好笑,不明白自己的想法何时会荒唐到这个地步。

  正在思索之时,听到一阵焦急的鸟叫。她寻着声音找过去,见到一只小雀儿。她自然听不懂这鸟儿说的是什么,但想来是她师弟听说了她为皇上挡刺客的事,心里焦急却不能再进宫,便派来的。她猛然之间想到,她若想要知道风不殆说的“女儿”的含义,必然要去问萧燕!

  于是一施轻功,抓住那只鸟儿,写了张纸条用布条系在鸟腿之上,又将它放了出去。而后,怕侍女醒来,或有人来看她,便连忙趴在床上。

  因为救驾一事,她自然又成功臣。梁文肃暂且不计较艳闻传言,先论功行赏,封赏到来的同时,问询的人也便来了。等到第三天,傅展图来了。

  他进入后宫是要经过太子特许的,会提前支会众人,所以他一来,整个晴染殿都清净了。秋以桐不好意思见他,便趴在床上一副养伤的柔弱样子,却被他的扇子敲了几下脸,“装什么装,这点小伤就难住了你一个江湖女侠!快起来!”

  秋以桐瞧见周围也没有人,便坐了起来,见他脸色苍白,有些羞愧,便不说话。傅展图斜眼瞧着她,喘了一口气开始骂:“我说你进宫到底想干什么?你是忘了你现在是傅意淳,还是觉得太子有什么不好呢?你在中秋夜宴上做出那种事,把太子嫔吓得现在还躺床上,太子不计较特地打了把剑过来送给你,居然看见你……”秋以桐实在不愿意再有人说这件事,便猛盯他一眼,却并没有吓着傅展图,反而被他直指着说:“你有脸做,还不许人说!”

  秋以桐无奈地解释道:“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太子不知道我跟师弟的关系,我又不好解释,因此……所以……”

  “那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没有……啊……”

  秋以桐过一会儿才明白他所指的,不由得身子缩了一缩,将被子往上拉一拉,瞪了他一眼,小声说:“他对我好,我便要以身相许?”尴尬而紧张,便伸长了手把床边小几上放着的茶端来,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

  傅展图听到的笑话一样,伸手捏住秋以桐的下巴,盯着她道:“姑娘,你早嫁给太子了,不要动不动忘了自己的身份!”他是真的被秋以桐的所作所为吓着了,发誓要震她一下,便一脸冷酷的表情直瞪着她。

  秋以桐不语,也不动,傅展图正得意地想,吓傻了吧……突然“噗”地一声秋以桐竟将刚喝的茶水全喷到他脸上去,他连忙要挡却根本来不及,气恼地缩手往脸上抹了两下。秋以桐放下茶碗,格格地笑了起来。他怒气不减,双手往膝盖上一撑,皱着眉头,语重心肠地道:“秋姑娘……那个时候你不是也决定去梁园了吗?那时我便在想,你纵然与我们家没有血脉之亲,却也将我们全家的命放在心上,我打心眼儿里感激你。可是,我是真不是明白你的入宫的用意了……你不是一面为了意淳,一面也觉得太子与你的‘黄七’很像吗?我不求你给我傅家带来荣华富贵,但是我真的不能一次次眼看着家人走在悬崖之上,随时都觉得自己人头不保!”

  秋以桐的确经常将她身后的傅家抛在脑后,她一直瞒着他们自己进宫的真实意图,为傅展图一番话羞愧得一直低着头。半晌了,她小声说:“太子在哪里?”

  傅展图以为自己劝动了她,舒了一口气说:“近来在皇上宫中……你……”

  “我想见他……”她想,此后做事,真的要随时想着背后的那一些人了。

  傅展图满意地离去,第二天便来了。他显然还有些别扭,秋以桐却等不得了,再不出宫就来不及了,便道:“太子,带臣妾去梁园,好不好?”

  “为什么想去那里?”

  “若不是刺客,臣妾那天便去了……带臣妾去吧!”

  梁岫琛犹豫一下,问:“你身体不要紧吗?”

  “不过是皮外伤,没事了……臣妾不想再待在宫中,不想再离开太子,那天臣妾说了气话,臣妾怕太子是真恼怒臣妾了……”这一会儿,她演不出戏了,便一直垂着头说话。其实,她只是想逃过皇宫因为刺客一事森严了十倍的守卫,还有她呆在晴染殿每日必需见的人。

  梁岫琛想了想,便道:“好……”

  那不计前嫌、毫无道理的宠爱令秋以桐想起梁岑瑞说的——皇兄的温柔,在很多时候,打动了你吧……秋以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打了个冷战。又说想单独和梁岫琛说一说话,便只是换了一身衣服,什么人也没有带,和他同乘一辆车出了皇宫。出宫之后,秋以桐松一口气,梁岫琛便问:“你想说什么?”

  秋以桐哪里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便先靠在他肩上,低首想了半天,低声道:“可不可以,不要再跟那些人来往……”

  “哪些?”

  “所有人!臣妾的确和周太医没什么……臣妾只是好生气,太子和韩令晖……便说了许多气话……”

  秋以桐也不知道梁岫琛会有怎样的反应,也没听到他说什么,只是过了许久,他便将手扶在她肩上。那天到了梁园,梁岫琛仍让秋以桐住在自己的房里,许是对她有所怀疑,或者纯粹是因为担心她伤口未愈,派了许多人在她身边伺候。秋以桐恼怒地想,摆脱一堆又来一堆,谁知道这里面在她身边的是单纯的侍者,还是训练有素的眼线?不得不说,她纵使没有完全相信梁岑瑞,他还是左右了她的所有。

  她又在梁园里转了好几天,伤口因着梁岑瑞送来的奇效药,真正的长好了。为了傅家,她知道自己的行动必须要神不知鬼不觉才行,想了又想,便找来谭兴,让他转告太子,她想见他,一定要见他!

  那天晚上,她准备好了一切,可是梁岫琛却并没有来。直到第二天上午秋以桐心中实在太慌了,只能对着铜镜理妆,那时梁岫琛来了。他脸上仍然满是狐疑与漠然,令秋以桐还未做什么便觉得自己卑鄙。

  “怎么了?”他一见面,便是这样一句问话。

  秋以桐想了一会儿,反问:“太子最近在忙什么?”她以此再将问题抛给他。

  梁岫琛眉头微皱,将人都支使出去,坐在她身后的桌子旁,他们两人的目光在铜镜中相遇。“没什么……你若是担心周太医,便可以将心放下了……”他说。

  秋以桐实在不想再有人这样怀疑她和她师弟,不过也想不到说什么,便绕到他身后,动作轻柔地抱住他道:“太子非要一直记得这件事么?如果非要一直记着,为什么不把你的‘琉璃盏’真的打碎了……”

  梁岫琛“豁”地起身,转过身捏着她的双肩,盯着她道:“你要仗着本王的宠爱胡闹到什么地步!”

  秋以桐“嗤”地一笑,然后便一直盯着他含笑不语,过了半晌轻轻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梁岫琛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眼睛里光点闪烁,好像是白色的帆船在波浪间隐现。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颤抖的嘴角绽出一丝笑,忽然之间便如猛虎一般吻了下去,没有受到丝毫的拒绝,他像火一样,趁着未熄灭将她燃烧尽一样。

  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因为嘴唇被咬破轻“呀”了一声儿。他便停下看一看她,见她用手抚着自己被咬破的嘴唇,满面飞红吃吃地笑着,他便轻轻吻她一下,将她抱了起来。

  梁岫琛将秋以桐放到床上,轻轻抚掉她唇上那一滴血,说声“对不起”,又轻轻地吻她。忽然之间一声“啪”,竟是侍女走来为秋以桐送药,见此一幕,手下一抖打了药碗。此情此景正中秋以桐下怀,看着那小侍女哆哆嗦嗦地收拾,便附在梁岫琛耳边轻声说:“把他们都赶远一点……”

  梁岫琛将目光投向她,带着些惊讶、好奇与一惯的深情款款,还有几分温柔,而后一笑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望着秋以桐在床上坐下,秋以桐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伸手拿下了簪发的紫藤步摇,一头黑长发落下。她温顺地将头抵在他的肩膀,像一只渴望被抚摸的小猫。梁岫琛试探着脱下她的外裳,解开她腰间的丝绦,拿掉腰带,褪掉她的交领衫与襦裙。

  她身上便只是贴身的中衣中裤,止不住身体的颤抖,估作轻松地拉着他身上密纹黄锦衫道:“其实,臣妾穿男装好看一些……”

  “是吗……”梁岫琛带着笑意,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端望一眼。

  秋以桐是真的不好意思起来,红晕直染上眼梢。他便将手伸进他披在她身上的衣服里,解开她中衣的衣带,边亲吻着连褪了下去。

  梁岫琛的亲吻像是流水,从她的脸顺着脖颈到达锁骨,一路到了肩膀。她斜眼望了他一眼,然后果然……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