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八章:玉面生辉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20

  陈月婵虽然感激郭则鸣及时出现,可这一刻的陈月婵只觉得自己万分卑微,挣脱了他的手,依旧望着周潜光说:“周掌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是谁杀了萧姑娘,我们替她报仇啊!”

  周潜光望着陈月婵冷笑,用嘶哑的声音说:“杀她的人曾说,陈广生是她的师弟,而陈二姑娘你是她师弟的姐姐,若是青禾敢怎么对你,便不放过她!”突然在桌子上一拍站了起来,大声喝道:“我看你们就是一丘之貉!那天杀来的人中,也有你吧!”眸子里冷光一闪,手臂一伸向陈月婵的脖子里抓去。

  郭则鸣只觉得周潜光疯了一般,伸脚踢向桌子向他撞去,同时拉着陈月婵后退。

  “周掌门……”陈月婵虽然没能完全理解他话中的意思,便也判断出他所指的杀害萧燕的人,正是秋以桐。她实在弄不明白,这其中的纠葛,便又上前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的是秋姑娘?这……为什么……”

  周潜光站在那里呆了一会儿,突然暴怒起来,伸手掀翻了面前的桌子,上面的酒壶酒杯也便尽碎了。翡翠楼里众人的目光也便都投了过去,小二哥满口说着“这是怎么说的!”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好言相劝。周潜光根本不理会,一直发着狂砸东西,陈月婵冲上去劝他,他竟一下子将她甩到地上,大声道:“我不想见任何与她有关的人!你滚!”

  郭则鸣大怒,扶起陈月婵后便要上前跟周潜光理论,郭承文冲过来拦住他道:“你还是带陈二姑娘先离去的好!我留在这里,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郭承文本是与郭则鸣一起来翡翠楼的,来到大门口时看到陈月婵与周潜光,郭则鸣本犹豫着还要不要进去,待听到周潜光对陈月婵说话很是无礼便忍不住冲过去,郭承文便一直在旁看着。

  郭则鸣十分气不过,说:“三哥,你瞧他这疯样子!不管遇见了什么事,也不能冲别人发脾气吧!更何况,陈二姑娘还是个女子。”

  郭承文也觉得周潜光的举动十分异常,又说:“先去吧!”

  郭则鸣盯了周潜光一眼,哼了一声,扶着陈月婵温声道:“陈二姑娘,还是听我三哥的吧……”

  “周……”陈月婵又低低地喊了一声,眼圈儿红了一红,含着泪水转身离去。

  周潜光略静了一静,向她瞥了一眼,而后便又冷笑起来。郭承文皱着眉头盯着他沉思一会儿,走近了道:“周兄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潜光迷离着眼神,张张嘴正要说时,听到楼上一个声音喝道:“反了他还!他爱往哪儿洒酒疯往哪儿洒酒疯,打扰到本公子就不对了!”随着话音便是“腾腾”的脚步声,一群年轻公子自楼上走下,领头的正是傅展图。

  傅展图看到周潜光,先是一愣,而后冷笑道:“是你啊!怎么着,上次没把我……”说到这里,猛然意识到身旁还站着个韩令晖,吓得差点没咬到舌头。支吾了两声看到郭承文,连忙转言道:“郭三公子可来了,我们就等您了!”傅展图得了好扇子,便在今日翡翠楼里邀下个“品扇会”。自认为自己的扇子绝对压得倒众人,就遍请京城里的公子哥,就连之前在翡翠楼里大打出手的刘张二人也在其中。郭承文与傅展图私交不错,也便欣然应邀。

  郭承文便抱拳致谦:“让大家久等了,好容易来了却又撞上这一出……”

  傅展图笑一笑,“哼哼”两声走近周潜光,挤一下眼道:“周潜光,念在你之前为本公子妹妹治病有功的份儿上,你砸得这些东西本公子替你赔,快走!”

  周潜光却毫不领情,反而抽出梅华剑,望着傅展图冷笑道:“要不是你,我已经为我妻子与孩子报了仇了!秋以桐是你妹妹,你也是我的仇人,受死吧!”

  傅展图惊得眉毛一竖,一边后退一边喝道:“周潜光,你适可而止啊!”

  郭承文伸手挡住周潜光道:“真是你师姐杀的人?你不会是弄错了吧?”

  “我倒希望是我弄错了,可是除了她还能是谁!”周潜光爆喝一声道。

  韩令晖眼望着傅展图,疑惑地道:“小傅,你还有个妹妹叫秋以桐?是他师姐?那么桐良娣……”

  傅展图知道早晚都要泄漏,便拉着他到一旁轻声道:“秋以桐是我父亲的私生女,因为她的生母是青楼女子,所以千万别外传!”

  韩令晖一惊道:“那她生得跟桐良娣很像?”

  傅展图暗在心里冷笑,只得道:“当然像了,像得几乎分不出彼此……”

  韩令晖混身一振,不禁抓住傅展图的手臂追问:“她多大!”

  傅展图望一眼他的玉面俏脸,警惕地将手臂挣脱,尴尬地笑一笑道:“你问她年纪,难道突然之间喜欢起了女……想要求亲?”

  韩令晖一脸尴尬,“唉”了一声儿说:“不过就是问一问!超过二十岁了吧!”

  “是啊,二十多岁了……”

  “现在在哪儿?”

  “我怎么知道!她……那个……江湖女侠,神龙见首不见尾……哪找得到!”

  韩令晖垂眸寻思片刻,转头想找周潜光问个清楚,可是转头一看就不见了他的人影,便问:“周潜光呢?”

  “走了……”郭承文道。

  “怎么走了啊!怎么也没人拦着!”

  郭承文便道:“傅兄都说了帮他赔那些砸坏的东西,店家自然巴不得他走。我本来是想拦着的,可是他都说了要杀傅兄,他剑法又极高,拦着他不是找死!”

  傅展图连忙道:“说的是!走,人也到齐了,咱们继续……”

  韩令晖拧着眉毛说:“对不住,在下还有事,先行一步啦!”话未落地他人已冲了出去,四处寻找周潜光的踪影。外面是条繁华的街道,阳光铺陈,人声鼎沸,就是不见周潜光的影子。

  韩令晖急得额上冒汗,正要穿过一条寂静的巷子到另一条街上时,忽然听一个冷冷的声音,幽幽地道:“找我……”韩令晖甩过头去一看,见周潜光正站在一片阴影里,一身鬼森森的阴冷气,月白衫子,好似鬼魅。韩令晖却立在明亮的阳光之下,身上穿的是白底金丝团纹锦,黄金抹额,玉面生辉,好似天兵神将。这“鬼魅”飘飘然地走进阳光里,盯着韩令晖又道:“是找我吧!”

  韩令晖被他身上的阴森冷气所摄,倒先打了个冷颤,硬着头皮道:“是……我有话对你说!”

  傅展图冷冷地笑了两声儿说:“我正好也有话问你!”手一扬,垂下一张画着图样的纸来,“我见太子身上有一块玉佩也是这个图样……说配有这个纹样铁令牌的杀手是东宫的,不冤枉吧!”

  韩令晖盯了那图样一眼,一脸狐疑地问:“你什么意思?”

  傅展图一脸凄然,隐着一丝不甘说:“我要确定自己有没有冤枉人……”突然之前梅华剑出鞘,泛着红色的冷光逼在韩令晖颈旁,“说!”

  韩令晖脸上一凛,便道:“配有这个图样令牌的杀手是‘君子堂’的人……这是皇上秘密培养的杀手,唯有皇上与太子的令牌可以调用……你所说的,在太子身上见过的玉佩,就是可以调动他们的令牌!”

  傅展图脸上浮出一片苍白,恍恍惚惚地说:“这么说……那些杀手并不是我师姐可以调动的……”

  韩令晖忙道:“你师姐不可以,桐良娣却可以!她或许去求太子,或者暗暗偷拿来,都可以的!”他并不知道秋以桐与现今的桐良娣就是同一人,很是怕周潜光怀疑错了人!

  傅展图低着头,又嘟囔着说:“果然是她吗?她怎么可以……”

  韩令晖见他又有些神智不清感觉,便试着问:“你师姐身在何处?”

  周潜光猛然抬头盯着他道:“你找我师姐做什么?”

  “这个……你告诉我便是……”

  周潜光笑一笑道:“你告诉我是为什么,我便告诉你……”

  韩令晖想了一会儿便道:“那好!其实太子许多年之前在凤尾城遇见一个女子,便一直深爱着,这个女子与桐良娣生得很像,却要比桐良娣年长好几岁。这个人应该就是你师姐秋以桐,你的仇人是桐良娣,与你师姐无关,你告诉我她在哪儿?”

  “我师姐一直珍藏着一件男子的锦衣,难道就是太子的?”

  “是!”韩令晖眼睛里泛出惊喜的涟漪,“她在哪儿……”

  周潜光黯然地收回剑,低首冷笑两声,“原来,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了,难怪会这样对我……”

  “你什么意思!你说什么?告诉我你师姐在哪里?”

  “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太子比谁都清楚!”周潜光说完便收起了剑,飞身而去。韩令晖也倾力追了许久,可是他又哪里比得过周潜光,终究是再也寻不见他的踪影。

  他想了许久,觉得事关重大,想要立即告诉太子去。可是皇上是早知道他与太子之间的事,男子之中太子最爱的又是他,引得皇上十分不满。所以他与太子总是私下相会,他并不敢明目张胆地进宫找去。明知是见不到,他还是往与太子相会的宅子里去,还没有到大门口,便见小厮急急地过来,一见他便拍了一下手,赶上来道:“奴才正要回府找您去,可巧遇见了!”

  韩令晖便问:“什么事?”

  那小厮神色暧昧,轻声说:“太子来了。”

  韩令晖没有想到竟这样巧,喜得在那小厮身上拍了一下,一撩前襟便奔了过去。那小厮望着他一副急不耐的样子,不禁皱着眉头,撇嘴笑一笑。

  韩令晖直冲进房里,见正堂空空,便一撩帐子果然见太子坐在临窗的书桌之前,扇子挡了一半的脸,正轻声咳嗽着,双眼盯着桌上的一本书。他想到自己得到的消息一定会使太子高兴,先笑了一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揽住太子的肩膀,将脸凑到他脸边,俊眼之中熠熠生辉,神秘地道:“太子你猜……我刚知道了些什么?”

  “什么?咳咳……果然是有些咳嗽了,令晖,不要离我这么近……”

  韩令晖笑着在他肩上一拍,直起身子道:“看来太子没有遵从皇上之命,忍不住去看了良娣,被她过了病?”

  “一次而已,也是时气不好……咳咳……”

  太子放下扇子,韩令晖瞧见他脸色苍白,担心地道:“脸色这么差……”说着伸出手往他脸上摸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