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十九章:多情太子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21

  太子咳嗽着一躲,笑着用扇子在他手上轻敲了一下说:“别闹……”

  韩令晖便也笑着,转到他身后,伸手为他按摩着太阳穴,又说:“太子,你真的很喜欢桐良娣么?”

  太子顿一下,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轻声问:“吃醋了?”

  韩令晖脸色微沉,轻声道:“这……太子……一方面是有的,但另一面也真心希望太子能够找到真心喜欢的女子,如若不然,子嗣之上……”说到这里他又深吸了一口气,振作一下,又欢喜地说:“太子,今天我终于知道,原来桐良娣还有一个姐姐!太子之所以一直没有听傅展图提过,是因为他的那个妹妹是他父亲的私生女,母亲是一个青楼女子!她与桐良娣生得极像,像到连周潜光不细看也是认不出的,而且她二十多岁,不正是……”

  太子却大声咳嗽了起来,举起手示意韩令晖不必再说。

  韩令晖见状,连忙为给他倒了一杯茶,端给他让他润一润。太子却并不接,而是轻拍一下桌子站了起来,转身踱步到一旁,背对着韩令晖长叹道:“令晖……对不起啊!”

  韩令晖满心不解,笑一笑说:“太子殿下,今天怎么……”他与太子私底下的亲密情状无可明状,今天却使他觉得生分。

  “因为我一直在骗你!”太子道,“可是你竟一心一意为我,实在令我心里难受……你说的那个人是叫秋以桐吧!秋以桐便是现在的桐良娣,我在紫藤架下遇见她,她假称自己是傅意淳我便顺水推舟……”

  韩令晖脑中迅速旋转,理清楚了太子的意思却更是不解,“那太子也早知道她是当年,太子在雪天遇见的小姑娘了?那为什么不早些表明身份?”

  “因为……我并不是当年她遇到的锦衣少年……”

  “什么?太子在说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懂……”

  太子又咳了几声,用沙哑的声音道:“我从某一个人那里听来秋以桐与锦衣少年的往事,便要去假扮成那个锦衣少年!因为我并不是那个少年,又因为秋以桐曾被一个人深深骗过,疑心很重,所以有些戏一定要做足了。与其一股脑地告诉她,显出漏洞让她戳穿,还不如让她一点点相信,再深爱上我……”他边说着,边又在椅子上坐下。

  韩令晖皱着眉头,盯着他的侧脸,却一直在出神,半晌了道:“可是太子未在紫藤花架下遇见她时,便告诉我……”

  “唉!那是因为我从几个月前便谋划着以锦衣少年的身份与她相遇,我自然要早些布局。三人成虎,也不只告诉了你一人……便是那时我没有遇见秋以桐,以后也会在某些安排下遇见她的……”

  韩令晖过去一直觉得太子为人坦率、表里如一,哪料会有今日之事,拧着眉头问:“太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太子轻声道:“因为……江湖上所知的《信义兵书》是假的,真正兵书在哪里,唯有秋以桐知道……这事关社稷,我不得不……”

  韩令晖心里一冷,转过头去,怔怔地走去帐外。太子一个堂堂男儿,一个翩翩君子,竟如此欺骗一个饱受情伤的女子,这还是他吗!韩令晖深以为不耻,可是太子又是因为社稷……这……他长叹了一声坐在外面的桌子旁,以手支额道:“那个时候,你因为她和周潜光的事而吃醋……哎,现在想来他们是师姐弟,关系亲密也是理所当然,那么你的伤心到底是真是假?”太子因为秋以桐伤心这时,便是韩令晖陪在左右。

  “我撞见我的良娣跟太医抱在一起,当然应该大怒才行!”

  “这么说……你根本不喜欢她?”

  太子走过去,从背后抱着他,在他耳畔轻声道:“你不是不知道,我根本不喜欢女子……”

  韩令晖摇着头说:“可是太子妃也每日为太子与桐良娣的事焦心,所以跟我说有一个方法可以让她与周潜光彻底反目,而太子必定不忍心,所以……”

  “所以你便听她的,从我身上偷拿了令牌,调动了‘君子堂’的人?”太子笑了一下,“对不起啊,那时还不准备告诉你真相,所以骗了你……这一切根本就是我的意思!”

  “可是……太像了!实在太像了!”韩令晖说着,同时也里想,那我也分不清,你对我是真情还是假意了……

  “令晖,你是不是气我骗了你……”

  韩令晖苦笑两声,轻摇着头道:“只是……我反倒觉得现在的一切更像谎言了……连太子侧妃也都跟我说……”他想一想实在不解,突然转过头去,眼睛离太子的脸很近,眉头一皱,“太子怎么……”手摸向他的脸,眼神却在一个亮光闪过之后,又迷离起来。

  太子的手游走在他后背,轻轻摸着他的脸说:“傻瓜,她们都是我的人啊……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骗你了,我真心爱的只有你一个……”说着缓缓低头吻了下去,唇齿缠绵一起,韩令晖的身体却是了无生气……

  太子是个多情之人,就在这日的黄昏,他便又急冲冲地进去晴染殿,直向秋以桐的卧室里走去。那时的秋以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嫌人多吵闹,所以只有江芷守在一旁。秋以桐正闭目养神,江芷看到太子蒙着面进来,连忙赶过去道:“太子殿下吉祥!太子殿下,皇上吩咐过,太子不能再进来的……”

  太子说:“不防事,除了你再没有人看到,本王只说几句话,你先出去!”

  秋以桐听到声音便缓缓睁开的眼睛,江芷惶恐地又望一眼秋以桐,又望一望太子,垂着头出去了。太子便来到了秋以桐的面前,在床边坐了下来。秋以桐望着他不语,却在心里想,若只是露着眉眼,还真是分不清太子与梁岑瑞。

  这双眼睛盯着秋以桐,竟带着某些不甘与泪水,她便说:“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太子”于是扯下了脸上的面幕,竟是一张微方而英气无双的脸庞,苍白而绝望,原来是梁岑瑞!秋以桐一惊道:“王爷!”

  梁岑瑞一把抓住她的手,眼睛里闪闪的都是痛苦的恨意,沉着声音说:“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秋以桐头本就还有些晕,听了这话更是摸不着头脑,便问:“我……怎么对你……”

  “你……又何必明知故问……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那一剑你竟狠心刺下去?”

  秋以桐意识到什么,从心底冒出一股寒凉的怒意,手撑在床上坐起,凑近梁岑瑞沉声问:“你一定要说清楚!我要先告诉你,这几天我一直躺着!”

  梁岑瑞冷笑着,“是吗?那么,那个人是谁?”

  她师弟如此,梁岑瑞也如此,秋以桐气得混身发抖道:“你跟我说清楚,我到底做了什么?”

  “好!”梁岑瑞凄然冷笑一下,点一点头道,“很好……那我便告诉你……你昨天晚上来到我卧室,跟我说我骗了你,我并不是当年你遇见的锦衣少年,问我冒充他到底有什么目的?我跟你解释,我并没有冒充,我就是啊……可是,你不听,还一剑刺了过来……你看!”梁岑瑞说着解开衣服,他的胸口的确有伤口,虽然棉纱布包着,他本也有奇效的金创药,却还是浸着血。

  秋以桐听了,再想一想之前她师弟所说,可见是有一个人在假扮她,便冷笑着说:“看你的伤口在这里,便知道当时你毫无防备,以我的剑法,还不能再刺深一点,直接取你性命?”

  “或许你……你忌惮是在宫中……”

  “既然是宫中,我更要杀了你,要不然还留个活口让你指证我么?”

  “我不会指证你的!”梁岑瑞脱口而出后,又觉得苦涩,“即使你想杀我……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如果你还是想杀我……”

  秋以桐无奈地叹了一声道:“真的不是我……我问你,那个人是与你面对面说话么?”

  梁岭瑞说:“你仪仗轻功高强,深夜暗自前来,我睡下了不方便,隔着一层纱帐说话。可是,那身形明明就是你!”

  秋以桐又问:“那声音呢?”

  “合宫都知道你得了伤寒,有些沙哑也是……”

  “不是我!”秋以桐不想又一次被冤枉,抓着他的衣襟道,“真的不是我……还记得我们在街上遇见的那天吗?那天,我跟我师弟说了气话,说要把萧燕的心挖出来看看!结果第二天,我去见了师弟,果然……”她想到当时的惨状,就忍不住害怕难过,“师弟口口声声说我指使的,说我在场,当中有一女子与我身形一样,手拿世上绝无仅有的兰华剑。可是,兰华剑根本就不在手中!”

  “那在哪里?”

  一语提醒了秋以桐,昏沉了好些天,终于像是大梦初醒一般,说:“叶蔻!她收着我的兰华剑……她的身形和我很像……”

  梁岑瑞也一个激灵,“难道是她?一定是她!一定不是你……我就知道……”泪水滴落下来,一把将秋以桐紧紧抱住。

  秋以桐还是觉得混身冰冷——叶蔻……在她身边的,深受她信任的贴身宫女,她以为很直率的女子,竟在陷害她!她苦笑着对自己说,秋以桐啊秋以桐,你已被人骗得如此,竟还不擦亮双眼,难道是瞎的吗?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