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章:错过时光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22

  梁岑瑞抱着她,思索着说:“你的意思是不是那个假的你,用你说办法……就是‘挖心’……杀了萧燕,而后又来杀我……呀,现在细想起来,那个假扮你的人刺过来的剑虽然有准头却并没有劲力,我惊痛之下抵挡,才没使那一剑刺到心中,也才保住了性命。想来这人来便是为了刺杀,却想不到我会武功,因此失手。不过方才一心认为是你,没有想到这一点,错怪你了!”

  秋以桐离开他的怀抱,有气无力地说:“纵使不是我动的手,却显然是因我而起……”

  “此话怎讲?”

  “太子……太子曾跟我说,他是当年我遇到的锦衣少年……显然那天我利用鹿子百合的花粉脱身出来,自以为是天衣无缝,却根本被他的人跟着,听到了我说过话,又看到了我们的事……所以,他想要让我师弟与我反目,再除掉你。那么,他也便是真正的,我当年遇到的锦衣少年……”

  梁岑瑞愣了一下,半晌了道:“你伤心悲痛之中,他对你再好一些,便很容易使你对他动心。那么到时候,你也就自然而然将兵书……我早说过,皇兄与父皇是这天下最尊贵的人,你何不把兵书给他们!我拼了性命也会带你离宫……千山万水,你想去哪儿咱们便去哪儿,我会一直照顾你……”

  泪水莫名地涌进秋以桐的眼睛里,却没有滑落下来,她轻轻摇着头低声说:“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我不能连累了你,况且……你、我……”

  “怎么了?”梁岑瑞身上有伤,所以脸色十分苍白,说话的声音也是虚浮的,“‘你、我’的,到底想说什么?”

  秋以桐望着他英俊的脸,温柔的神情,咬着嘴唇摇了摇头道:“离那年冬天咱们相遇已近十年了,我的确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念着你、感激着你。因为你的出现,不只是雪中送碳,也激励了我,使我一定要走自己的路。可是,我想要相守的人,一定要是我爱着的人……”

  “你……你……不爱我?”梁岑瑞满脸的怀疑,好像有人说他不是七皇子广明王。

  秋以桐脸上的笑容凄惨而无奈,“黄七……我将我的心给了他……我只有一颗心,现在没了……”

  梁岑瑞的眼睛里闯进了一团浓云,止不住那汹涌着要落下的泪水,又一次将秋以桐抱在怀里说:“我就是他!……你就当我是他……黄七,他与我一样,都排行第七,你便也叫我‘黄七’,我很愿意!”他说着又抬头,凝望着秋以桐那因病而苍白脸,深情得流再多眼泪也化不开,缓缓地低头吻了她。

  “我宁愿……我就是黄七……”

  梁岑瑞的唇上沾有泪水,冰冷的令秋以桐心惊。可是这心惊,又使秋以桐分不清是因为那温度,还是因为这个吻……

  她怕了,梁岑瑞全身上下无一不透出黄七的气息,包括这亲吻。她想要躲开却没有勇气,却又懦弱地想要沉溺于其中,这是诱惑……好在,江芷在外面断断续续地说:“太……太了、太子殿下,还请千万快离去,要来人了……”

  梁岑瑞只得抬起头来,又拉上面幕。那一双泪水未干的眼睛,却已显露出无比坚定的光芒,附在秋以桐耳边轻声道:“我对你的心永远不会变……我等着你!”她吐出的气息温热,令秋以桐痴痴的,呆呆地望着他站起,退了出去,身形消失不见……

  这之后,秋以桐不再拖着让自己病下去,而是修炼“齐物神功”好使自己早些病愈。她找到的憎恨,也便得到了力量,反而更容光焕发、光彩夺人。太子梁岫琛的病也全好了,便来到晴染殿跟秋以桐说:“好在都在这个时候病愈了,明日便是你的生辰,本王准备为你庆祝,你若身体不好,想来是要白费了。”九月十八正是傅意淳的生辰。

  秋以桐望着他,仍然是那张温柔俊美,儒雅中带着丝阴柔的脸,目光好似水一般温柔清澈,竟然包藏着那般肮脏的心……秋以桐默默地盘算着,将她孤立起来,仿佛是被天下遗弃了,他又独独以自己好,果然是这样的手段吗?她强迫自己学会忍耐,便微笑着说:“臣妾不喜欢热闹……”

  梁岫琛笑容里带一点神秘,轻轻在他手背上拍了拍说:“你一定喜欢……”说完,他便又离去了,清风一样的来去,翩翩的风度。这一切看在秋以桐的眼睛里,却像下起了秋雨,阴森而冷峻。

  她告诉自己,耐心等到第二天,让梁岫琛将手段用完,而自己还不动心,不将兵书给他,那他还会如何?殿外,梧桐飘尽了落叶,秋以桐端起一杯热茶,望着热气笼罩的澄澈琥珀一般的茶水,那水底静静地躺着茶叶……冬天要到了呢,会飘雪的冬天要来了……

  第二天,晴染殿的每个人脸上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颜色,叶蔻还是一贯的直率样子,一边为秋以桐梳头一边笑着说:“待会儿良娣走出去可要被吓一跳了,外面啊……”张梨连忙瞪了她一下,她伸伸舌头,止住不语。秋以桐在镜子中看到这一切,不免心内发凉,很想问一问这个直率的女子,眼看着一个人的心被挖出来是怎样的感受?

  因为是生辰的好日子,张梨为秋以桐选的是一套嫣红色的彩蝶穿花的衣服,人也装扮的艳丽。她照例先要去给太子妃请安,走了出去一看,先是一愣,然后便恍惚起来——又回到了清明时节吗?

  晴染殿那落光了叶子的梧桐树上挂着团团的,粉白与紫红色相间的桐花,真的就好像时光倒流,从秋季回到春天,那春色最绚烂的时节。她心里一惊,凝眸细看枝头的花朵,虽然好似真的一般,可终究能看出那区别,乃是绢纱所制的假花。如同梁岫琛之前送她的那枝紫藤步摇。

  秋以桐默默叹息,这般精细的功夫,又是这样的数量,不知要耗费多少。回想一下,那时的梁岫琛问她是不是真的喜欢花儿,她说喜欢桐花,梁岫琛还说了句“这可难办了,不是季节”……真是令人心醉又不安的宠爱啊!

  秋以桐不禁笑了起来,众侍女用艳羡与一起被感动的眼神望着她。空中也飘着桐花,密密地使秋以桐看不清楚除开桐花之外的景色。她觉得疑惑,便独自一人走了进去,原来梧桐之间垂着如烟如雾的淡紫红色的轻纱,又有人漫天洒着桐花,混在一起便使人觉得天地之间只有这一种颜色。

  轻纱与落花相隔,秋以桐与林外的人彼此看不到,她便只当天地之间只有自己一人,任由回忆如洪水一般将自己淹没……在真正的清明时节,桐花开放的时候,她与她师弟安葬了兰若华,她又在桐花林里遇见了黄七。那时的黄七安然超脱,只是望着桐花飘落,与世无争……而她与师弟刚刚失去了兰若华,只觉得这世上唯独剩下了彼此,要紧紧相依。可是现在呢?不知道被恨与悲蒙蔽了双眼的他有没有明白过来,看透这场骗局……

  正在这时,从头顶的花影之间落下一个人来,一袭白衫背对着她,身姿英伟。她凄然一笑,因为眼前这个人,只是看一眼背影也知道是何人。她一时间有些疑惑,原来师弟也这样高大,含着泪说:“师弟……混进皇宫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周潜光便转过身来,手里拿着梅华剑,仍是那双红着眼圈的眼睛,带着疲惫的哀愁与怨恨,说:“你衣服的颜色,让人想到血……”

  秋以桐想到那天看到的悲惨一幕,真正的血流成河,心里一痛,失声哭了出来,说:“真的不是我杀的!”

  周潜光连忙道:“你声音再大一点,惊动了人,我便死无藏身之地了!”

  秋以桐连忙噤声,看向四周,想来外面并没有听到。她想说兰华剑并不在我手上,其实是叶蔻假扮的我,他们跟踪了咱们,所以知道我那时说的话……可是望一眼周潜光呆滞而冷峻的脸,便想他根本不相信自己,我说的一切听到他耳中自然都是能推翻的。她在他冷冷的神情之下,朦胧着泪眼,万念俱灰。于是说:“罢了……我再怎么说,你也不会信的,咱们若在这里争论许久,或动起手来,惊动了人你便死定了!你既然甘心顶着这样的危险为你的妻子与未出世的孩子报仇,我岂能让你白跑一趟,那便杀了我吧!”秋以桐最后望着周潜光凄凄地笑了笑,整个人仿佛沉进冷冷的水中,绝望而无奈,只能将眼睛闭了起来……

  想到自己与师弟一起长大的种种情形,又想到他抱着支离破碎的萧燕的悲痛样子,还有发起狂来的可怕样子……一时之间,心中如装着一片狂风之中的海,波涛不断,冷冰冰的水拍着心岸,整个人都又冷又颤。秋以桐想,我这并不是因为怕死,而是觉得自己失去了一切,一无所有……

  可是秋以桐没有听到拔剑的声音,却听到周潜光说:“我相信你……”因为怕外面的人听到,周潜光是轻轻说的,可是这话传到秋以桐心里便如一个炸雷。她震惊之下睁开了眼睛,看到周潜光嘴唇张合,说的又是那句:“我相信你!”

  “你说什么?”秋以桐惊得问。

  周潜光身上压着太多的悲与恨,语气轻快不起来,便只是沉郁缓慢地说:“我来并不是报仇,而是想告诉师姐,我相信你!”

  秋以桐的泪水簌簌落下,哭得痛而酸楚,委屈无限,却正是因为感动到了极点。“你顶着粉身碎骨的危险混进宫……就是为了告诉我……告诉我,你相信我?”秋以桐泣不成声,却又不敢大声,擦一擦眼泪,看清了周潜光面容——明晰清俊的轮廓,透着股狠劲与沉郁,唇周有一些胡碴,透着些沧桑。泪水再度模糊了秋以桐的眼睛,不禁想是几时那个会脸红又聪明的少年成大了,历经人间痛楚,换得悲苦的清醒?喉头都透着酸楚,一句话在秋以桐口中,想要说,却激动得说不出……

  师弟,我到底是错过了时光,还是错过了你?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