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六章:投鼠忌器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27

  梁岫琛虽哼了一声却并没有醒来,闭着的眼睛下眼珠子转了一转。秋以桐倒吓得满头冷汗,只得以高声喊,“太子醒了,太子快醒一醒!”来缓和自己紧张。

  梁文肃见梁岫琛有了点意识,连忙俯过身来温声唤:“琛儿,琛儿……琛儿快醒一配……琛儿啊……”他满心的焦急只能压着,声音柔和得仿佛在对一个正熟睡的小孩子说话,只怕声音大了把他吓着。

  可是梁岫琛虽明显有些意识,却就是睁不开眼睛。梁文肃刚得到了希望,却又是深深的失望,心里这一急又一失落,身子也跟着失去了重心,摇摇晃晃地几乎摔在地上,众人连忙走赶上去扶住。

  正在这时传来了梁岚璋的声音,一边不耐烦地说着“让开、让开、全都给本王让开!”一边是他的拐杖敲在人身上的声音,伴着这声音他已经柱着拐杖进来了,身后跟着周潜光与傅展图。

  地上跪的都是人,几乎没有梁岚璋下拐杖的地儿。他经过调治其实已经能活动自如,只是前些天喝高了,一个不留神又把脚给扭了。他好容易走到梁文肃面前,便跪下回道:“父皇,这位就是周太医,就是他为儿臣医好了病,还是让他试一试吧!”

  梁文肃又岂会不知道周潜光,先瞟了一眼秋以桐。杨美汐本来正用绢子掩着嘴抽抽嗒嗒地哭着,这时也便转着水灵灵的杏眼,向秋以桐脸上一瞄,满脸的意思还是秋以桐与周潜光曾经的“奸情”。秋以桐不言不语,只是站起身后退了一步。周潜光也不敢妄动,跪着等梁文肃的意思。

  梁文肃此时只以儿子命为先,无奈地一挥手道:“你先去看一看,若是有个闪失,小心你的脑袋!”

  周潜光便道:“草民遵命!”然后走了上去。

  秋以桐一脸紧张地望着周潜光,只以为他应该如自己一般,满心的狐疑与无措,却从他沉沉的脸色中看不出什么端倪。秋以桐趁周潜光为梁岫琛把脉的时间,一直盯着他看,发现这位师弟果然长大了,萧燕之死添在他脸上的冷峻一直没有褪去……秋以桐说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转念又思索自己的变化,却没有什么发现。

  过了一会儿,周潜光便又跪下向梁文肃回道:“太子殿下这是中了毒!”

  “毒?可是方才那么多太医把脉都没有发现太子有中毒的迹象。太子自宫外回来便躺着睡,任谁也叫不醒……你又凭什么说太子中了毒?”梁文肃对周潜光并不信任。

  周潜光不慌不忙地继续说:“这种毒叫‘一梦经年’,中毒者其实就是睡着了,好似梦魇般想醒也难醒,我们此时说话太子多半是听得到的。既然只是睡着了,那么从脉象上来说,自然没有什么大差错。”

  “越说越玄虚,既然只是睡着了,为什么叫不醒!”

  周潜光道:“这是药力之故……中毒者若是内力深厚,或者情感牵绊等原因,或者服下的份量不多,以意志力与药力相拼,睡上个几天是有可能醒过来。可是太子身体一向不够强健,又仿佛服下的份量过多,只怕要两三年药力才过……”

  梁文肃抱着一丝希望问:“那么……两三年后……或者太子一心要醒来,就总是能醒来的?”

  周潜光清一下嗓子道:“一个人若躺着睡上个两三年,只怕想醒也醒不过来的。太子的脉息会越来越弱,只怕到时就……”

  “什么!”梁文肃顿时血气上涌,又险些昏过去。不等别人解劝,他又自己将自己稳住,喘上两句气接着问:“这种毒就没有解药吗?”

  “万物相生相克,既是毒便有解……只是草民对配成‘一梦经年’的药材知道的不全,解药之上自然不好配成。若是知道是谁下的毒,找到一些‘一梦经年’的毒……”

  梁文肃听到这里,便轻声向内侍道:“太吵了……”指一指周潜光、秋以桐、梁岚璋还有傅展图,“他们留下就好,其它的人都跪安吧……”内侍连忙领命,请众人都出去。梁岑瑞、谢宸、赵姿合、杨美汐等人也只得离开。顿时,太子的寝宫便显出原有的宽广与宏伟,满目都是使人舒适的奢华。

  梁文肃扶着拐杖往太子的床边走,梁岚璋连忙一拐一拐地过去扶他,被他一手甩开,自己用手撑着艰难地在床上坐下。他先看了梁岚璋一眼,初时听说这个不消停的儿子醉中崴了脚,还责骂他身边的人不好生伺候,这会儿又看到便发起怒来,拿拐杖点着地道:“你怎么又成这个样子了?整天就知道饮酒作乐,正经事儿一件不会!你怎么不替琛儿躺在这里?若是你,哪怕一百个朕也……”

  梁岚璋不敢吱声,连忙后退几步跪了下来道:“都是儿臣不争气,还请父皇以龙体为重!”傅展图见状,连忙也跪了下来。秋以桐见大家都跪了,也只好跪下。

  梁文肃自己又喘一回气,看一看躺着的梁岫琛,不禁两眼含泪,转眸之间却又是帝王的威严,冷哼一声道:“桐良娣……中秋宴上你舞的剑法朕看得明白,其内功之深,剑法之精妙,又岂是傅展图这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兄长教的出的?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朕心里明白!”事已至此,秋以桐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觉得惊讶,倒是把傅展图吓个半死,梁岚璋亦是一脸惊讶。“桐良娣,你的真名是秋以桐,傅家的私生女。哼,竟有人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李代桃僵,朕本是不能忍的!可是太子真心喜欢你,朕便装糊涂……老五,你也是早知道她的身份吧……”

  梁岚璋只得道:“儿臣在凤尾城时便与桐良……也就是秋姑娘认识了……秋姑娘对儿臣有救命之恩,来到京城之后秋姑娘亦没有忘记儿臣的病,特地让她师弟为儿臣诊治……若不是秋姑娘的两个师弟,儿臣只怕如今还躺在床上呢!求父皇看在儿臣份上,千万不要治秋姑娘的罪!”说着伏地恳求,傅展图不敢轻易说话,一直低着头冒冷汗。秋以桐与周潜光互望一眼,只觉得这皇上不过还在演戏而已,仍旧不说话。

  梁文肃又转头望向周潜光道:“你与桐良娣虽是师姐弟,可也不代表你对她没有非份之想,是不是?”

  周潜光略一沉吟,竟朗声说:“草民自十岁起,便想着有朝一日能娶师姐为妻!”

  梁岚璋惊得自己咬了自己的舌头,一头冷汗地转头看向一脸煞白的傅展图,低声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怕死……”秋以桐也顿时红了脸。

  梁文肃“哼哼”冷笑两声说:“你倒坦诚的很!也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这位师姐能被太子看上,足见姿容卓世。然而,你敢觊觎太子的女人,便是有一百个你也不够死的!”他龙目生威,声音不需响亮也充满了震彻云宵的力量,即便是周潜光也轻轻哆嗦了一下。梁文肃眸子里又精光爆亮,转眼看向秋以桐,继续悠悠地说:“郑守仁……也就是桐良娣你那位师傅风不殆行刺之事,朕之所以没有深究,一来是以你当时挡剑的情状可知你并不知情,二来是投鼠忌器,不想连带出你,伤了你也便伤了太子……朕现在可以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要,只要太子活过来……”他的语气悲凉而无奈,满是余晖照着湖水的味道。

  周潜光连忙道:“草民自会尽力救治太子,可是草民不知道毒药到底是怎么配的……”

  “竟有人敢给太子下毒,朕自然会查个清楚明白,那毒药朕会找到!朕还可以等……一个月、两个月……最多一年!”他手下使力,扶着拐杖站了起来,“即日起,周潜光官复原职。傅展图为册封使,领朕旨意,加封沐清郡主为端福公主,赐居端福宫。端福公主之父还有两个兄长在京中,天伦难弃,特准他们父子三人与端福公主一同入宫。朕还听闻端福公主有一个师兄,功夫高强,封为四品侍卫于宫中当职。”又一转头,从梁岫琛腰间摘下一块玉佩,拿在手里看看。

  周潜光看得明白,就是那块可以调动君子堂杀手的玉佩!萧燕死去那晚的情形全都浮现到他面前,身着白衣的号称“君子”的杀手、喷涌的鲜血、破损的身体还有那未出世的孩子……因为悲,更因为怒,他的眼眶再一次红了,凶恶的怒意再一次充溢在他的眼眶里。秋以桐低着头,看到她师弟紧握的拳头,关节发白,止不住地颤抖,她的心就仿佛被他篡在了他手里,难受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梁文肃亲手将玉佩收好,低头又望了秋以桐一眼,说:“桐良娣,太子一直念着你,方才也因为你他才有了一点意识。从此,你搬到太子宫中住着,好生照顾,若是太子好了,一切便都好了;若是太子不好,你想一想也知道会有多少人殉葬……”他又俯下身,望着梁岫琛垂泪,“孩子……你若是有个好歹,叫朕百年之后怎么见你母后啊……”长叹几声,摇一摇头,只能柱着拐杖一步步地走了。梁岚璋连忙爬了起来,一手柱着拐杖一手搀着他父皇,一起走了。一对父子,一个老,一个残,若不是处在这般情景,看起来实在令人心酸。

  梁文肃与梁岚璋走后,傅展图又跪了一会儿才敢站起来。可是经方才那一番吓,想站也站不起来,双腿僵硬、脚下打滑,便一盘腿坐了。拿手支着头,闭着眼睛回了一会儿魂,睁开眼睛时看到周潜光仍旧跪着,双手成拳撑在地上,眼泪一滴滴往下落,而秋以桐则依偎在他背上,手臂将他环住。好像天太冷了,两人依偎着取暖。傅展图回想到周潜光说他十岁时就想娶他师姐,全然不管这话会把别人吓得背过气去,又见此一幕气得说:“你们两个怎么……”说出一句话,又觉得力气不够使,便喘了一喘。想到自己还要去传圣旨,便死撑着爬了起来,走到两人身边,居高临下指道:“注意着点!”然后也一拐一拐地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