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四十七章:一梦经年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0-28

  周潜光抹一下泪水,强咽下那些血与恨,恢复了精神,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秋以桐便在他一旁坐下,以极低的声音说:“那个毒其实是梁岑瑞下的,也是他事先在我的手心里涂了一点香料,让我趁与梁岫琛说话时,暗中让他闻了闻,他这才有一些意识的……你过来,难道也是他事先安排的?哦,难道是你找到的梁岚璋,请他带你进宫的?”

  周潜光点一点道:“是,也不是。他只是事先告诉我有‘一梦经年’这种毒,毒性如何,怎么样可以缓和症状。你手心里的那种味道若是‘一梦经年’用的量少还有效,若是多了,那味道不过可以让中毒者恢复一点点意识,对于让中毒者醒来,其实并无帮助的。”

  “‘一梦经年’服得多了,真的会让人睡很久,人也会因为睡得太久而在睡梦中死去么?”

  “是啊……”周潜光叹道,“若是用于自杀,倒是味好药!”

  这冷不丁的一句话令秋以桐心中一凛,往他脸上盯了一下,连忙转口道:“你说,梁岑瑞这到底是什么用意?”

  周潜光喘上一口气,再徐徐吐出,说:“自然是为了保护我们……其实那晚韩令晖与太子相见饮酒,我就在暗中看着,也是在那之后才又赶到湖心亭与你见面。那时韩令晖一直不说话,神情活像个怨妇。我是亲眼瞧见他在酒中下了什么东西让太子饮下,不过我当时没见太子有中毒的模样,还以为那不是毒。太子说,他得连夜回宫,便离开了,我也便离去了。听闻,太子回宫之后便和衣睡下,直睡到早膳时分也不醒,这才叫人觉得不妥。梁岑瑞借着在宫外寻名医的名头,暗中给我传了信,我才猜到那夜是他把韩令晖本来要下的毒给换了!”

  秋以桐说:“难道韩令晖自觉受了太子的骗,因爱生恨,本要下致命的毒药,而梁岑瑞不忍心伤害兄长性命,因此换成了‘一梦经年’?”

  周潜光点点头,“想来如此……梁岚璋也是真心关怀他皇兄的性命,很自然要寻到我进宫来为太子把脉。梁岑瑞也是料准了,知道皇上关心太子胜过一切。太子其实对师姐你并没有多少爱意,梁岑瑞为了让皇上相信你对于太子的性命至关重要,因此在手心里涂抹香料,又让我知道‘一梦经年’这种毒的毒性,也便是为牵制皇上了……”

  梁岑瑞心思之细,用心之深,令秋以桐又叹服又感激又害怕,“想一想看,皇上所做的一切,为兵书也好,为子嗣也好,都不过是想为太子创一个太平盛世,让他当一个无忧无虑的皇上。太子若不在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没了意义!你看他们……老的老,病得病,残得残,也挺可怜的……”

  “那我母亲呢!我的妻子与孩子呢!”他一拳打在一桌子上,恨意喷薄欲出,如同浇了油的烈火,人也一下子站了起来,“杀害我娘亲的是黄七与铁面,黄七死了,铁面现在为我所用,娘亲的仇算是报了,可是君子堂……哼,似他们这般儿狼心狗肺的杀手还敢称‘君子’!我恨不得将他们一个个碎尸万段!”

  秋以桐只觉得眼见燃着的都是火,热得她汗水直流,内里却又包了冰,又冷得直抖。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想到皇上为牵制她与周潜光,将郭茜痕一家还有陈广生都拘禁于宫中,又手握君子堂这样令人不寒而颤的杀手相威胁——其实皇上拥有天下,便是不做什么,也足够他们又恨又怕了。这样一看,与其说梁文肃是一个帝王,倒不如说是鬼魅……

  周潜光向外瞟了一眼说:“有人来了,我先走了!师姐你自己要小心,咱们的敌人可是拥有天下的皇上,这场戏咱们得演下去,等着梁岑瑞下面的行动。”然后他便走了,秋以桐也无力说什么。

  秋以桐独自坐在那里,一会儿谢宸便领着人进来了,看到秋以桐便吩咐人道:“快去给良娣收拾收拾,从此要劳烦良娣天天住在这里照顾太子了!”

  秋以桐抬头看向她,只见她端正的圆脸之上,仍然是端庄高贵的神态,恨不得也划破了她的皮看看她的内里是什么样的!秋以桐坐着既不动,也不向她行礼,淡淡地向众人吩咐道:“你们都下去,本宫要与太子妃说一下关于太子的大事!”众人并不敢就退下,直到谢宸又吩咐了一声,才敢离去。

  等人都走了出去,秋以桐便站了起来,直盯着谢宸道:“你是双胞胎中的哪一个?姐姐还是妹妹?”

  谢宸脸上一凛,强作镇定,微笑道:“良娣因太子之症,伤心得糊涂了吧,本宫是独生女!”

  “是吗?”秋以桐猛然出手向谢宸手上抓去,谢宸连忙一夺,秋以桐便转动手腕,游蛇一样缠上她的手臂。

  谢宸竟然能够随着秋以桐的动作,灵活而优美地转动手腕一一化解,最后竟反扣在秋以桐的手腕上。她那双黑珍珠一般的眼睛里泛着剑光,斜睨着秋以桐道:“你若是没有了兰华剑,就跟废物一样!”

  秋以桐亦将目光化成剑,回敬道:“有些人即便拿着兰华剑,也依旧是废物一个!怎么,谢国公家的大小姐,自小练的不是诗书女红,而是上乘功夫?”

  谢宸笑一下,也回敬道:“傅大人的小姐自小练的也不是诗书女红,而是上乘功夫啊。”

  秋以桐冷哼一声松开了手,盯着谢宸道:“太子指使君子堂的人杀了萧燕,还嫁祸给我,你便是帮凶!谢宸,你的真名到底是什么?”

  谢宸倨傲地看一看她,不再隐瞒什么,说:“本宫的真名是沈鸿,同胞妹妹名为沈雁……”

  秋以桐不觉笑了出来,说:“我讨厌的人,怎么都不约而同拿飞鸟当名字?若有来生,我可要防备着点天上飞的!”

  “你还有心思说笑?不知道你的情况多危急吗?”谢宸说话时的妩媚令秋以桐惊心,那实在像极了从前的萧燕,转瞬既变的面色,含着笑的威胁,好似甜蜜芬芳的毒药。可是比之于萧燕,这个人要可怕得多,萧燕所做的一切都失败了,想为丈夫与孩子放下一切时又被杀,实在是一个哀伤的人物。而眼前的谢宸,足下已不知踏着多少人的尸骨!

  “危急?哪里来的危急?”秋以桐倒是有恃无恐。

  谢宸一笑,耐心地解释:“从前对付你,用的是攻心的手段,现在不必了,就可以明刀明剑!秋以桐,你以为你还有几日活?现在皇上因为太子全然不顾兵书,本宫却不能忘怀,你应该将它从东林庵带出来了吧?在哪里?还不快交出来!”

  秋以桐道:“你也太急了,一下子说这么多话,我得一一回答。你问我还有几日活?这得问太子还有几日。你不可能不在乎他的性命吧?因为你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他登上皇位,当一个太平皇帝,而你母仪天下。他若不在了,你的一切努力也就白费了!奉劝一句,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很危险!”

  “你这么说……难道……是你给太子下的毒?”

  秋以桐笑道:“你的模样与语气多么迟疑!想来,你是知道下毒的不是我!”

  谢宸一脸的灰心,放开了秋以桐道:“本来还以为你已被太子打动,去东林庵便是为了取兵书,可是太子竟为了个臭男人这个样子,父皇他慌了神,也便全乱了!”她猛然间甩过头,盯着秋以桐一步步走来,突然抓住她,将她扯到太子床上,望着仍旧安静躺着的梁岫琛道:“他不是不喜欢女子吗?可是为什么!他若醒着,本宫倒真想问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你,我们叫了他许久竟不及你坐在这里说几句话!想一想素日他对你的所作所为,本宫有时是真怀疑,他对你到底只是假意,还是掺了许多真情!”

  秋以桐不禁想,她曾经也一度将太子当成一个真君子,被他的种种温柔与宠爱触动情肠……她甩开谢宸的手,冷冷地向她一瞥,又想到初见谢宸时,只觉得她端正雪白的圆脸之上目似点漆,双眉墨画,又是一头漆黑发亮的乌发,满身纯正的色泽,毫无含糊之处,端庄高贵,竟完全没有怀疑过她的表像之下是另一具狡诈灵魂。这样的人与太子,果然是天生一对!

  谢宸突然喝一声:“兵书在哪里?”

  秋以桐冷笑道:“你不配知道!”

  “你……”

  秋以桐突然转头盯着她,双目中的光芒好似冷电,冷笑着道:“怎么!你想怎么对我?我与师弟,可是唯一能够救太子的人!”

  谢宸爆发的怒气转瞬之间便又被自己压住,微微一笑说:“最好你们真的可以救他……皇上即便担心难过到了极点,也是英明无双的,他懂得满天下为太子寻解药,你与你师弟手中的筹码便只够用到那时!”她望着秋以桐又眼眸如走珠一般地打量一阵,转过身便走。

  秋以桐望着她的背影消息,又望一眼躺着的梁岫琛,想到少时与师弟玩“挑竹签”——一把竹签“哗”地一声撒出去,两人轮流去挑,因为只能触动一根,所以在下手之前一定要看清竹签之间的关联。而此时她与师弟不正处在一堆彼此牵制的竹签之中,哪一环错了都要输掉……

  她坐那里,见梁岫琛的眼珠子眼皮下转动,便说:“你在想什么?正做着一个美梦,还是恶梦?亦或挣扎着想醒过来?你对我说过几句真话?你就是当年的锦衣少年,不是真的;你喜欢我,不是真的;你怕当皇上,不是真的;那么那夜,你说你因为你母后,不愿意将他人当作替身,这是不是真的?方才听你父皇说,你若是有个好歹,他百年之后不知如何见你母后……哎,也不知道,他当时所说的你的母亲,真的是你的母后,还是他早已逝去的挚爱?太子殿下,你本也情有可原,又已是这天下最尊贵的人,为什么又贪心着想要兵书呢?你该知道你与你父皇都不配的,正是因为知道,你才打算骗的,是不是?”她向远处眺望,目光却又被寝宫华丽的一切阻隔。

  她目光如剑,冷笑自语:“欺骗,是我这一生最不能原谅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