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三章:宝光不应

作品: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 作者: 李式微 更新时间:2018-11-01

  十月下旬,敦煌一带又下冰雹,之后又发地震。当地官员呈上一块泛青色的石头,据说是地震使山体滑落,露出这块石头放着青光,隐隐地仿佛刻有字迹。官员便派石匠将其采下,石上青光才收起,只见青石上字迹是:梁断屋倾,宝光不应。

  敦煌有千佛洞,素来是佛教盛地,官员看到“宝光不应”四字便觉这是佛祖降罪之意。待呈京面盛,众人便说,“梁断”、“宝光不应”这些全然指向的是太子。因为梁岫琛还是王爷之时,封号就是“宝应”。如今太子又遭蒙不幸,天有异象,便是佛祖的警示。群臣于是进谏,说是太子安危关乎国运,还有后宫妃子亦希望皇上能够大赦天下,好为太子积福。

  梁文肃为了爱子“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便决定大赦天下,天下所有牢狱中之罪犯,除了杀父弑母者全部减刑,亦决定放出宫一批宫女,缩减后宫开支作礼佛之用。如此一来,刚被打入死牢未久的韩将军一家便成了最大的受惠者。

  梁文肃的江山是从燕家手中夺得,又染着生死与共的兄弟李勉的鲜血,半生背负着乱臣贼子、背信弃义之名,所以比之于历代帝王更注重以仁义威重于天下,而不是杀戮。因此本朝谋反之罪,倒不比弑杀父母重。梁文肃因为爱子,本恨韩家入骨,可是想一想此事成因,不过是因为这些儿儿女女的私情,韩将军又有功于国,群臣一番进谏,便得以改判为流放。

  秋以桐听说了,也便明白梁岑瑞所言的“自古以来常用的一些手段”为何。那块刻字的青石想来是他的手笔,敦煌下冰雹又地震也是凑了巧,至于石头泛青光,也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玄虚。

  大赦天下,自然普天同庆。后宫之中的宫女因为有机会离宫,各自怀着一段心事:归思、别离、抉择、不安……放宫女出宫的事由何贵妃与太子妃负责,自然是以年岁为先,先拟出一批,问过那人意见,再有自愿出宫者可禀明主子,主子允了,向上禀明便可出宫。

  宫女人数众多,有的愿意出宫,也便刚好如了意;有的想要出宫,可是在宫外早已是无依无靠,也就犹豫不决……

  秋以桐一听说放宫女出宫的事,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叶蔻。可是她没有想到,第一个来求她想要出宫的竟是江芷。

  那时秋以桐服侍过太子服药,听说郭茜痕等人在滴翠亭里,便出去散一散步,也便“巧遇”了他们。众人都在,郭老爷坐着正讲一些自己的传奇故事,每讲几句就引得郭茜痕插话,说是之前讲的不是这个样子,而是如何如何。郭老爷便骂她说:“为父自己的事,自己不清楚?那个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还敢说为父讲的不对……快闭嘴,好生听着!”

  郭茜痕便扑在她爹爹背上,冲着他的耳朵嚷嚷道:“你这些破事儿也不知道讲了多少遍了,我怎么会记不住呢?”

  郭老爷一撇嘴,一副认真的样子说:“你记性差呗!”

  “乱讲……我记性最好了……”郭茜痕便抱着她爹爹的脖子撒起娇来,仍旧冲着他的耳朵嚷嚷,“爹爹啊,是你老糊涂了……”她的声音甜脆脆,听起来好像嚼甘蔗。

  郭老爷在她头上轻拍着说:“哪家的女儿像你这个小妮子一般跟爹爹胡闹,说谁老糊涂,说谁老糊涂……”

  诸如此类闹剧,郭承文与郭则鸣在家也不知看了多少,不以为意。陈月婵与陈广生之父陈延信平日虽然也不是一味严肃,却极有威严,他们从不敢如此,便看得有些愣愣地发笑。秋以桐远远地看到,不禁在心里羡慕,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样的人,自己若是在父亲的关怀下长大,会不会也如郭茜痕一般永远无忧无虑……

  秋以桐含笑走进亭内,郭茜痕一见她便惊喜地“啊”了一声儿,想要叫“师姐”又想这个称呼到底还是不能太公开,便傻笑着不说话。郭老爷自然也被嘱咐过,看到秋以桐不知是不是该行礼。秋以桐便遣散宫人,叫他们离得远远的,只有他们这些人在亭内或坐或立,她也笑着向郭老爷一点头道:“郭伯父好。”

  郭茜痕向她笑道:“师姐啊师姐,其实咱们都在皇宫里了,你也在那些跟鬼一样的侍卫面前露了一手,不用顾忌什么,还教我‘万紫千红手’吧!”

  陈广生便说:“师妹啊,不要只知道练功,我们可都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不能不谨慎啊!”

  “既来之,则安之!”

  郭承文笑着“呦”了一声儿道:“小茜儿,最近读书了,还知道这个词儿了啊……”

  郭茜痕嘟嘴道:“我本来也就知道知道的!”狐狸眼中闪过狡黠的目光,向陈月婵一指转口又道:“不过……平日里老听陈姐姐说,我也便更知道了!”她这一指,自然将众人的眼光引得陈月婵,陈月婵便微微一笑。

  秋以桐过来时,还以为他们知道了入宫其实是当“人质”,会惶惶不安,本还想安慰一番使他们放心,却见他们果然“既来之,则安之”心下佩服又觉骄傲——有这样人品出众的朋友,实在三生有幸!所以安慰之语她略去不提,也坐下来继续听郭老爷讲那些长着青苔的故事。

  过了一会儿江芷便来了。秋以桐在太子处住着,轻易不回晴染殿,江芷原本被留在晴染殿,也是好几天不见。江芷一路走来都是垂着头,待到行过礼,秋以桐问她话,她才抬起头来一看,竟见亭子里许多生人,更有陈广生、郭承文、郭则鸣三个年轻男子,被吓了一跳又满面飞红,说话也便吞吞吐吐的。

  秋以桐早已习惯了她如此,便温声道:“不碍事的,这些都是自己人,你有什么事尽管说!”

  江芷便鼓一下气,怯怯地道:“不是……放宫女出宫么……奴婢,想要出宫……”

  “你想出宫?”秋以桐没有想到,心里有些失落,“难道是我待你不好?”

  江芷吓得忙道:“不、不、不……不是的,不是的……那个……”

  听她说话又慌又结巴,郭茜痕便忍不住“嗤”地一声笑了,郭承文便也笑着一侧头,向江芷通红的小脸上看去。郭则鸣见三哥如此,便暗推他一下,拿手挡着嘴道:“这姑娘可怜可爱,你敢说吗?”

  郭承文一愣之下才想到四弟是指“遇见喜欢的姑娘”的话,便摇一摇头,轻声道:“不够大方!”郭则鸣冷笑一下,觉得分明是三哥胆怯,空口说白话。

  秋以桐见江芷那样子,便又问:“你为什么想出宫?”

  江芷红着脸,垂着头,低声道:“因为奴婢,因为……”

  秋以桐“唉”了一声,又问:“你果真想出宫,想好了?”

  “是。”

  “你在宫外还有什么亲戚?”

  “一些远房亲戚。”

  “远房亲戚……他们对你好么……”

  “这个……”

  秋以桐叹一声道:“江芷,我不是不让你出宫,只是若你在宫外无依无靠,倒不如留在宫内。”

  江芷沉吟良久,还是一鼓气道:“奴婢是真的想出宫,已想的十分清楚。奴婢是个无用之人,幸好遇见良娣这样的主子才能如此,可是保不准又在别处有过失。所以,奴婢还是想出宫去。”

  秋以桐低头一想,江芷的确太过笨拙,自己好好待她不难,可是若是一两年之后自己脱身离宫,那时江芷又在什么样的主子手下就难说了。她便叹了一声道:“好吧……我准了!你安心下去吧,顺便将叶蔻叫过来。”江芷便重重地给秋以桐叩了几个头下去。

  众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叶蔻徐徐来到。她穿过长廊往亭子走来时,便吸引了郭则鸣的目光。她身材挺拔,气质朗朗,远远地便使人感受得到那坦荡荡的目光,刚刚目睹过江芷的拘谨不安,她便显得尤其与众不同。他连忙推郭承文,悄悄指一下道:“看这位多大方,怎么样?”

  郭承文笑着一眼望去,见到叶蔻的模样不禁一愣,转头又望了秋以桐一眼,心想她们两人的身形、气质竟有几分相像!走近了再看,叶蔻也是干干净净的脸庞,俊眼修眉,其美貌虽不比秋以桐那般令人过目不忘,也耐人寻味。不觉间,他愣愣地将手中的扇子一折一折地合上……

  叶蔻行礼道:“见过良娣,不知良娣传唤奴婢,所谓何事?”

  秋以桐先让她起身,而后直接问:“你可愿出宫?”

  叶蔻感激地一笑,望着秋以桐道:“良娣若允,奴婢感激不尽!”

  秋以桐便点点头道:“那你便下去收拾吧!”

  叶蔻便道:“多谢良娣,大恩大德,没齿不忘!”然后跪下叩头。

  参照江芷,郭则鸣哪料这一个与秋以桐的对话这么干脆简短,眼看叶蔻叩完头就会走,便又推他三哥一把道:“你不敢了吧!你若不敢,以后可别再说我!”众人听到他这话,也不知什么意思。

  郭承文眼望着叶蔻一下一下磕头,手将最后几折扇子一一合上。最后叶蔻站起,他亦将扇子合好在手中一击站了起来道:“姑娘留步!”

  叶蔻望他一眼问:“公子可是说奴婢……”见郭承文点一点头便问,“公子有何吩咐?”

  郭承文低头清了一下嗓子,一抱拳道:“在下……在下郭承文……这位是家父,这位是四弟郭则鸣,这位端福公主乃是家中小妹郭茜痕……”他竟将亭子内的人一个个地向叶蔻介绍起来。

  郭则鸣忍不住笑,见他三哥说话时头也不敢抬,在心中暗道,这是临了了不敢说,赶紧转的话吧!众人也是不解,欲笑不笑地看着。

  叶蔻更是尴尬,听他说一个人,便福一下,口中问安。末了,她眼望着郭承文,笑着问:“不知公子令奴婢认识诸位贵人,有何吩咐!”

  郭承文知道四弟在盯着自己,便又清一下嗓子,头一仰道:“本公子说这些就是想告诉姑娘,我四弟心里一直喜欢陈家二姑娘……”郭则鸣眉毛一扬,而后连忙看陈月婵,只见她满脸发愣,而后才脸红起来。郭则鸣气得也不知拿他三哥怎么办,却听他三哥话未完,接着又说:“所以说,陈月婵就是我们郭家未过门的媳妇!”

  郭则鸣一下子跳了起来,其它人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听到这里便都是满脸含笑,只觉得空气中热辣辣的,不约而同地望着郭四、陈二两人笑着喝水。

  叶蔻尴尬地听着,正想说“奴婢知道了,恭喜恭喜!”却又见郭承文一把按下他四弟,灼灼的目光盯着她道:“跟姑娘说这些,也只是想问姑娘——陈广生二姐未来夫婿的三哥喜欢姑娘,姑娘可愿嫁给他!”

  叶蔻听得一个“嫁”字,脸便红了起来,又与众人一起算“陈广生二姐未来夫婿的三哥”是谁?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在亭内转来转去,终究是郭老爷子先明白过来,一口水全喷了出来,弄湿了胡子,笑得前仰后合。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