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第二卷第八十三章 血溅冰岩

作品:浮生 作者: 圼火 更新时间:2019-01-12

  

  一座冰封的大山之中,漫天雪花如刀。

  半山腰上,一个弯月形崖壁前的空旷石漠上,众多修士正在混战。混战的有妖修,也有人族,还有一些这片土地的原生生物,每个人都出手狠辣,力求招招见血,带有灵气的血渍染红了大地,非常刺眼,又都有保守,没有谁愿意拼尽全力,到最后任人宰割。漫天雪花将巨大的能量波动悉数吸收,确保整座雪山不会受到任何的损伤。

  弯月崖壁上,一个个字符在冰层下时不时亮起白光,光芒穿过冰层,照在修士身上,每一道光芒,都能起到修复创伤,平复气息的作用,非常玄妙。

  天堂和苦海在远处遥望,没有参与到混战中去,苦海兴奋地俯瞰混战中的众人和妖,咬牙切齿地说:“这些贪婪的家伙,这神书明明是我们的先祖的,他们凭什么跑来抢?真希望他们打个两败俱伤,可惜这些家伙太引渡,什么时候都不忘记留一手!”

  “没事没事,只要白矖被那蛇妖拖住,我们就能够将神书收入囊中。”天堂一脸自信。

  “嘿嘿,”苦海一脸坏笑,“不知道这些家伙发现自己白忙活了一场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要是发现我们,一起来追杀的话,那就可以好好刺激一回了。”苦海眼中放精光,充满期待。

  天堂白了苦海一眼,皱着眉头说:“真不知道先祖究竟藏了什么东西,竟然会藏到神族的领土中来。”

  苦海收起嘻嘻哈哈的表情,正经道:“不管是什么,不管能不能带来益处,灾祸是少不了的,不会引发灾难的东西,先祖是不会藏起来的,再神奇的东西,只要无害,先祖都不会藏。”

  “血溅冰岩,天降绿影;九幽魔井,变换风云。预言的前四个字已经应验了,不知道后面十二个字讲的是什么。”天堂依旧愁云满面。

  “不管是什么东西,我们都必须取出神书,神书回归地精家族手中,总比流落到其他种族手中要好,一旦落在这些妖精和人类手中,不知道会惹出怎样的祸端。”

  苦海轻叹,突然扭头看向远方,说:“不知道那个身怀未来之力的人类怎么样了,若是他没被白矖算计,顺利取得了伏羲神甲的话,未来在源荒浩劫中,也许能够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一万多年的未来之力啊,可惜,与沉数十万载的灾难相比,一万年的未来之力真的够吗?”

  “你是说玄尘吗?我也不知道,毕竟未来之力这玄奇的力量,历史上有幸获得的生灵,大多要么惨死,要么达到惊天地泣鬼神的高度,他们的命运无人能够推演。可玄尘身上的未来之力,面对即将到来的浩劫,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天堂目光深邃,瞳孔中出现玄尘的倒影。

  石漠之上,众多的修士仍在混战,那曾与玄尘发生摩擦的黑衣女子正和周刑冬、周刑海、周刑天三兄弟对战,她全身上下法器众多,加之运用纯熟,且道行不浅,同时对三人发动攻击也不落下风,隐隐还有压制之势。

  赵瑜阳也在混战之中,不过他没有主动出手攻击任何人,而是不断在一个个空间节点之间穿梭,是不是将一两朵凭空冒出的雪花收走,不知有何意图。

  月牙形石壁上,一个个神文流溢出的白光如同迷心药一般,刺激着每一个人和妖精继续战斗。突然,银铃般的笑声在石漠平地上空回响开来,声声清晰入耳,兵器的碰撞声全然掩盖不住女子的笑声。

  众多修者停止打斗,抬头看天,只见白光一闪,一个白衣女子从天而降,她皮肤白皙,脸庞圆而不肥,一双大眼中流转着祥和的光芒,身上曲线恰到好处,多一分则显妖娆,少一分又嫌弃不足,如同仙子降世。

  “你是什么人?竟敢嘲弄所有人!”一只蜈蚣精声音如雷,张口就对白衣女子吐出一道七彩光芒。

  “七彩魔毒,天下十大至毒之一!”有人看出了这光芒的端倪,失声道。

  众人和妖精闻言,纷纷看向白衣女子,都想知道这白衣女子会如何应对这剧毒。只见白衣女子微微一笑,神色泰然自若,水袖一挥,一团白色光粒组成的绸带飞出,绕着那七彩剧毒旋转,如蚕作茧般将那飞来的剧毒缠住,快速变小,变成一个透着紫光的白色小球,被白衣女子收到手中。众人哗然,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女子的来历。

  “果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连这石壁上是什么东西都尚不清楚,便争得这般你死我活,不怕到头来徒为他人做嫁衣裳吗?”白衣女子环视众人,嘴角凝笑。

  “哼,任谁都看得出这石壁上的是了不得的宝贝,不然怎会几缕光芒便有如此神奇的作用?”那蜈蚣精发红的双眼转黑,平静下来,声音却依旧傲然。

  “我可没说这不是宝贝,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些道理你们不会不懂,只怕你们拼个你死我活,最后得利的,与你们都没关系。”白衣女子看向天堂苦海所在的山头,颇有深意的说道。

  苦海睁大双眼,狠狠瞪了白衣女子一眼,说:“哪来的狐狸精乱搅局!”它把声音压得很低,怕被山下的一众强者察觉。

  “她可不是狐狸精,她是一条白蛇。估计她是知道了什么,不然不会跑出来搅局。”天堂目光迎向白衣女子,如是说。

  苦海睁大双眼,看了看,做恍然大悟状:“她就是那条神秘消失的白蛇,我记得,当时小蝴蝶发现她只留下了一个虚影,本体不见了。”

  “她要是再这样盯着我们,底下那些蠢蛋就会看出端倪的!”苦海咬牙幻化出两个紧抓的小拳头。

  白衣女子的目光在苦海的话出口的瞬间转向了月牙形石壁,她飞至石壁前,仔细端详,众人见此,都戒备起来,几个妖精更是手中的兵器开始闪光,白衣女子俨然已成为靶心。对此,白衣女子全然无视,一会点头,一会摇头,大约看了小半刻钟,转身对众人说:“这东西属于地精家族,却需要人神魔三族血液共同祭献,才能真正现世,由于神魔早已不知所踪,真正的神魔血也没那么容易获得,神魔结合体——妖精之血成了替代品。”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利用我们相互厮杀?”那蜈蚣精脾气暴躁,闻言黑色的大眼睛又变红了。

  “只是少数几个妖精被重点照顾,剩下的神魔血脉过于稀薄,纯属自个瞎掺合进来,与幕后人的计划毫无关系。”白衣女子对着众多妖精摇头,透着淡淡的轻视,却令每个人和妖精心中都不好受。

  “妈的,她怎么知道神书现世所需要的祭品的?她明明不是我们地精家族的成员!”苦海咬牙切齿,就要立刻冲出去与白衣女子大战三百回合,被天堂拦住了。

  “不是只有地精家族才能知道地精的一些秘辛,神书这样的宝物,想必远古列族都有相关传说,她能知道,或许和她的先祖有关,不要轻举妄动,我就不信她不想要神书。再说了,这些贪婪的家伙未必会相信她,说不定会群起而攻,将她撕成碎片。”天堂在苦海耳边说道。

  果然,白衣女子的话出口,立刻有不少修士和妖精面露疑惑,一脸质疑,月牙形石壁上,神文的光芒越来越盛了,那光芒照在众人和妖身上,令他们如沐神泉,身心倍感舒畅,心中杀机大动。

  白衣女子摇头叹息,水袖一挥,凭空消失,留下一句轻叹:“迟了!”

  众人环顾四方,再也找不到白衣女子的踪影,不由得再度哗然。

  “血,血真的不见了!这些白光在吸收地上的血液”一只豹子精眼尖,最先发现从石壁上透出的白光正在吸食地上的鲜血,地表大半的血液,已经不见了。

  “难倒她说的是真的不成?我们真的在为他人做嫁衣么?”一个拿着巨大榔头的大汉满面怒容,环顾四周,想要将那幕后“黄雀”揪出来。

  不知榔头大汉,许多人和妖精都开始相互猜忌。

  “这蛇精不简单呐,她是在故意挑拨下面那些傻子,方才说真话的目的,是为了这群傻瓜的注意力,让他们刚好发现神光吸收祭献之血又来不及阻止,真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天堂倒吸冷气,眼中浮现出几分忌惮。

  “她有这么聪明吗?”苦海怀疑,身上泛起迷蒙的绿光,随即睁大双眼,他试图追踪白衣女子遁离的轨迹,却失败了,“或许她真有这么聪明。”

  “神书出世在即,事不宜迟,实行下一步计划!”天堂眉头紧皱,白衣女子的出现令它倍感不安,它想快点取走神书,不想再耽误时间。

  “嗯,好吧,”苦海大喊,“飞雪封天!”

  声音浑厚,传遍数里,石漠地上方那些能够不断吸收修士和妖精战斗所产生的能量波动的雪花突然迸发出强大的气流,将一众毫无防备的修士全部击倒在地,有些化成人形的妖精被这突然一击,瞬间显化出本体。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正的黄雀出现了!”那蜈蚣精非常兴奋,它一身硬甲的流线能很好地导开能量攻击,不受影响,加上天生好战,故非但不惊慌,反而期待“黄雀”现身。

  不过,那些能量迸发出来后没有消散,反而是突然倒流、凝滞,变得如同淤泥、胶水,严重限制石漠上大小人与妖的行动。

  “奶奶的,有种出来和老子单干,老子一榔头砸死你!”榔头大汉面目因愤怒而狰狞,在粘稠的空气中费力迈步,挥动榔头。

  “咦,还有三个家伙不受限制,有点麻烦了!”苦海看向场中,只见赵瑜阳、蜈蚣精,和一只鱼精受到的限制都极其有限,尤其是那鱼精,竟在飞雪封天阵中来去自如,直取月牙形石壁。

  蜈蚣精见状大怒,冲向鱼精,浑身彩雾泛起,怒吼:“原来你就是那幕后黑手。”

  鱼精一脸反感,尾巴暴涨,变成金石,却柔韧无比,抽打蜈蚣精,将之逼退,说:“无可救药的蠢驴。”

  众人和妖精闻言,本不确定鱼精是否为幕后黑手,此刻都有几分确信了。鱼精眼中精光一闪,意识到说错话了,却没有停止前进,它没想过得到石壁上的全部神文,以它的修为,只看破了其中一个,也只想取走这一个神文。为尽快得手,鱼尾竟脱落下来,化身一条钻石鱼,与那蜈蚣精拼死缠斗。

  对此,众人和众妖出奇一致地保持了沉默,所有人都想做黄雀背后的老鹰,黄雀得手之后再下手。在此之前,谁也不愿意浪费力气。

  “这鱼精不简单啊,居然懂得其中一个神文,若是被它取走,那还得了?”苦海尖尖的头顶冒出一缕缕青烟,青烟凝聚成一条青鱼,朝那鱼精游去。

  “最早的大妖都是神魔结合生下来的,拥有神魔的双重力量,强大无匹,它的某个先祖也许是这样的大妖的直系后代,懂得个别神文也不足为奇,不过为保神书完整,还是要阻止它。”天堂口吐绿光,加持在那青鱼身上,使之越发灵动起来。

  “血溅冰岩,天降绿影,看来第二条,已经应验了!”白衣女子的声音突然在天堂苦海的耳边响起。

  天堂苦海被吓了一跳,环顾四周,却察觉不出白衣女子的所在,苦海怒问:“老蛇妖,什么意思?”

  “不用问她,自己看。”天堂声音干涩,呆呆地看向石漠地。

  苦海顺着它的目光看去,只见那青鱼快速飞向月牙形石壁,真如天降绿影。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