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清清

作品:如渊豪门,总裁别爱我 作者: 樱桃红 更新时间:2018-10-12

  

  在看来是她痴人说梦而已,她真的累了,所以离婚吧。她何尝不想要一个美满的家庭呢?只恨是自己命不好吧、

  “不可能的。”穆易绝震惊的听了衣清寒的话身体微微的抖了抖。所以直接决然的将衣清寒的将法打断。

  衣清寒闭着眼睛,无力的开口:“穆易绝,我们这段婚姻太难了,太辛苦了,放了对方吧。”

  她怎么会想呢,她也不像,因为她爱他,只是这样的爱却卑微到;连自己都看不起。

  “我不会离婚的,……”

  穆易绝看到这种反映的衣清寒,脸色大变,他感觉自己有一种患得患失的预感,真的竟然有点担心。

  还不等穆易绝将话说完,衣清寒便掉过头走进了卧室,她真的累了不想再跟他争执什么。

  穆易绝随着衣清寒的也走了进去,衣清寒去关门穆易绝却将门稍稍用力的推开。

  衣清寒争执不过也不和他争执。

  “你出去。”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的,一个人悄悄地哭一场,每次都是这样,她每次难过的时候会抑制不住的哭泣。她不想让穆易绝看到她脆弱的眼泪,

  “你出去。”衣清寒还是推着穆易绝冷冷的说着,她现在不想见到他。

  穆易绝轻而易举的就将衣清寒乱动的手制止住,然后大声的呵斥:“你知道那个男人有多么危险吗?”

  穆易绝几乎是用暴怒的声音说的。

  衣清寒微微的一怔。不知道穆易绝为什么这样说,也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衣清寒冷冷的一笑:“那又怎样?”

  她泪眼蒙蒙的看着穆易绝冷冷的开口,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心底其实早已经在滴血。

  “你离他远点,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接近你是有目的的。”穆易绝看衣清寒一脸倔强,终于实话实话。

  他真的是在担心她,刚刚只是她非要就自己。

  “我本来就没有离他很近,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人,已经根深蒂固了对不对》?”衣清寒气的脸色发白,甚至差点昏厥,她看着穆易绝心寒的开口,在愤怒之下的她也并没有察觉到穆易绝其实是对她的关心。

  “最好是这样。”穆易绝看着情绪比较激动的衣清寒,也退了一步,低低的开口,但是对于他对她的关心她没有理会。他的心里还是微微的有些不舒服,除了陆书瑶他从来都没有为谁这样担心过,也许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妻子吧,穆易绝自欺欺人的这样想到。

  “出去,我想休息。”衣清寒看着穆易绝那张冰冷的脸愤恨的开口,他对自己的伤害难道还不够吗?那些伤害不仅仅是指肉体上的。

  “这是我的家。”穆易绝抬头看着衣清寒,很久很久她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或许是因为他自己觉得理亏,所以他才没有说其他的什么吧,刚刚自己实在是太愤怒了,也因为她说的那些话。

  “是你的家,我会跟你离婚的,只是现在请你出去。”衣清寒也看了穆易绝许久冷冷的大喊接近歇斯底里。

  穆易绝看着情绪比先前更加的激动地衣清寒,本想警告他一番,但是他自己又不像继续争吵下去只是说了一句:“你别想逃开我,这辈子你嫁给了我,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除非死。”

  他的脸上闪过了浓浓的杀意,还有决然。

  “那你在外面和无数个女人上过床那她们就都是你的人吗?你为什么不把她们也娶进门呢?”衣清寒心痛的开口,大声的质问着。

  还不等穆易绝再次开口说话,她就上前推着穆易绝。

  “你出去听到了没有。”衣清寒看着穆易绝还不走而是警告自己,她终于忍无可忍,拼尽全力的推着穆易绝。

  “唔…”穆易绝闷哼一声,下意识的俯下了高大的身子。

  衣清寒愣愣的看着脸色抽搐的穆易绝,忘记了反应。

  等穆易绝抬起头来的时候衣清寒才想起他还受着伤呢。

  “你怎么了?”衣清寒先前的愤怒和恨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她脸上时慢慢地着急。

  她走过去,轻轻地扶着穆易绝低下头看着他的小腹,他就是那里受伤的。

  此时,穆易绝并不死装而是真的痛苦的叫出的声音,衣清寒在愤怒之下使劲了权利所以讲他的伤口真的裂开了。

  看着穆易绝被血染红的衣服,衣清寒大惊,她的眸子一片慌乱。

  “血,一定是伤口裂开了。”衣清寒着急的并没有看衣清寒而是跑出去去取药箱,情急之下她只能想到这些,而先前的不快早已经被她忘记了。

  穆易绝看着那个慌张的瘦小背影,心底突然狠狠的一疼,她就是这么不计较,就是这么善良。

  突然他有一种后悔的感觉,是内疚或者可以说是。

  衣清寒匆匆忙忙的返了回来,就直接的拉着穆易绝让他坐到床上,当她打算查看他的伤口的时候——

  衣清寒的脸微微一红。这才想起自己的举动有多么的愚蠢,他的伤口处在那里,而她也太不记仇了,她红着脸尴尬的看了看穆易绝,然后在看到他那含笑的眼后低下了头转过身子。

  “你这样紧张我?”穆易绝不顾流出的血,直直的站起身来到衣清寒的背后,然后淡淡的开口,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怎么可能?”衣清寒突然感觉内心有一阵委屈感,她没有回头想离开这个房间的,但是还没有走一步,穆易绝修长的胳膊便挡在了她的前面。

  “你想让我流血而死?”穆易绝的脸色极为严肃让衣清寒有点不敢饭反抗,所以她站在了原地没有说话。

  “说话。”穆易绝严肃的开口。

  “…”衣清寒还是不说话。

  “快说,你真的想要让我流血而死吗?”穆易绝再一次严肃的逼问。

  衣清寒还是没有说话。

  穆易绝有些不悦,他的眸子里也闪过了一丝怒气。

  他突然将手放到了衣清寒前面的坚挺上,低低的威胁出口。

  衣清寒一片慌乱。她将穆易绝狠狠地推开,然后转过身看着穆易绝泪水溢出了眼眶,她看着他冷冷的开口:“是,我是紧张你,我是担心你那又怎样呢?可是你呢?只会给我安装莫须有的罪名,只会打我。”

  衣清寒委屈的泪水就那么顺着脸颊滑下

  穆易绝一怔,心竟然狠狠地一痛,他承认是自己错的太多分了。,一点都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

  “穆易绝,我是在意你,是紧张你,是担心你——可是你不知道的是—”衣清寒悲凉的看着穆易绝突然停下了说话。

  看着穆易绝那冷酷的脸,衣清寒的脸上嘲讽的笑了,她那双含着幽怨的眸子现在更是说不尽的凄凉。

  穆易绝冷冷的看着衣清寒,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只是心底分明有一种感觉在充斥着他,好像是一种喜悦,不应该说是一种狂喜。

  “我爱你!”三个字,说出来震惊了站在地上的穆易绝,同时也让衣清寒的心长长的裂开了一道口子,此时她的心依旧在滴着血。

  穆易绝看着她显然有点不可思议,衣清寒却是失望心碎的闭上了眼睛。

  穆易绝,你到底还要给我多少伤害,你到底还想要我承受多少伤害。

  终于将一直掩藏在心底的事情说了出来,衣清寒原以为自己会轻松一点,但是当她感觉到室内的沉寂时才发现自己错了,不应该说出来只是已经说出来就;就算是自己后悔想反悔又有什么用呢?

  “爱我,就是要我流血而死?”穆易绝很久才回过神来,他这才知道他对衣清寒的伤害有多深,心底的歉疚现在不仅仅只是先前打她后的歉疚,而是一种深深的歉疚,也是自己内心一种深深的疼痛。

  突然,他有些恨自己。其实一开始自己并不是对她多么讨厌,只是因为太过于爱陆书瑶了。但是他后来惊奇的发现自从有了衣清寒以后,陆书瑶的影子在自己的脑海里却死那么的淡。

  衣清寒一怔,这才想起他的伤口处还流着血,虽然她担心但是却不知道该不该回头,最终她还是说了一句:“你自己可以。”

  说完她含着泪跑到了门口,刚踏出门外,就听见穆易绝大喊:“可是我后面怎么办?”

  衣清寒停下了脚步,最终还是不忍离去。她不敢看穆易绝的眼,所以她没有抬头只是用手翻着药箱准备好了东西。

  “你别乱动。”

  感觉到穆易绝的身子在乱动,衣清寒轻轻地开口。

  “清清…”穆易绝低低的唤道。

  衣清寒手一抖,

  “”

  衣清寒的脸色明显的变了变,她很意外听到穆易绝这么叫她,但是她依旧没有抬头,只是认真的重新替他处理伤口,手指轻轻地抚过,献血染红了她的手指,她的心微微的一痛,却也还是没有说什么。

  穆易绝将衣清寒细微的变化全部的收入了眼底,但是在看到衣清寒再一次黯淡下去的眸子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微微的一沉。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