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诡计

作品:如渊豪门,总裁别爱我 作者: 樱桃红 更新时间:2018-12-07

  

  衣清寒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她腾的一下子直接的就坐起了身子,懊恼的拍打着自己的额头,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说好了要找工作的,虽然说她不缺钱但是她现在想出去适应一下,为了自己的以后,迟早有一天她还是想要离开这个城市的,所以现在的她必须先学会自立。

  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马上来到离裳的房间,震惊的发现离裳已经不在了,但是看摆放的东西可以看出,她今天早晨根本就不在这里。或者说昨晚她已经不在了。

  这样的认知让她感到害怕,如果离裳昨晚真的不在家,那她去什么地方了,她都告诉她不要乱跑了,可是她还是走了,离裳真的很危险,如果病在她意料不到的时候发生,她该怎么办呢?

  衣清寒现在感觉她的冷汗都要冒出了,只是在房间里话乱的跑着,她却找不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当衣清寒看到桌子上的手机的时候,她这才想起是应该是、先给楚诗烟打一个电话,先问问楚诗烟是否知道她的下落。

  衣清寒已经着急的没有了头绪,她不知道该怎么办,首先要去哪儿找离裳,离裳很少出去,就算是以前和别人在一起她也很少出去,更别说是她自己一个人了。

  衣清寒自责的拍了怕自己的额头,等到电话的震动声响起,衣清寒第一时间就朝着电话大喊:“烟儿,小裳不见了,你看到她了吗?”

  衣清寒急得差点说不上话来。

  “怎么;了?你别着急,我问问我哥,我现在在锡兰姐这里。”楚诗烟听到了衣清寒焦急的声音,。整个人还是微微的的颤抖了一下,毕竟她真的也和衣清寒一样关心离裳,而且离裳又是哥哥最爱的人。

  再说了,她现在根本就行动不便,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哥哥交代。

  衣清寒听到了楚诗烟的说话,微微的缓了缓神,她现在不能激动一定要冷静,衣清寒在心底暗暗地告诉自己。

  如果离裳在楚临风那里,她是会放心,但是她会有另外一中的担心,担心离裳的事情被楚临风发现,担心……离裳被楚临风禁锢,再也出不来。

  楚临风和穆易绝虽然不是相同的人,但是在他们的性格大致上还是有一点相同的就比如,占有欲,这一点,离裳是他最爱的女人,他当然不会放弃,更何况离裳还爱着楚临风,衣清寒现在真的担心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烟儿,怎么了?”在电话另一端的穆锡兰似乎是听出了什么,她下意思的问了出口,她就感觉今天的楚诗烟表情也是怪怪的,而且,她今天不只是表情怪,言行举止都怪,还有她现在变得苍白的脸色,穆锡兰无法不怀疑她。

  楚诗烟看了一眼穆锡兰没有说话,现在重要的是给楚临风打电话,然后在和穆锡兰说她来的目的。

  “哥……小裳在吗,我现在有点想她,在的话我想去看看她。”

  楚诗烟听到楚临风接起了电话,尽量的让她自己的声音变得异常的平静,她不想让楚临风听出她的怪异,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她的情绪冷静下来。

  但是,楚诗烟微微的带着颤抖的声音还是让楚临风有所擦觉了,他诧异的开口:“烟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在哪儿?”

  楚临风一连窜的问题透露着对妹妹的关心。

  楚诗烟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去顾及楚临风对她的关心,以及她心底的感动她只是尽量的让自己装出没事人的样子开口:“哥……我没事,把你紧张的,我只是刚刚去游乐场玩了,所以有点急。你知道我的,我性格就是这样。”

  楚诗烟深吸了一口气,这个谎言希望楚临风能够相信,不过她现在最着急的就是离裳的下落,离裳到底在不在他那里。

  “傻丫头,还是那么贪玩,你先缓和一下你自己吧。”楚临风无奈的开口,显然话语中是对自己妹妹的一种浓浓的宠溺。

  楚诗烟等不到楚临风的回答,她感觉楚临风今天的说话好像是比较轻松了一点,她自己猜想,离裳应该是在他哪里的,想到这里,一颗紧紧悬着的心也满满的缓和了一下。

  但是她还是有点不放心,所以不死心的继续追问;‘哥,你还说我呢。我问你话呢。问你好几次了你还是不回答我。’

  楚诗烟嗔怒的开口。

  楚临风在电话的一端只是笑了笑,然后开口;“你不用担心了,离裳在我这里,至于你的那件事情,我想她一定不会怪你了,她善良,其实重要的是她爱上了我。你觉得这种情况离裳还会恨你吗?还会怪怨你什么吗?依我看,她应该是感激你还差不多。”

  楚临风以为楚诗烟还是因为那件事情耿耿于怀,想要讨好离裳,不哟的开口。

  楚诗烟听到了楚临风的声音,一颗心终于如大石头般的落下,只是她的心底泛起了苦涩,她可以听的出,现在的楚临风,自己最爱的哥哥是很幸福的,可是过不久,他们就会分开,这个结果他们谁都无法改变。

  楚诗烟心痛的对楚临风开口:“哥……我爱你,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你都要记得,你还有你的妹妹,你最亲的妹妹。’

  楚诗烟动情的说着,其实她可以想到失去离裳楚临风会怎么样,所以她现在这么说也是因为她好像已经知道了以后的事情,并不是多久,或许就会发生的吧。

  自己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会陈真的。

  楚临风只是笑了笑宠溺的开口;‘我知道,我的好妹妹,别太贪玩了,注意安全。’

  心情大好的楚临风丝毫没有察觉到楚诗烟的怪异,也许是因为他此时的心思都在离裳的身上吧。”“烟儿,怎么了,我感觉你怪怪的,而且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

  穆锡兰也微微的感到诧异,她不知道楚诗烟究竟是怎么了,看着她那张惨白的脸,穆锡兰更加的肯定今天的楚诗烟一定有事情。

  “锡兰姐。,等一下我打一个电话。”

  楚是烟打电话将消息告诉了衣清寒,顺便让衣清寒也来,衣清寒为难的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来了。

  ……

  半个小时候,衣清寒根据地址,找到了楚诗烟和穆锡兰。

  衣清寒的视线扫过,感觉到气氛有点怪异,但是她却没有说话,她只是猜想大概是楚诗烟心情不好,所以将整个房间的气息感染成了一种悲痛的感觉吧。

  ‘锡兰,过的好吗?’衣清寒走过去看着气色比较红润的穆锡兰,淡淡的开口,只是她自己的脸上是穆锡兰能够看懂的一种愁绪。”“大嫂,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心情不好吗?”

  穆锡兰看着衣清寒缓缓地开口,其实她知道自己的哥哥将女人带回家的事情,那个陆书瑶她认识,以前她性格比较忧郁也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那个时候,她只是有一点点的感觉,感觉陆书瑶那个女人心机很深。

  衣清寒看了一眼穆锡兰只是淡淡的笑着,她一直东都懂她的,这一点让她感到异常的欣慰。

  衣清寒看了楚诗烟一眼,然后又看着穆锡兰微微的开口:“锡兰,看着你幸福,我真的放心了,一定要好好地珍惜。‘

  衣清寒突然之间觉得有点好笑,自己的幸福飞走了,她竟然在这里谈论他人的幸福。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穆锡兰是一个好女孩,只是她太过于孤独,太过于忧郁了,忧郁到让所有人都不禁的为她感到心疼。

  现在看着穆锡兰找到了她自己的幸福,衣清寒感觉,她的心情竟然也轻松了不少,以前一直都为穆锡兰担忧,为这个女孩心疼,现在好了。”“大嫂,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恨关心我,谢谢你的关心,所有的不快都会过去的,你一定要释怀一点。”穆锡兰看着衣清寒伤感的说着,她明白衣清寒心底的感受,只是那种感受还是不说的好,所以她也没有打算继续说下去这个话题、

  衣清寒好像是看明白了穆锡兰心思似得也没有继续将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看着楚诗烟。

  楚诗烟被盯得有点不自然,当她看向穆锡兰的时候,却发现她也用一种和衣清寒一样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楚诗烟看着俩人,然后又看了看自己。

  其实她心底最疑惑的是衣清寒来了不是要让穆锡兰过去住上几天的吗?为什么现在她们俩人好像是窜通好的看着自己。

  楚诗烟有点不解。

  衣清寒笑了笑,看着楚诗烟开口:“你也不小了,敢不敢将你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

  衣清寒笑的有些坏,而穆锡兰简直就是看好戏似得看着楚诗烟。

  楚诗烟闻言,整个人微微的一怔,脸色也微微的一红。这是什么意思啊?

  只是心底却不由得真的想起了她自己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对啊。我这么看着你,也是想要听到你的故事呢。”穆锡兰跟着笑道。

  楚诗烟现在根本就是想逃的感觉,她怪怨的看着衣清寒,她不是说来了是为了请穆锡兰的吗?怎么现在?

  衣清寒看出了些甚么似的,她不打算为难楚是烟,所以将视线转过了穆锡兰的身上。

  穆锡兰的差异的看着衣清寒……

  “锡兰,你想出去玩吗?去海边。”衣清寒用诱惑的眼神看着穆锡兰,她当然知道穆锡兰年纪并不大,其实她还是很爱玩的,几乎所有的女孩都是喜欢海的吧。

  当然这也只是衣清寒一个人,的猜想,至于穆锡兰是不是喜欢,她还是不知道。

  “海边?”穆锡兰询问,果然如衣清寒所预料穆锡兰的眼神放光似得看着她。

  衣清寒感觉楚诗烟的眼神正看着自己,但是她却没有看楚诗烟,因为她怕这样的话,让穆锡兰看出点什么,小裳的病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她打算就算是穆锡兰也要瞒着。

  “对啊,海边真的很好玩的,我上一次还去过呢,而且如果居住在海边的话就更好了。”楚诗烟看着穆锡兰一副还在忧郁的样子,赶忙的说着,她怕穆锡兰犹豫着,最后不答应,虽然说吧,陪离裳去玩,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因为有萧言寒的关系,所以楚诗烟还是让穆锡兰一个人主动地去,而不是,被她们强行拉去。

  虽说,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跟萧言寒大声招呼就可以了,可是楚诗烟还是不愿意接触萧言寒,从小她都不敢和他说话,更别说是现在了,久而久之,她真的对萧言寒越来越害怕了。

  ……

  :“可是……”穆锡兰看着楚诗烟高兴地样子,就知道海边一定很好玩,她确实是没有去过,可是如果要出去,还要去居住,必须得跟他打声招呼吧。

  穆锡兰现在确实有点为难,如果跟萧言寒说了,他一定不会答应自己的,如果只是单单的出去玩一次,他说不准会答应,去那里住上一段时间的话恐怕萧言寒真的很难答应吧。

  不过看着她们俩个幸福的样子,她还真的想试一试。

  至少试一试,说服萧言寒吧。

  …………

  晚上,衣清寒坐在她自己的卧室,看着电脑屏幕,当看到、重要的片段的时候,她赶忙将楚诗烟叫过来,俩人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屏幕。

  “嫂子,你说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卑鄙,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安装这个东西的,如果让锡兰姐知道,不,应该说是让萧言寒知道的话,咱们俩个还有命活吗?”

  楚诗烟有点担忧害怕的一边盯着屏幕一边说着,天知道,下午趁穆锡兰和衣清寒说话的时候,她安装那个东西有多麽额害怕,萧言寒那个人心思缜密,如果让他发现,楚诗烟越越觉得害怕。她觉得如果这一次真的背萧言寒发现的话,她该把哥哥搬出来了。

  “没事,你别怕,咱们听听他们要说什么。”

  衣清寒不耐的推了楚诗烟一把,这个女人,似乎有点烦,她是这么胆小的人吗?‘

  好像不是,但是为什么怕萧言寒呢?

  虽然衣清寒有点疑惑,但是只要想到萧言寒是个大冰块的时候,觉得一切都能说得通了,楚诗烟一个小姑娘怕他是正常的。

  ……

  穆锡兰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当她听到门响的声音的时候,马上像一个蝴蝶似得飞奔了过去。

  萧言寒抬起头诧异的看着穆锡兰,感觉自己的小女人今天有点奇怪,不过就出去了一天,她就这么想他吗?

  笑,缓缓地出现在萧言寒的嘴角,他宠溺的看着穆锡兰,淡淡的开口;’怎么了?只是几个小时就这么想我?‘

  穆锡兰站住,无语的看着他,什么叫想他,只是有事情找他好不好。

  看着穆锡兰那怪异的表情,萧言寒不由得猜想,这个女人,又有什么事情了吧。

  穆锡兰拉着萧言寒的胳膊硬是将他拽到了卧室,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萧言寒开口;“寒,你整日经营那么大的一个公司,会不会个感觉太累?’

  穆锡兰只是试探性的开口的。

  萧言寒闻言看着她,紧紧的盯着她,一下子就识破了她的诡计。

  而在另一边的衣清寒差点要兔血,穆锡兰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连萧言寒那个大冰块也一起带上吗?

  这样的话,所有的事情就都乱了。

  ‘你到底想什么呢?直接说吧。”萧言寒笑着将捏在他身上的穆锡兰推开,然后淡淡的说着。

  穆锡兰的脸色一变,显然是不甘心自己的想法一下子就被萧言寒看穿。她嘟着嘴,开口:“我没有想什么啊,我只是想出去玩玩。’

  穆锡兰说着,但是她的话却让萧言寒忍不住笑了:“你想出去的话,去吧,我好想并没有拦着你,而且你车上我干什么?”

  穆锡兰无语的看着萧言寒,如果自己的目的真的那么简单地话,那么她真的只和他打一个招呼就行了,只是,她的目的可不是这么简单。

  另一边的楚诗烟趴在衣清寒的肩上,羡慕的开口:”你说这个男人是不是变态啊,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他这个样子,而且这对锡兰姐也过于温柔了吧。“

  衣清寒只是眼神依旧盯着屏幕,其实这恨正常的,因为萧言寒爱穆锡兰所以对她温柔,根本就不是楚诗烟所说的变态还是什么,就好像穆易绝,他爱陆书瑶,所以他自然对陆书瑶异常的温柔。

  楚诗烟看着衣清寒,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u话,但是衣清寒却只是对着她摇了摇头,本来也没有什么的,不是吗?她又何必介怀呢?”寒,我想……“穆锡兰看着萧言寒打算开口,但是看着严肃的他她却再也不敢开口了,因为她怕他会拒绝,会毫不留情的拒绝。

  5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