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
真的要再见了吗?

作品:如渊豪门,总裁别爱我 作者: 樱桃红 更新时间:2019-01-12

  

  “哈哈哈……”阴森的笑,在四周的废墟中响起,甚至在外面的衣清寒都听到了这样的笑声但是她却不敢抬头,她已经想熬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是不会让自己去理会的她现在只要一个人静静的度过这一段时间就好了,一开始的时候她是想走。想要离开这里但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才发现这里到底有多多磨的恐怖比她想象的更加的恐怖,所以她现在根本不敢睁开眼睛看。

  听到了那样的声音虽然觉得很熟悉,但是她却也没有睁开眼睛,她想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们会处理的,如果她进去只会是添乱的吧。

  没有办法,最后衣清寒靠想很多事情来打发一下时间,这样也让她渐渐地忘记了她自己周围的恐惧,她自己是置身于怎样恐怖的一个环境的。

  “你终于出现了”,穆易绝看着出现在楼上的衣申,阴狠的说着,这样的场面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穆易绝现在的样子和衣申,就好像是把对方都置于死地似得。

  “现在是时候了。那个东西一直都在我的手里,这样吧,我们逗了二十几年了,我现在给你个机会争取那个磁盘,如果你们能够凭自己的本事拿到,我也无话可说我们之间的争斗就到此为止。”

  衣申说完看着穆易绝,穆易绝只是冷冷的笑着,然后和楚临风对视了一眼他冷冷的狂妄的笑了笑然后开口:“你太把你自己当回事了吧,我们已经争斗了那么多年,你觉得你一句话或者是一件事情就能决定我们之间的结果?”穆易绝冷冷的看着站在楼上的衣申,他现在恨不得飞上去扒了那个男人的皮。

  “哈哈……你死我活,这样也好。”衣申站子啊楼上狂笑着但是他现在的心思却不在那里,他现在根本就是在想,待会儿,这三个人该怎么死。

  “磁盘在我这里,你们今天如果第一次能够出的了这里的话,算是你们赢,至于下一轮的地点,我还没有想好,但是我会尽快的给你门答复的。”

  衣申说着,他也没有太多的解释这个游戏,因为太多了,他解释不清粗,在很早以前他给过他们三个人每人一封匿名信,那个就是他发的。

  “穆易绝没有说话,因为事情只能是这个样子了,虽然他知道衣申不一定会新手信用但是这一个环节是他们三个必须要过的,只要这样他才能知道衣申的手中到底有没有他们的东西,那个磁盘究竟在不在他的手里。

  这里埋伏了许多死士,这点事毋庸置疑的。

  “风,你们一定要小心,如果有机会的话……”穆易绝将话说了一半但是他却知道他们都能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有机会的话不惜一切一定要将衣申杀了。

  “为了公平起见,你们把枪主动放下吧,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衣申哈哈大笑,然后看着楚临风手中拿出来的枪。

  穆易绝愤怒的脸上闪过了浓重的隐忍,萧言寒掏出枪支放下,冷笑道:“为了公平怕是你们这里的枪支不少吧,如果真的是为了公平你的这i类枪支就不应该出现。”

  衣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这个角色真是个狠角色他不由的有些担忧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没有什么说反悔的事情。

  “风,小心了。”穆易绝看到了衣申变了的脸色不由得提醒着。

  当他们的枪支被人拿走的时候,穆易绝警惕的眸子闪过了一丝狠戾,衣啥申,我若是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楚临风嗜血的眸子变得更加的红,等他们回头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衣申的踪影,接着周围杀气浓郁。

  三个人警惕的看着四周等待着敌人的出现。

  “小心……”就在穆易绝观向头顶的时候,一块巨石塌下,穆易绝将其他的俩人推开,然后心有余悸的看着那块落地的大石。

  衣申,果然是阴险,只是今天,如果出不去的话,我还怎么在青市混呢?

  天“一定要注意。‘穆易绝看着四周,感觉这里机关重重。

  等他打算往前走的时候却发现踩着了什么。”绝,别动是陷阱掉下去你就没命了。“

  穆易绝将自己的身子缓缓地放的轻松还没来及抬起,就感觉身后重来一个人,那个人绝对不是楚;临风或者是萧言寒。

  萧言寒正与一个人在打斗,而楚;临风在争夺另一个人的枪支。

  穆易绝失望的看着前方,她现在只能靠自己了,鼓足了力气,然后纵身向别处方跳去,冲过来的人腾空,直接掉进了陷阱。

  穆易绝惊险的看着那个陷阱,如果刚刚不是楚临风他现在空偏偏已经是个死人了。衣申,太阴险了。如果今天能够活着出去,他一定要扒了他的皮。

  “寒,小心,”穆易绝的视线落在了萧言寒的身上,一把枪直指萧言寒在穆易绝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看见,萧言寒以极快的速度将那个黑衣人手中的枪夺过,然后,直指黑衣人,砰……砰……

  枪声响起,鲜血四溅,穆易绝怔愣见,萧言寒已经将黑衣人毙命,萧言寒还是这么狠心,,穆易绝不由得在心底钦佩,要他现在杀人,恐怕是很难的吧。

  “绝,你发什么呆呢?”

  这边的楚临风突然之间睁大了眼睛看着穆易绝的身后然后快速的在穆易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地踢向了另一个黑衣人,黑衣人顺势直接的再次和上一个被穆易绝打死的黑衣人下场一样……

  直接的掉入了陷阱。

  接着,又有许许多多的黑衣人冲了上来,。楚临风大惊失色的看着萧言寒下意识的大声喊道:“寒……开枪,你也发呆呢?”

  萧言寒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的开枪,几秒钟的时间,所有的黑衣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鲜血四溅,贱在了三个人的脸上,穆易绝依旧震惊的看着这一切,似乎是哦不敢相信,第一轮就这么结束了,会是如此之快,甚至是根本就不敢相信他自己还活着。

  ……

  衣清寒听到了枪声,不由得不顾一切的跑了进来当她看到躺在地上的尸体的时候,不由得大惊失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死人,。那些血,好凄惨,好诡异,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宁愿相信这厮她自己在梦中。

  衣清寒不可置信的看着穆易绝,随后又看了看其他的俩个人,当她看到他们身上的鲜血时,她倒退了好几步,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杀人呢,为什么,可是既然是杀人为什么要将她也带到这里,衣清寒感觉她自己的真的已经快奔溃了,

  穆易绝脸色变了变,走了过去将衣清寒抱在了怀里,捂着她正在看地上尸体的眼睛,低声的开口:“先回去吧,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他似乎是在解释但是却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放开我。”衣清寒用力地挣扎着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穆易绝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不说话……

  或许现在是因为理亏,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吧,原本他是以为衣申会带着陆书瑶和他谈什么条件的,但是现在才发现,他根本就是为了那个磁盘,为了他们三个人的姓名,根本就没有提及陆书瑶。

  “穆易绝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是不是你根本就是想杀了我。”衣清寒哭泣的在穆易绝的怀里说着,穆易绝说不出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女人解释他不过就是设计。

  穆易绝看了看衣清寒,然后将她紧紧的揽在了怀里,低声的开口:“先回去吧。”

  衣清寒移动脚步,正要走出去的时候。

  “寒……”楚临风示意萧言寒,穆易绝闻言转过了身子看着说话的俩人,然后眼神自然而然的望到了楼上。

  “穆易绝,你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能离去的,你别忘了,你还拿走了我的东西。”衣申站在原先的位置,看着穆易绝大声的说着。

  穆易绝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狠戾,他就知道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是不会那么早走的。

  衣清寒的脸色大变,她从惨白变到毫无一点点的血色,然后她的整个身体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果然是他,自己那个所谓的父亲,她向国平想过是他,可是她没有想到真的是……

  虽然早就应该想到的,可是当她真正的看到了他站在那里的时候,衣清寒还是觉得有点不想接受,她不想接受整个事实,原来……

  他们真的刀枪相见了。

  “是你欠我的东西才对。”穆易绝看着衣申冷冷的说着。

  看着那张得意的老脸,穆易绝就止不住的发怒,他将怀中的衣清寒收紧,用力地收紧,然后威胁的看着衣申:“衣申,你是不想你的女儿活命了是不是?”

  穆易绝被气疯了他不顾萧言寒和楚临风的眼神示意,将衣清寒的脖颈紧紧的掐住,愤怒的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衣清寒只是冷笑,原来穆易绝这么笨,她似乎是没有想到穆易绝可以这么笨。

  “哈哈……”衣申只是哈哈大笑,脸上没有一丁点的紧张,他看着衣清寒,然后在穆易绝眼神的注视下开口:“穆易绝,你觉得我会在意那个孽种吗?倒是你,我倒要看看你在不在意那个女人。”

  说完,衣申拍了拍手,然后俩个黑衣人压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女人全身都被绑着,当她看到下面的穆易绝的时候,不由得开口:“绝……救我……”

  穆易绝的眸子闪过了一丝异样,他更加愤怒的看着衣申,愤怒的大喊:“老东西,你把她给我放了。’

  衣清寒的脖颈在这个是也被穆易绝松开,她看着楼上楼下的俩个人,只是一个人心寒的朝外走着,现在她是这里唯一一个能够爱来去自如的人,自己的父亲就算是在怎么恨她,讨厌她,她都知道他不可能杀了她的,所以她现在可以走了。

  但是,衣清寒却想错,她还没有走出一步的时候就被穆易绝拉了回来。”“你想去哪儿,;陆书瑶没有获救,你一步都不能离开这里。”穆易绝用残忍的声音警告着。

  衣清寒不动她知道……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可是就算是她现在站在了这里又有什么办法呢?

  穆易绝真的太天真了,难道他真的以为她站在这里的话就能救出他的女人吗?

  太可笑了。

  穆易绝看着前方站在楼上的衣申,愤恨的开口:“你说,你到底要什么东西?”

  衣申哈哈大笑,他看着穆易绝,冷冷的说着:“你让我女儿偷走我的东西。”

  一句话说的三个人气愤的恨不能一下子就冲上去,楚临风嗜血的眸子看着衣申,冷冷的说着:‘卑鄙小人,你竟然还敢提及那个东西。’

  楚临风那个样子似乎是要一下子扑上去似得,此时只有萧言寒还是异常的冷静地,他看着衣申,然后又看了看看穆易绝和楚临风冷冷的开口:“你想要她来交换那个东西是吗?”

  衣申看萧言寒没有说话,而萧言寒也没有等衣申说话便再一次的开口:“你觉得她能有我那个东西重要吗?你觉得她算什么东西?”

  萧言寒冷冷的说着,丝毫不理会站在他旁边的穆易绝。

  萧言寒说的话是极具杀伤力的,至少对陆书瑶是一种很大的侮辱,一种对人人格的歧视。

  陆书瑶看着萧言寒但是却被他那双冰冷的眸子吓得怔住,最后她只能将视线落在了穆易就绝的脸上看着他,可怜兮兮的开口:“绝,算了,让我死吧,没有什么的。0”

  穆易绝一怔,脸色微微的变了变他看了看那萧言寒,然后认真地开口:“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事情的,你相信我。”穆易绝说的认真但是却让衣清寒一阵冷笑。

  她冷冷的看着所有人的虚伪的笑容,哪怕是在黑暗中她也能够想象到他们是一副怎样的嘴脸。

  衣亲寒看着穆易绝,然后又借着月光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她冷冷的开口:“你们都别争了,别假惺惺了,陆书瑶我现在不会揭穿你,希望你自己好滋味之后。”衣清寒现在是恨着穆易绝的,所以,至于陆书瑶的目的她现在不管了不管她是真的爱着穆易绝还是……

  有别的目的,这些都与她没有关系了,她现在也不会再想太多的事情,真的是一种结束了。

  陆书瑶看着衣清寒,大声的说着:“我知道你嫉妒他爱我,可是他爱就是爱了,我们谁都没有办法,不是吗?”

  衣清寒冷笑,她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么好的演员,看着她那个样子,她就觉得一阵恶心。

  衣清寒缓缓地走到了穆易绝的身边,用一种非常低的声音开口:“你们别争了,我帮你救出陆书瑶,但是你必须保证我父亲的平安无事。”

  衣清寒认真的说着她现在的说的是真的,她现在不想看到这些了,她真的很累很累了,如果能够救出陆书瑶,如果他们之间的争斗到此为止,那么她也就解脱了,她也不会这么痛苦了,所有的一切都该结束了。

  “真的?”穆易绝低下头怀疑的看着衣清寒显然对于衣清寒他还是那么的不信任看着衣清寒苍白的脸他才微微的后悔他自己说的话。

  “算了,我给你点时间明天中午一点,准时到这里,如果没有来得话……”

  衣申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大笑着走了衣清寒冷冷的注视着那个身影,突然之间她真的想发笑。

  衣清寒没有看穆易绝只是一个人走了出去,她现在真的很累,本来母亲让自己离开的,难道她知道她现在的情况?衣清寒不由得开始怀疑,如果真的知道的话,那么就说明她根本就在离她不远处看着她,衣清寒突然感觉一阵森冷传来。

  她上了车没有说话,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她现在已经心思了。

  穆易绝也不说话,只是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衣申太过于狠辣,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他会杀了那个女人也不一定,虽然他是怀疑过陆书瑶但是毕竟是他爱过的女人,他还是有点不忍心看着她去死。

  况且他的怀疑只是怀疑并没有真正的证据,如果她不是奸细的话那么他就误会她了,如果真的让她就那么死了倒是他的罪过了。

  而且,他怀疑,陆书瑶的手中也有重要的东西。一定有,所以他不能让那个女人死。

  “陆书瑶,你一定要救吗?”过了许久,衣清寒看着穆易绝,冷冷的说着。

  穆易绝一怔,随即看着她开口:“你说呢?我的女人我会让她去死吗?”

  穆易绝看着衣清寒,虽然他的心底不是这么说的但是话一出口他才发现他说了这么多的话。

  “好,你难道就没有听说过温柔乡英雄冢这几个字吗?0”衣清寒认真的看着穆易绝,她想说什么其实真的已经很明显了,至于穆易绝怎么想她也不知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快捷键→

作者发布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